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9日 星期日

1011209信義-松山煤礦(松山一坑、松山二坑、松山三坑)

松山煤礦開坑於大正12年(1923),由松山區聞人許金定家族所經營,曾有主斜坑3坑,位於台北巿信義區四獸山附近,該礦開採至民國71年收坑,現址遺有松山一坑、松山二坑等坑口,松山三坑則狀況不明,尚存一座隧道。

立冬以來,陰雨綿綿數日不開,偶有放晴皆非假日,欲往山區探勘,皆受困大雨未能成行,只能望天興嘆,無能為力,也正好趁此機會,積極趕工未完成的報告。午後雨勢暫歇,剩餘時間不多猶豫再三,最後還是決定出門,但只能先排除困難的地點,松山煤礦坑口多位在路邊,如遇天候不佳,可以打帶跑,是其中較安全的選項。
松山一坑旁無極瑤池宮
松山煤礦共分為松山一、二、三坑,探訪松山煤礦的路線為先二坑後三坑再一坑,各坑間相距頗遠,為便利解說,內文編排列採先一坑後二坑,至於松山三坑坑口在民宅的圍籬內無法進入,但仍有一座隧道可觀察。松山煤礦位於台北巿信義區,何以稱為松山煤礦,係因信義區自民國79年起,才自松山區分割而出。
宮內神明
松山一坑位於松山路677之25號的松山無極瑤池宮的西側,該宮為道教廟宇,主祀瑤池金母,全稱為白玉龜台九靈太真金母元君,又稱為西王母、王母娘娘、西華金母等。山海經記載西王母是半人半獸的神仙,人形、虎牙、豹尾,蓬頭散髮、身戴首飾,善長嘯,掌瘟疫及五刑殘殺之氣,居崑崙山洞穴之中。不過從宗教發展來看,王母的形象可能是由古代巫術祭典中的女祭司形象發展而來。
王母娘娘神像
道教經典墉城集仙錄云西王母為化生萬物的西華至妙之氣所結氣成形,與東王木公共理二氣(東華至真、西華至妙)而養育天地、陶鈞萬物。相傳王母娘娘居住在瑤池,因而稱為瑤池聖母、瑤池金母。相傳王母娘娘為玉皇大帝的第一夫人,不過這種說法多只出現在小說和民間傳說之中。
無極瑤池宮前廣場
另傳說王母娘娘壽誕(農曆3月初3日,一說是7月18日)均會邀請諸神仙在瑤池開轟趴,以瑤池盛產的仙桃來宴客,民間稱為蟠桃會,仙桃三千年才能結果,食後可延年益壽,長生不老,因此王母娘娘也被視為長壽的象徵。西遊記中的沙悟淨在蟠桃會上打破因盤子,被貶入凡間,豬八戒在宴會上酒後性騷擾人妻嫦娥,而被貶下凡不小心成為豬,孫悟空因地位低無法參加蟠桃會,故大鬧蟠桃會而被天庭通緝追殺,皆圍繞著蟠桃會打轉,此傳說便深植人心。
松山一坑坑口前地藏王菩薩神像
松山一坑緊鄰無極瑤池宮,猜測包括廟址以及前方的廣場,可能早期均為礦場的礦埕或作業區域,不過除了坑口外,似未有其他的礦場建築保留下來,坑口前供奉一尊地藏王菩薩,似在撫慰因災變而罹難的礦工。松山一坑目前僅留坑口,坑內已填平,坑道上方崩塌陷落,形成一個大洞。
松山一坑前
坑口有一根大鐵柱,上頭繫著鋼索,穿過洞口直達上方的廟宇,可能是用來作為運輸物品的流籠,鐵柱擋住了坑口上方的牌匾,碑文內容橫排為松山一坑,直行落款時間為中華民國五十九年,其餘字體則難以辨識。
松山一坑坑口
松山區志記載松山炭礦明治42年(1909)陳五豹等6名在內湖庄後山坡開一坑,其後成為陳德慶所經營。大正9年(1920)4月臺灣炭業株式會社成立,被日人強制收購,然該會社經營不善,自大正10年(1921)4月起由舊礦主陳德慶經營3年,其後由許金定經營。
松山一坑牌匾
