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9日 星期五

1011109南庄-田美煤礦

田美煤礦係台陽鑛業公司所屬之礦場,位於苗栗縣南庄鄉獅山村,該礦於民國42年11月探勘,民國44年1月設立田美礦場,開採至民國75年收坑,現址仍遺有民國50年3月開鑛之坑口,以及排風坑各一處,另相關礦場建築亦保存良好。

前往田美煤礦,可搭乘苗栗客運5805路公車,起站竹南,經頭份、獅頭山往南庄路線,礦場在獅頭山牌樓站下車,台陽宿舍舊址位於田美。自行開車則是行駛中山高,於頭份下交流道,往三灣方向沿苗124縣道三灣南庄道路,可循獅頭山風景區指標,直抵獅頭山牌樓。
田美村街景
行程安排要前往台中清水紫雲巖替小羊的桌球比賽加油,前一天傍晚小羊已跟著學校隊員先行搭火車至比賽場地,為讓小羊能及早獨立適應團體活動,因此隔天才請假南下觀賽,原以為全天皆有比賽,所以早上半途先繞路到田美探訪,下午再到清水,結果小羊上午場的雙打即遭對手電爆,下午沒戲唱,只能淪落到場邊幫隊友加油,雖然未能看到緊張的比賽有些失望,但至少上午田美煤礦的第一次接觸尚有豐盛的收獲。
天主堂
初來乍到田美村,雖知有礦場,卻不知從何找起,「台陽前」的公車站牌提供一些線索,它就位在田美派出所旁,於是先進入所內向波麗士大人請教,一位中年的值班員警告知他分發到此地服務已十多年,當時礦場早已停工,地點位置也不甚清楚,不過派出所旁,即天主堂後方曾經是台陽的宿舍,不過後來房舍皆拆除,現成為當地居民的菜園,除此以外便無其他台陽的礦場建築物。
天主堂後方的菜園曾是台陽的宿舍
天主堂係鼎神父早年於田美購好的土地上建小教堂,民國56年創辦,新堂落成祝聖,由總鐸唐主教親自主持,為當地的一大盛事。教堂於民國69年重建,現已廢棄。來到天主堂後方想試圖找尋一些台陽曾留下的蛛絲螞跡,碰到一位種菜的阿婆,開口便是客家話,一個字都聽不懂當場傻眼,用國語也無法溝通,真是令人感到沮喪,只好再另尋他途。平常看電視聽客家話皆有字幕,感覺並不難懂,但實際聽又是另外一回事,有機會要多看客家電視台,多學點客語。
永和宮
永和宮位於田美村的中心地區,主祀三官大帝,即閩南語的三界公或客家話的三界爺,係指掌管天堂、地府、海洋三界的神明,民間認為分別是天官大帝-堯、地官大帝-舜,水官大帝-禹,而道教說法為天官大帝-紫微大帝,地官大帝-清虛大帝,水官大帝-洞陰大帝,永和宮另副祀神農大帝,文昌帝君、天上聖母、褒忠義民爺、城隍爺、福德正神、千里眼、順風耳、善才、龍女、長生祿位。
永和宮神像
永和宮內有明治30年(1897)之「永和宮建造捐題碑記」,記載捐題信士芳名,該宮歷經多次修建,成為今日三合院木造建築之格局。農曆正月15日上元是天官生日,需祭祀向上天祈福,中元節7月15日為地官生,則普度好兄弟,下元10月15日為水官生,做年尾戲感謝豐收。門額上的永和宮牌匾為白崇禧於民國四十年仲秋所題,他生於光緒19年(1893),最初與李宗仁加入孫中山的革命陣營,後來成為國民黨內桂系的骨幹,戰後擔任國防部長,民國55年在台北病逝,他也是著名作家白先勇之父,不過他信仰伊斯蘭教,在此道教廟宇見到其題字匾額有些奇怪。
左為田美煤礦礦場建築,右為坑口
田美舊稱田尾,嘉慶年間有廣東人黃祈英隻身來台,至斗換坪與賽夏族人貿易,後來娶賽夏族頭目樟加禮女兒為妻,便開始朝三灣及南庄的田尾方向開發拓墾,其所開墾之田地以田美獅山為最終點,故稱田尾。日治時期田尾分四保,光復後將田尾改成田美、獅山兩村,田美及田尾在客語念法皆相同,故改尾為美。
