2014年4月19日 星期六

1030419基隆-大興煤礦

大興煤礦位於基隆市中山區,大約在連接二高與萬瑞快速道路的基金一路的中間附近,三角嶺頭山的北面,該礦主要開採下部系木山層的煤礦,煤質為原料煤,可供煉焦,開採至71年收坑,礦主為黃漢城。

基隆市中山區木山地區為木山煤層主要出露的區域,相連的煤層由北到南早年分別有協和里利和煤礦、經國學院附近英正煤礦、德安里孚基煤礦、中和里木山煤礦、以及基金公路附近的大興煤礦等多家礦場沿著附近的山頭開採。

通往大興煤礦的小徑

原本並無大興煤礦實際位置的相關資料,係依靠礦場的相關位置推估出來,大約在中和里的南方,基金公路北邊的三角嶺頭山附近,範圍廣闊,就好像唐代詩人賈島的尋隱者不遇一詩中所述,只在此山中,雲深不知處,且礦場的現況不明,是否還保留任何殘蹟,都是能否正確找到礦場的不確定因素。

五月雪

四月下旬起,山上的桐花陸續綻放,白色盛開的花朵覆蓋樹稍,綠色的山頭冒出一顆顆像是白色冰淇淋球的桐花,雖然天氣漸漸由春轉夏,溫度也慢慢升高,但見到這幅景象,頓時感覺清涼不少,早謝的桐花,在黃色的泥土路鋪上一層白色的迎賓地毯,猶如歡迎巨星登場,淡淡的花香味四溢,心曠神怡。

三角嶺頭山

此處臨近繁華熱鬧的基金一路,沒想到隔個山頭竟變得如此幽靜,谷地間闢建許多菜園,也因此少了可供遮蔭的大樹,小徑岔路頗多,望向隔鄰的三角嶺頭山,範圍如此廣闊,山勢不甚高,心裡盤算著如果找不到坑,就改成爬山吧。

坑口前的礦車路

主要路徑尚稱清晰,地面散布著碎磚頭,隨著漸次深入山中,林木也跟著茂盛不少,不過樹幹直徑小,大多為樹齡僅十餘歲的小樹,林內有一片較為平坦的空地,似乎是礦場堆炭或是建築物的基地,再往一小段遇到岔路,左側的小徑明顯感到有股涼風襲來。

大興煤礦坑口

涼風吹出來的方向,溫度比週邊低上4~5度,像是股天然的冷氣,源源不絕,感覺非常的舒爽,不過其地面潮溼,像是野溪的河道,往前走數十多公尺,此通道明顯是人工挖出的地塹,兩側土堆的切面平整,踩過地面的爛泥,搬開擋路的竹木,終於抵達目的地。

牌匾字體已剝落

一座偌大的坑道出現在眼前,岩石磚砌成的坑道口,除左側牆面因溪流的沖刷而崩毀外,主坑道保存十分完整。小心翼翼除去附著在坑口的雜草和樹枝,坑口正上方鑲崁方形的牌匾,原本黏貼在牌匾內的文字已剝落,無法辨識其上原本的文字。

地上的水泥管為通風孔

坑內為水平坑道,筆直往前開挖,左側有一排像是水溝的構造物,跟著坑道往內延伸,由於坑道的週邊並未再尋獲其他的風坑,推測可能是通風管道,提供深部採煤區域新鮮的空氣。

夜明砂

續往內部挺進,地面有一大坨溼溼軟軟的泥土,此為蝙蝠的糞便,由於其顆粒分明,顯然是近期所排出,便便的範圍很大,可見數量應該不少,然而坑內並未發現任何蝙蝠族群聚居,究竟為何突然消失,令人費疑猜。

坑外

少了蝙蝠的干擾,持續往內探索,大約走了將近百餘公尺,回頭望時坑口僅呈現一光點,而坑內的空氣也漸漸變得混濁,但還在讓人可以忍耐的範圍,坑內有一處大範圍的土石崩落,形成一座小土堆,試圖爬上小丘,腳下鬆軟的石塊不斷的滑落,鑽過小洞,發現上方因岩層崩落而形成一個超大的空間。

坑內崩坍處

岩層的紋裡在此處清楚一條條的呈現,其中一層為黑色且泛著油光,那就是木山層的煤帶,好奇從煤層剝下一大塊煤,煤塊沒有想像中的堅硬,反而是出奇的鬆軟,輕輕一捏便碎裂,好不容易敲下一塊較完整的煤塊,打算帶回家作記念,沒想到用水清洗竟裂成三塊。

距坑口已有一段距離

以前訪問老礦工時,曾聽他們說過煤分為油炭和柴炭,其中油炭指的是木山層的煤,而柴炭則是石底層的煤,石底層的煤較硬,通常拿來發電,而木山層的煤則可以用來煉焦,焦煤燃燒可產生高溫,用於鋼鐵廠高溫鍋爐的燃料,經過實地觸摸後,才真正體會稱為油炭不是沒有原因的。

油炭看似堅硬但一捏便碎,上方附著硫磺

大興煤礦礦區號碼礦業字第1420號,台濟採字第1374號,礦區面積81公頃15公畝15公厘,民國36年4月向工礦公司包採,民國39年11月向工礦公司承讓礦權及設備,民國42年8月向臺灣肥料公司承讓礦區一部分(礦業字第568號),礦主為黃漢城。

木山層煤炭

該礦有主斜坑3坑,又斜坑2坑,主要坑道本卸長200公尺,連卸長150公尺,坑內煤巷左一片長110公尺,左二片長100公尺,均為長壁法採煤,捲揚設備有20馬力捲揚機一具,專司絞煤,排水有5及3馬力排水機各一部,二段排水,通風利用自然方法。

瑰麗的岩層

煤床屬下煤系,含有上、本、下3層煤,煤厚上層30公分、本層60公分、下層30公分,開採本層及下層,煤層走向北東70度,傾斜20-22度。可採煤儲藏量計30,000公噸,煤質為原料煤,可供煉焦,塊煤及屑煤,均為特二級。降煤自礦場以卡車7.5公里至基隆煤場,統計民國40年開採至民國71年收坑,中休3年,產量244,777公噸,年平均7,896公噸。

坑內

感覺空氣變得稀薄,且擔心岩磐可能崩落發生危險,便撤離坑道。此行最大的收獲,便是實際觀察到木山層的構造,以及親手挖到脆弱的油炭,還特別到坑外摘下姑婆芋的葉子,將採下的煤塊打包,當成此行的戰利品,經過車震回到家後裂成3小塊,雖然煤塊不易保存,但難得的經歷卻是永記在心。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30419基隆-大興煤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