許金定先生明治31年(1898)(臺灣官紳年鑑記載為明治33年)8月15日生於松山,曾就讀錫口公學校及成淵學校,13歲當搬運工,偶而也會運煤販賣。大正10年(1921)前後,在陳德慶包辦台灣炭業會社的錫口炭坑時,許金定轉當小包,購入四分庄煤礦及後湖及十四分埤煤礦,負責財務及銷售,至於現場採礦業務則交給其堂兄許欽鏱管理。
開天窗的松山一坑
許金定在礦業的經營受到陳德慶的啟蒙,曾擔任臺灣炭業株式會社鑛業代理人,經營松山中坡炭坑和松山五分埔炭坑,其主持之松山煤礦於大正12年(1923)3月開坑,松山一坑、二坑及三坑的礦場煤層比較安定,其業績優於南港山系四分仔向斜北翼系列之其他礦場(二坑東側有源豐煤礦、源豐二坑;一坑之兩側有和興、金興、源興與六張犁等炭礦)。
迷霧中的台北101大樓
除礦業上的成就外,他也曾任松山庄協議會員、信用組合監事等。進入昭和年代以後,松山地區小工廠興起,附近設立大量灰窯及磚廠,煤礦之需求逐年增加,尤其松山火力電廠在昭和4年(1929)2月成立後,更是用煤量的大宗,一直到二次世界大戰前,激增的需求使得松山地區士紳紛紛投入煤礦事業。
礦渣地監測孔
在許家堂兄弟二人合作無間下,遂開創出松山煤業王國,引領松山地區的商機與繁榮時間長達60年。許金定於民國49年10月30日往生,享年63歲,礦場業務由其女婿曾以標醫師及另一女婿林讚後繼續主持,而松山煤礦股份有限公司也在繼承當年的10月21日核准設立,登記之營業項目為煤礦之採掘及運銷業務、前項附屬業務之經營,資本額209萬元,公司設址於台北市中山區吉林路。
昭安宮
松山二坑礦場位於信義區成福路盡頭右側的巷子內,左邊是昭安宮,右邊則是大有巴士公車總站。昭安宮主祀李天池千歲,左右兩側分別副祀註生娘娘、福德正神,正殿入口上方的匾額為監察院長黃尊秋於民國七十九年十一月所題「護國佑民」。
李天池千歲
昭安宮的李府千歲可能是由雲林台西溪頂昭安府李天池府千歲分靈而來,由雲林的旅北鄉親所籌建。其由來相傳於清朝乾隆年間,台西鄉溪頂村商人林意,赴福建泉州貿易,回程途中在海中央發現一艘傾斜大帆船,發出霞光,內僅有一尊李府千歲的神像,於是便請回家中供奉。
馬將軍
李府千歲神威顯赫,屢見神蹟,庇佑鄉親合境平安。然而日治時期因日本政府皇民化政策,而無法供奉,昭和12年(1937)林清河先生排除萬難建廟,昭和20年(1945)日本政府命令拆除,直到民國36年才由信徒重建。李府千歲的信仰隨著雲林鄉親向外發展而開枝散葉,現今新北巿三重亦有供奉李府千歲的昭安宮。
右上往松山二坑,左往卸煤區
松山煤礦公司的經營階層由曾以標任董事長,林讚後擔任常務董事兼總務經理,張鶴壽為常務董事兼業務經理,礦務經理白再益,總務副理陳耀勳,技術顧問兼礦長陳炎熹,另一礦長張尚智。曾以標生於明治42年(1909)8月20日,家住台中霧峰,幼時貧困每天走路2小時上學,公立臺中中學校(台中一中)畢業後,以全校第二名的成績保送日本總督府醫學校(台大醫學院前身)。
松山二坑卸煤櫃
畢業後在日本赤十字會台灣支部醫院任住院醫師,昭和9年(1934)辭職,回到松山150番地(現今饒河街91號)開曾內科診所,結識許金定的千金兒許愛玉,年紀小他13歲,兩人結為連理,婚後育有5男5女。民國98年9月22日其子女代表父親捐贈一間「以標書齋」給母校台中一中,作為慶賀其父百歲誕辰。
松山二坑前的建築物
許金定另一位女婿林讚後在大正14年(1925)生於宜蘭,為松山警察派出所的名刑事警察林欽錫之次子,畢業於台北師範專科學校,歷任西松國小教導主任、永春、大佳與三興國小校長等職務。其父親林欽錫於光復以後仍服務警界多年,與許金定為舊識,因而成為許金定招贅之女婿,與其千金許玉霞女士結婚,共同養育了5位子女,可惜英年早逝,於民國65年便往生。
