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9日 星期一

991129瑞芳-復興坑、十號硐(十番坑)、煤山煤礦

復興坑為瑞三鑛業在猴硐地區的礦坑之一,前幾次走訪猴硐煤礦博物園區,分別參觀過瑞三本鑛及猴硐坑,就只剩下復興坑還未探訪,心中總有些許遺憾,就好像拼圖少了一塊的感覺;十號硐是瑞芳九份地區的金礦坑,靠近瑞濱地區,也是在偶然的情況下,不小心發現到它的位置。

前往猴硐社區,無論是坐火車或開車,都非常的方便,週邊有相當多的景點和登山路線,很難來一次就可以玩透透的地方,需要花時間去細細品味。從猴硐煤礦博物園區經由運煤橋,來到基隆河的對岸,猴硐坑和復興坑均開採三貂嶺山下的煤層,儘管煤礦已停採多年,柏油路旁仍留有一小段舊時之台車鐵軌,通往礦坑的所在地。一間古樸石砌牆的建築,看起來也有些歲月,鑲嵌著木窗及木門,這間建於昭和10年(1935)的醫護所,當年由一位王醫師擔負起這整個猴硐地區的基層醫療工作,公車也在此設立站牌,在那個醫療資源缺乏的年代,小小的診所,成為全村健康中心,對比較需要幫助的礦工,王醫生常免費替窮苦人家看病,先以救人為己任,對還不出錢來的礦工,也不會向家人追討,到後來自己生病還沒錢看病,所以猴硐人都很感念王醫師。
醫護所
醫護所對面礦工宿舍
美援厝為民國46年由瑞三公司申請美援所興建之礦工宿舍,從民國40年到54年期間,台灣每年從美國得到大約1億美元的貸款,稱之為美援,其內容包括民生物資與戰略物資,以及基礎建設所需的物資。美援厝為連棟三合院式ㄇ字型的建築,宿舍皆挑高一層樓半的構造,跟現在很多建商為規避建築法規,所蓋的挑高夾層屋有點像,美援厝現址仍有居民,不太方便進去參觀,很想進去看看是不是一樣隔成樓中樓。美援厝的對面為礦場所長宿舍,為獨棟有前後院的建築。
所長宿舍
美援厝
從美援厝沿著狹窄的馬路走到盡頭,進入山谷間的一片空地,山壁邊有條小溪和一座橋,橋的對面是一座隧道,順著台車的軌道,經過橋穿越隧道,便進入復興坑的礦場,復興坑相較於瑞三本鑛及猴硐坑,其開採的歷史最早,復興坑於大正3年(1914)即開採,其次為昭和10年(1935)的猴硐坑,最慢是昭和15年(1940)的瑞三本鑛。
隧道口
隧道口另一側
復興坑最初稱為「久年二坑」,由日人木村久太郎與顏雲年合資開設,自兩人姓名中各取一字為礦坑命名,顏雲年的故事應該都很熟悉,便不再贅述,但木村久太郎為何許人也,何以顏家和日人合資的礦場,最後卻變成李建興家族經營,這是我比較好奇的地方。
福正宮
台車軌道
木村久太郎為日本鳥取縣人,生於慶應3年(1867),當時日本德川幕府正要結束260多年的統治,睦仁天皇(明治)開始繼承皇位,隔年的10月23日便施行所謂的明治維新,進行由上而下,全面西化與現代化改革運動。木村久太郎原本家境富裕,但其父後來因獨立策畫築港填埋地的事業,以致家財耗盡,家道中落。
復興坑及周邊建築
廁所
日本在明治28年(1895)自清朝手中取得台灣後,木村久太郎在隔年跟隨澤井市造來台發展,一開始從事基隆至八堵間鐵道改良工事,後來接續著進行土木建築業及承攬鐵道工事,明治32年(1899)自組木村組,其組織日漸擴張至數百名職員,為當時營造界之翹處,他並擔任基隆公益社社長,致力於基隆港埠開發。
天車間
天車間內部
木村久太郎後來承攬頂雙溪至基隆間道路工程,當時正值討伐抗日義軍之際,3名警部人員在基隆廳管內發現金礦,時任台灣民政長官的後藤新平授予木村3年無償採掘契約,所以從明治41年(1908)年起木村與其屬下共同採掘,之後購得武丹坑金礦(後改名牡丹坑),其事業版圖遂由營造業,開始轉為礦業,逐漸成為台灣的礦山王,與金瓜石的田中組及瑞芳的藤田組鼎足而立,並稱基隆三金山。