卸煤櫃
在田美村又遇到幾位老先生,問了相同的問題,發覺他們對於田美煤礦這個名詞似乎指的是田美地區附近的煤礦,需要特別指明為台陽礦場才能大致說出方位,南庄地區的礦場相當多,開發亦相當早,所以到處都可以看到礦坑,老先生指向山的另一頭,過龍門隧道後往獅頭山牌樓過去,就是田美煤礦。
卸煤櫃上方
這樣的指路方式太過模糊,不過也找不到其他可供諮詢的對象,只好開車慢慢逛,往獅頭山勸化堂的方向行駛。來到一處岔路口前方約一百公尺處,突然發現左側的草欉堆中有些不尋常,隱約看到一棟廢棄的水泥建築物。
礦場事務所
撥開草堆靠近仔細觀察其實是一條通道,兩側以大型鵝卵石築成駁坎,其寬度剛好可以讓卡車倒車入庫,中央則是一座倒錐形漏斗狀的卸煤櫃,此一發現欣喜過望,連忙攀爬至卸煤櫃上方,卻沒注意到樹林中的有刺藤蔓,硬是被狠狠刮出兩道血痕。
礦場浴廁
卸煤櫃的後方是一棟大型的鋼筋水泥建築物,從外觀及內部功能來看,應該是礦場的事務所,從卸煤櫃往下至該棟建物的地板約有一層樓的高度,左右兩側似已無其他設施,便由右側的緩坡下至建物內,事務所內部空無一物,上方天花板的隔板多已腐壞,掉了好幾塊。
浴室內
事務所的旁邊有一間大型礦工浴室,牆上的木製通風窗戶破損嚴重,主浴室內部周邊下半部黏貼白色磁磚,中央有兩座方型的水泥浴缸,可供礦工站立沖澡,最內部則是一座圓型的浴池,內部還有一小圈的座位,應該是用來泡澡的座位,浴缸和浴池皆貼上咖啡色馬賽克的小磁磚。
疑似坑木池
繞過礦工浴室再往前方樹林步行約數公尺,尚有一些礦場設施,但僅有地上的水泥建築,而無房屋的牆面或屋頂,旁邊另外築起一圈長方型的圍牆,看起來有點像是游泳池,礦場應該不會有游泳池這類的設施,其功能大概是用來泡坑木的池子。
田美煤礦坑口
馬路左側的礦場建築搜尋一番過後,並未找到坑口,於是繞到馬路右側查看,此側山坡沒有平緩的地形,坡度較左側陡峭,一大片綠色樹林的山坡地之中,鄰接馬路有一小塊地方特別興建水泥鵝卵石的駁坎,馬路對面即卸煤櫃附近也有類似的駁坎,這其中必有蹊翹,當時並不清楚此礦場的身世,在爬到駁坎上後,謎底終於揭曉。
田美煤礦匾額
一座半圓型的巨大坑口矗立在眼前,坑口上方的牌匾銘刻「田美煤礦」四個大字,右側小字為「中華民國五十年三月開礦」,左側落款人為「顏欽賢」。坑口造型很有台陽公司的風格,水泥圓拱,坑壁光滑,與新平溪煤礦及青桐煤礦的坑口如出一轍。目前坑口已封坑,內部坑道崩塌無法通行。
田美煤礦坑內
南莊煤田分為油煤及柴煤兩區域,油礦煤區最早由黃光榮的父親於昭和元年(1926)所發現,並提出礦區權申請,但並未獲准,而後基隆炭礦株式會社於昭和11~13年(1936~1938)在南庄探勘煤層,但申請設礦權卻因日本海軍欲控制此區煤田而被打回票。
田美煤礦側面
田美煤礦礦區號碼礦業字968號外2區,礦區面積557公頃47公畝94公厘,民國42年11月台陽公司開始探勘,但因礦區無適當的坑口而無法開工,直到民國44年元月才借鄰接礦區開坑過道,開拓大平硐及排風斜坑,並設立田美煤礦礦場,但因為缺乏電力,導致坑道開挖至下部之後的砂岩地質,滲水量過大,民國47年12月因自備柴油發電機故障而停工。
煤層露頭
民國48年12月變更開發計畫電力接通後復工,前述之主坑道為民國50年3月開礦,民國52年2月開始產煤,民國53年4月礦業字第61、244、1369號合併為一整區,時任台陽公司董事長為顏欽賢,民國66年公司董事長由其子顏惠民接手,民國67年田美煤礦改組獨立公司。田美礦業股份有限公司地址設在苗栗縣頭份鎮中正路358號,資本額550萬,登記營業項目為煤礦之開採及買賣、火粘土、矽砂採取為買賣、有關業務之經營及投資。