松山二坑礦場建築
進到巷內後遇到岔路,左線前往一個小廣場,有許多車輛停放,靠左邊的山壁草堆中,尚保存一座完整的鋼筋水泥造的卸煤櫃;如從右側的小徑上行,有數棟建築物,可能都是早期的礦場建築所改建。
松山二坑(後方),風坑(前方)
松山二坑便是位於此處,共有兩處坑口,相距不到10公尺,前方斜水泥屋頂的方形建築為風坑,坑口停一部轎車,進到車後方則可看到風坑坑口的紅磚堆疊的拱形入口,不過連接主坑道的路徑已經因為岩石風化而崩塌,內部棄置許多的雜物。
另一角度的松山二坑風坑與主坑
續往主坑前進時,有數隻的狗兒再度列隊歡迎,此起彼落的叫聲,讓人心生畏懼,不得不起拿起雨傘來防身。坑口上方的字跡遭苔蘚及雜草遮蔽不甚清晰,爬上坑口以雨傘清理時,居民善意提醒坑口不牢靠可能會崩,只好草草了事,清理後勉強可以認出上刻的字跡為「松山二坑」,右側直行為「松山煤礦股份有限公司 二坑重建工程落成紀念」,左側落款人不清晰,可能為「礦長林永0題」,日期為「中華民國五十一年十一月」。
松山二坑前的狗
二坑坑口係以鋼筋水泥所打造,坑口亦停放一部計程車,繞過車子進到坑內探索,內部為斜坑,地上為防止泥土溼滑而鋪上許多板子,續往內深入可見到左側有一條崩塌的通道,即為通往一旁的風坑,內部氣味難聞,還有許多的小強到處流竄,坑道的最底層同樣已崩塌,無法再繼續深入。
松山二坑坑口
曾以標醫師與林讚後校長連襟皆受過高等教育,因緣際會在其岳父許金定往生後,中年轉行扛起家族煤礦事業,由於學經歷背景與一般礦業經營者不同,也帶來一些新思維,兩人設法改進採礦技術與管理制度,聘用白再益、陳炎熹等技術人才,並在松山一坑深部遇到瓦斯突出煤層,災害事件頻仍時,由王隆和等技術人士之研究開發,採取誘發爆法,安全處理噴出之瓦斯,減少災害的發生,對於台灣煤礦開採技術的改進貢獻甚大。
松山二坑內牆壁上滿是小強
松山二坑同樣面臨深部採煤成本增加的問題,利用風鎬替代原來的煤鎬提高工作效率,為節省平巷設備成本而採用200公尺長距長壁式採媒,更在坑外設置水洗機,以提高產煤的品質,均為當年台灣煤礦界的革命式改進。松山煤礦經過數十年之開採,深度已至四分仔向斜的軸部,來到礦區界的邊緣,繼續開採的成本增加,不合經濟條件,最後於民國71年5月收坑。
松山二坑已崩塌
臺灣鑛業史續三記載松山煤礦礦區號碼礦業字第366、675、1265、2163號,臺濟採字第606、2134、2170號。礦區面積300公頃50公畝54公厘。開採煤層為石底層,位於四分子向斜之西北翼及軸部,走向為北60度東傾向東南20度左右,但至軸部順角僅8度左右。煤質普通燃料煤,煤層中部系統,稍有變化,上層厚度0.3公尺~0.45公尺,本層厚度0.45公尺~0.35公尺。
右側為風坑入口已崩塌
採用長壁法或昇樓法之人工採掘,掘進用風鑽機並用人工裝碴,支撐在坑道用坑木鋼樑,煤面使用坑木,坑內湧水量30立方公尺/小時,用電力水泵排水,通風採用中央式排風量多在1800立方m/m,運搬在煤面用鏈條輸煤機,平巷以礦車,斜坑用捲揚機。坑口標高一坑為123.5公尺,開採深度為-350公尺,二坑標高為43.9公尺,開採深度為-500公尺。
松山二坑牌匾
機電設備捲揚機150~50HP共8台計750HP占39%,水泵50~20HP共15台計600HP占31%,扇風機50~10HP共7台計270HP占14%,壓風機100~25HP共5台計310HP占16%,合計1930HP,月用電量4,884,846KWH。員工坑內431人,坑外134人,計565人,民國60年生產85,112噸,效率12.5噸/人月,生產成本430.5元,管理48.8元,推銷13.3元,合計總產銷成本為492.6元。