浴室
浴室內部
除金礦外,木村觸角也伸向石炭業,煤礦開採首重運輸,明治43年(1910)木村久太郎與顏雲年等人籌組基隆輕鐵,在明治45年(1912)4月基隆輕鐵株式會社正式成立,大正1年(1912)木村久太郎亦與顏雲年家族合資於基隆廳石碇堡瑞芳庄猴硐設立久年炭礦,於大正3年(1914)開設久年二坑即復興坑之前身,並設置由基隆通往猴硐之輕軌鐵路,於大正4年(1915)通車營運,猴硐的產煤量至此才獲得長足之進展。
事務所
瑞三復興鑛
有關復興坑後來名稱的更替,坑口的介紹說明為在日據大正12年(1923)之前為久年二坑的東一坑,後改名為四腳亭15坑,民國53年開採三貂嶺斷層下方本層、下層煤時命名為復興鑛,主坑為傾斜約18度的斜坑,裝煤的礦車以人力推至片道口後,分段交由天車運出,所以復興坑口設有120匹馬力的天車負責將礦車拉到坑外,再由柴油機車頭牽引到整煤廠。
瑞三復興坑內
瑞三復興鑛牌匾
木村久太郎於大正7年(1918)以其和顏雲年所共同經營之炭礦事業,與當時積極進軍台灣之日本大財閥三井物產合資成立「基隆炭礦株式會社」,並收買北部鐵路沿線59礦區,開始規模化經營,不過後來木村久太郎在該年結束台灣的事業,返回日本。木村久太郎精於工程營造,離台後所遺下之庭園,位在基隆巿信義區的別墅,後來出售給顏雲年家族作為住所,並命名為「陋園」,日人戰敗後,陋園被政府接收成為軍事用地,後來又再闢建為中正公園,此為後話。
台車道
復興橋
木村久太郎留在台灣的,還有大正5年(1916)於基隆設立之「木村鐵工所」,主要修造糖機、礦機等,木村鐵工所在大正7年(1918)時,開始於大正町(今基隆牛稠港)建造船塢及修理浮橋與船舶,大正11年時在台灣總督府的鼓勵扶植下,改組為「基隆船渠株式會社」此即為台灣造船公司的前身。木村久太郎離台後,卒於昭和11年(1936)。
至於瑞三鑛業之創辦人李建興,一開始在猴硐受雇於「福興炭礦」當書記,後來並加入股東,大正8年(1919)被基隆炭礦株式會社合併,他則轉為包頭承攬採煤,由於為人正直,深受三井信賴,後來三井將部份猴硐炭礦給予李建興承包開採。昭和9年(1934)李建興成立「瑞三鑛業公司」,承受包採基隆炭礦株式會社猴硐的「瑞芳三坑」全部採礦權,光復後從政府接收之日人產業中,向台灣工礦公司承購猴硐礦場礦權及全部設備,開啟瑞三煤礦的輝煌年代。
階梯步道
石厝
離開復興坑後,驅車前往瑞濱,繼續探索一直想找卻找不到的煤山煤礦,憑著先前搜集到的資料,從台2線濱海公路,過海濱橋右轉北35縣道往九份方向行駛,遇岔路右轉經過慈雲寺後,來到一處廢棄的路口,路口被水泥塊擋住去路,裡頭以前似乎是瀝青或水泥的拌合場,目前已歇業無人看管,沿著馬路往上走,兩旁的芒花隨風搖曳,偶然抬頭一望,這才發覺自己竟身處在芒海之中,此時正是芒花綻放之季節,芒草頂端的白色花絮,似銀白色的波浪起伏,加上微風徐來,感覺十分舒暢。
封閉之道路
芒花
走在無人的秋芒小徑上,幾乎忘了來此的目的,不知不覺中愈走愈高,耳畔風吹過芒草,磨擦聲沙沙作響,回過頭一看,才發現怎麼與基隆山愈離愈遠,前方已經可以看到102縣道瑞金公路的路燈,確定走錯路,只好再轉身回到入口,雖然多花了點時間,不過能欣賞到優美的秋芒景緻,也算是個美麗的錯誤。
滿山遍野的芒花
忘了什麼花