風坑口
松山煤礦開採歷史悠久,煤層不厚又膨縮較多,開採方法與管理較為保守,但因為靠近台北巿郊,煤礦運輸販賣相當方便。開採至接近四份子向斜之軸部傾斜僅數度,煤層較安定,得以延長長壁式煤面,並配用風鎬採煤提高效率不少。
崩塌的坑道
曾有主斜坑3坑,又斜坑3坑,降煤自礦場以卡車3.6公里至松山車站。產量民國51年49,046公噸、民國52年66,705公噸、民國53年72,152公噸,統計自民國35開採至民國70年收坑,共開採36年,總產量1,587,846公噸,年平均44,106公噸,該公司至民國79年2月5日建一字第04488號撤銷公司登記。
真光禪寺
松山三坑位置在虎山的半山腰,鄰近真光禪寺,該寺係民國56年,由開山祖師上聖下慧老和尚所創建,他率領弟子,在四獸山挑磚搬石,開山闢路,隔年開山堂落成,並迎請佛陀金身入殿安座,民國63年大悲殿及大雄寶殿相繼落成,上聖下慧老和尚則於民國75年3月圓寂。
疑似松山三坑的地點
從真光禪寺右前方的步道下行,右轉進入一條小徑,越過溪溝後則遭遇到居民所設置的圍籬無法進入,松山三坑可能就在圍籬內,但圍籬的範圍區域頗大,而且沿著山勢圍的密密實實,一點縫隙也沒有,它的大門口在南天宮旁,眼看近在咫尺,卻不得其門而入,只能放棄。
興南府廟埕
興南府內部主祀池府千歲,相傳原名池夢彪,河南陳留人,唐朝的開國名將之一,授封為中郎將、折衝都尉、宣威將軍,與李大亮、吳孝寬、朱叔裕、范承業為結拜兄弟,後來即成為五府千歲。池府千歲的造型是黑臉,相傳某天夜裡他夢見瘟神,奉玉帝旨令下凡降災,池夢彪得知後不忍百姓受災,便請瘟神到家中飲酒,並趁瘟神喝醉,假意借看佈瘟用的藥粉,趁瘟神不注意將瘟藥全部吞掉。
興南府
結果毒藥發作,滿臉變黑,兩眼突出而亡。瘟神帶著池夢彪的魂魄晉見玉帝,玉帝感念祂慈悲的精神,敕封池夢彪為代天巡狩,六月十八日為聖誕千秋。興南府的後方有一座隧道,可以通往松山三坑,可能是當初運煤或傾倒土石的路線,內部目前積水,尚保存良好。
池府千歲
松山煤礦停產還有一些後續發展,松山二坑由於早期礦場的土地係向共同管理人張陣等人承租,並在其上興建礦場建築物,後來其負責人洪萬益於民國68年間與陳貴樹訂立契約書,將礦業權及其他附屬包括松山二坑現狀坑道器材及部分廠房、宿舍及其他建築物(即捲場機房、坑口、充電室、變電室、工人浴室、換衫間及辦公室)移交予陳貴樹管理。
通往松山三坑的隧道
之後陳貴樹再與陳威豪成立松峰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從事採礦業務,原松山礦業公司台濟採字第3916號礦業權亦於70年2月19日獲經濟部核准移轉由松峰礦業股份有限公司承受。礦場於民國70年間停產後,地主要求松峰公司返還無權占有土地及遷讓房屋,爭訟多年後,最高法院分別於89年及92年判決松峰公司敗訴。
隧道內已積水
松山一坑僅剩坑口,松山三坑在私人土地內,情況不明,松山二坑位於台北巿信義區外圍,周邊都已經蓋起高樓,地價飆漲,而此地仍處於低度開發狀態,或許因為產權不清,後代子孫纏訟爭產,才使得松山二坑因禍得福,迄今坑口仍保存完好,然而隨著官司的落幕,這樣的光景不知還能維持多久。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11209松山-松山一坑、松山二坑、松山三坑