回到入口處,經由一位居住在此地的阿伯指路,他說煤山煤礦位置要走北35縣道,注意看馬路左側有一棟藍色貨櫃屋的附近,從馬路右側下切就可以找到礦場,他說坑口應該已消失,不過他也指出附近還有一處礦坑,稱為十號硐或十番坑,坑口尚在,可以去看看。沿著溪邊的道路行駛,到達福星宮後停車,坑口剛好在岔路口的位置。
福星宮
十號硐(十番坑)
此坑礦權為臺陽礦業公司所有,後來承租給養正企業公司包採,養正企業公司設立登記日期為民國69年10月10日,以煤礦開採與五金批發銷售業為公司主要營業項目,董事長為林頂立,其他董事還包括陳光聲、黃火盛、陳再生、盧新興、李運火、馬敬華等人,這個坑位在九番坑的下方,能找到的資料實在有限。
十號硐(十番坑)
坑口旁的福星宮,是一座土地公廟,有一戶人家正在廟旁烤肉,非常的熱情邀請我和他們一起野餐,他們原先是這裡的居民,後來搬到三重做生意,他們透露煤山煤礦的坑口還在,不過路非常不好找,如無當地人帶領,很難找到,他們所說下探的位置,和之前的阿伯所說的藍色貨櫃屋的位置相近,可信度很高。於是依他們指示的路徑,找到煤山煤礦運煤台車橋橔,橋橔後方還有一處礦區,但大門深鎖且設有保全無法進入。
煤山煤礦運煤台車橋橔
貨櫃屋旁另有一處礦區
沿著廢棄之台車道軌跡開始,循線搜尋礦坑位置,不過因礦場廢棄已久,已成密林,山路崎嶇行走不易,披荊斬棘走了許久,經過一處山壁,中間有台車經過挖開之凹槽,接下來坡地變的寬敞平緩,有許多廢棄礦場建築的磚頭及礦工帽四處散落,應該是煤山煤礦的礦區。雖然礦區已找到,但卻未發現到礦坑的位置,雖然問到許多人都說當初發生礦災的坑口已滅失,但聽到廟旁的在地人斬釘截鐵的確認還可以看到坑口,於是又花許多時間找尋,最終還是徒勞無功,眼見天色漸暗,樹林裡陰氣頗重,不宜久留,只得回到公路上。如果當初廟旁的先生跟我說已滅失的話,或許這趟旅程便可就此畫下句點,不會留下遺憾,可能下次有機會經過時再來看看。
台車道
煤山礦業股份有限公司登記之設立日期為民國60年3月9日,停業日期為78年12月31日,公司董事長為簡士成,曾當選過臺灣區煤礦業同業公會第17屆理事。民國73年7月10日礦場捲揚機工人柯根請假,由代班的郭心法負責看管右斜坑二片道壓風機房,下午1點多壓風機房坑壁頂磐墜落,擊毀220V低壓50馬力電動機電源端,產生連續性的短路,因而引發火花點燃絕緣油,造成機房的坑木支架與機械潤滑油等迅速燃燒,煙霧隨氣流進入斜坑。
礦工帽
當時第一班休工欲出坑及第二班已入坑的礦工,共125人身陷坑內災區,由於救災用的抽風機未汰舊換新,老舊不堪使用,使得救災人員在搶救過程中發現又臨時去借,碰巧又遇上停電,致使搶救過程一再受到拖延,延誤黃金救援時間,當下午4點多救災人員通過災區,到達坑內時,很多礦工早已因吸入大量的一氧化碳氣體中毒或窒息,造成共計103人罹難,22人受輕重傷,雖然送醫後救活,但後來仍有半數因瓦斯中毒而成為植物人。
駁坎
礦災主因為礦場負責人簡士成,疏於注意監督礦場,未依礦場安全法台灣省煤礦施行細則的規定,做好礦場的相關安全訓練,而且空氣壓縮機依規定應置於坑外,一旦發生電線短路或走火,才能夠很快修復,但由於輸送空氣至長距離的礦坑內,需使用馬力大耗電量多之機具,業主為了省錢,竟把空氣壓縮機放在坑內,而且救難機具抽風機也未保養更新,種種的因素加在一起,才會導致礦災發生,造成如此多人的死傷,此次為光復後,單次死傷人數最多的礦災。
礦區
馬路邊的位置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991129瑞芳-復興坑、十號硐(十番坑)、煤山煤礦

2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你好
我也喜歡去找尋舊礦坑
你的網誌寫的很精采!!!!

你可以依據經濟部礦務局
去找尋你想要知道的礦區
依據礦物局的gis資料,藍色貨櫃區應該是龍輝煤礦,煤山煤礦應該是在另一側的山尖路。
但依據gis的顯示,這兩處的坑口都消失。

加油

Shepherd's Wolf 提到...

因為礦務局系統無煤山煤礦的資料,所以找起來才特別的辛苦,或許下次有機會可以揪團再去附近進行地毯式的搜索。

s63d0018kim 提到...

根據照片資料,煤山煤礦的坑口應該在山尖路下方,八十幾年去看時已經被水泥封住了。

Shepherd's Wolf 提到...

感謝您提供的意見,當時在山尖路下方找了很久,不過一無所獲,下次經過時再仔細找找看。

匿名 提到...

瑞三鑛業在平溪月桃寮還有一個瑞平斜坑的坑口 很期待您也去探險一下

Shepherd's Wolf 提到...

謝謝您提供的地點,近期有時間再去探勘。

匿名 提到...

那個花應是山芙蓉吧

Shepherd's Wolf 提到...

多認識一種植物,就像多一個朋友,謝謝您。

匿名 提到...

老師,請問煤山煤礦有新發現了嗎?

Shepherd's Wolf 提到...

煤山煤礦坑口隱藏在民宅內,地下有軌道,屋外有礦車,透過陸橋穿越馬路向下運輸。
https://lh3.googleusercontent.com/-cGa8kXJ_3ds/VjR6ZEs0ToI/AAAAAAAAkco/KNuz3f2EfKA/s640-Ic42/IMG_7569.JPG

匿名 提到...

老師,這樣民宅還有住人嗎?想起來會毛毛的

Shepherd's Wolf 提到...

裡頭只是工作的場所,不是住在裡頭。

Kevin Lee 提到...

這座陸橋以前經過的時候上頭的鋼樑還沒拆除
照片要找一下

Shepherd's Wolf 提到...

陸橋上方的坑口已確認還存在,但陸橋下方的坡地感覺似乎也有些東西,有時間再去搜搜看。

匿名 提到...

請問老師,煤山煤礦藏在民宅內的坑口有拍攝到了嗎?或是有沒有它的風坑照片

Shepherd's Wolf 提到...

民宅內的坑口應該是龍輝煤礦,至於煤山煤礦的坑口在道路的下方,主坑及風坑口皆已塌陷,殘餘礦場建築也拆除殆盡,僅殘一棟捲揚機房,位於深山林內。

匿名 提到...

山尖路在金瓜石煤山煤礦在九份台金附近也就是版主地圖上的那個地方沒錯, 那時我是小學幾年級忘了,礦災隔天早上我有去現場看.

Shepherd's Wolf 提到...

謝謝您提供的資訊。

dollytend 提到...

您好 因整理爸爸的遺物 發現民國48年鏡湖礦場環島紀念的照片 不知您是否知道哪裏可以找到當年的資料 希望把這段遺忘的歷史補起來 非常感謝

Shepherd's Wolf 提到...

鏡湖煤礦可參閱這篇http://ivynimay.blogspot.com/2013/09/1020915.html

Lin nike 提到...

您好,想詢問您一些資料,不知您是否有其他聯繫管道可供聯繫呢,最近在研究關於清國井等煤礦的歷史,發現那一帶選煤場似乎找不到的樣子...:((

Shepherd's Wolf 提到...

清國井一帶地形地貌因開發闢路等已有極大變化,相關設施留存不多。網誌右側有email可以與我聯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