14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您見到的那個松山三坑的坑道是捨石用的坑道,主坑口在坑道另一頭的虎山溪畔,南天宮和四面佛廟和興南府本來是一處山凹(山谷)後來捨石成山以後就變成廟方的土地了(把山谷給填平了),三坑主坑口在慈惠堂右上方一點鐘方向,可從山腳旁的虎山溪登山步道上去經過清水公園在往上面一點點有一處清連園,就位於清連園右下方4點鐘方向的樹林裡,連間裡還有紅磚塔,紅磚屋和主坑口的紅磚牆,但坑口前方的土蠻高的(埋掉了)...坑口上方的松山三坑的牌子之前在溪邊有看到,小弟把它搬回了坑口旁邊不知道是否還在,下次小弟在帶把鋤頭去把土挖掉讓大家參觀吧 ^^
尋坑浪人 小劉敬上

匿名 提到...

如果需要地圖或有關資料的話可以參訪一下Tony自然人文旅記0077篇(松山煤礦三坑遺址),那篇旅記最下方有詳細的地圖,(畫的還蠻精準的)...@@"
尋坑浪人 小劉敬上^^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小劉兄您的留言老是被系統自動歸類到垃圾留言去,不注意的話就錯過這些寶貴的資訊了,松山三坑只能等那天有空想去爬四獸山時再去尋找。

匿名 提到...

松三坑經營時間其實很短用人工也很少小時常去玩那附近煤層落頭多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希望松山三坑還健在,不知是否還保留有任何舊照片.

匿名 提到...

民生社區林再生有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最近研究基隆信義區的舊礦場,想去拜訪林再生前輩,跟鑛業協會簡秘書長聯繫結果,他說林老先生年歲已高,不太方便接見訪客,很可惜。

匿名 提到...

臺北科技大學可找到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請問您有他的聯絡資料嗎?能否寄到luckywilly@gmail.com多謝!

阿平 提到...

今日去松山三坑附近走了一趟,只有看到紅磚塔,不曉得三坑口是在面對紅磚塔和山壁的左側還是右側(上坡)?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紅磚塔可能是松山三坑的通風坑,至於三坑口在民宅的圍籬內,迄今我也沒見到蘆山真面目。

阿平 提到...

原來是在民宅圍籬內啊!哈哈,看來只好看看以後有沒有緣份遇上主人囉!感謝~

洪偉豪 提到...

今日又探訪了一坑,碰巧在山下遇上一位曾在附近數座礦場工作的周阿伯,在他的指引下,找到了一坑的風坑,也確定虎山登山步道就是先前流籠的位置,但因為時間不足,還有許多問題沒有釐清。

目前根據訪問資料,配合「台北市歷史圖資系統」試圖還原當時的礦區配置,但還是有部分設施未能釐清。想請問版主是否有蒐集到松山煤礦的舊照?或是有礦區的設施配置圖?或者您可以介紹相關的資料搜尋處。謝謝!

Willy Chang 提到...

松山一坑的風坑上次正好遇到下大雨沒注意到,有機會再仔細去找找,我沒有相關的礦區圖,臺灣之煤礦一書中有介紹該礦,但這本書不好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