田美煤礦風坑口紅磚建築
距離主坑口左側約數十公尺外另有一處排風坑,坑口旁是一小片平坦的台地,遺有數棟紅磚造建築物的殘牆,坑口水平高度較主坑口高約十多公尺,逕由堅硬的岩壁向內開鑿水平坑道,內部筆直深邃,保存良好無崩塌,有許多的蝙蝠棲息。
田美煤礦風坑
田美煤礦開採煤層為南莊層,地質上位於獅頭山背斜之寬展軸部,地層走向自西而東,由北80度西轉為北45度西。地層傾向東北,傾角在15片以上為12~15度,至15片以下西北側大傾角大至45度,東南側傾角大至29度,更向東至東斜坑,地層走向轉為東西而傾向北,傾角為5度。全區地質構造完整,未見有斷層。
風坑內部
煤質水洗屑煤,煤層上部系統,稍有變化,僅採上層煤,上層煤可採煤量2,226,500公噸,自1片至9片間煤厚為0.7~1公尺,10片至13片半平均煤厚為0.5~0.6公尺,13片半以下平均煤厚度為0.55公尺。本層厚度0.4公尺,下層厚度0.3公尺,有主斜坑一坑,水平坑一坑。降煤由礦場至竹南車站20公里,使用卡車。
風坑外
採煤以長壁法或昇樓法使用風鎬採煤,掘進用風鑽機與人工裝碴。支撐在坑道使用坑木或鋼拱,煤面用坑木支撐,坑內湧水量約72cg/m,用電氣水泵排水,通風採用中央式,總排風量為1300立方公尺/分。運搬在煤面用鏈條運煤機,平巷煤車與小捲揚機,斜坑捲揚機運搬。坑口標高276公尺,坑道深度-188公尺。
福德宮
主坑口右側鋪設一條石板階梯步道,往下路徑遭馬路截斷,下半部已湮沒在長草樹林之中,往上的盡頭處是座福德宮,廟身係嵌在半圓拱的石壁內,外側再設兩根柱子、屋頂及水泥製的供桌,內供奉一顆大型鵝卵石做為祭祀之神主,香爐上插一隻香,上有「台陽伯公」字樣,伯公即客家人所稱之福德正神。(註:原以為是由廢棄的礦坑所改建,經田美老員工網友提醒,是礦方叫礦工鑿淺洞放置土地公)
無名洞前的雕塑
回程往獅頭山牌樓的路邊,有一座無名洞,該洞長度估計約2百公尺左右,係一排水涵洞,由原先在洞口前經營餐廳的黃先生所命名,年紀約六十多歲,當時正在整修房屋,很熱心的帶領我進入洞內參觀。洞內原先作為餐廳觀光之用,兩邊設有繩索可資攀附。
無名洞
他說上方原有一座坑口,但因土石崩塌而掩埋,坑內設有排水道,連接至此洞排水,礦坑的水質與一般地下水不同,流經之處都會有一些黃黃的沈澱物附著,這也是尋找坑道時的線索。拍攝礦坑排水孔時,被洞口的一隻大蟾蜍嚇了一跳,黃先生說附近小動物多,蛇也很多,因此入內最好携帶棍子打草驚蛇。
排水涵洞
田美煤礦機電設備包括捲揚機500~10HP,共23台,計1010HP,耗電34%;水泵125~20HP,共13台,計1000HP,耗電34%;扇風機80~35HP、共3台,計165HP,耗電5%;壓風機300~100HP,共4台,計800HP,耗電27%;以上合計2975HP,月用電量780萬KWH。
經營管理成本包括生產320.7元,管理36元,推銷31.8元,合計388.5元。員工人數為坑內512人,坑外98人,合計620人。以民國60年產量108,000噸計算,效率14.75噸。統計該礦民國35年開坑,民國75年收坑,共開採41年,中休13年,總產量1,938,612公噸,年平均69,236公噸。
礦坑排水孔,右邊有隻大蟾蜍
田美煤礦因煤礦條件不佳、交通成本高等因素,於民國70 年停止生產,此後台陽因產量逐漸下降,所以讓售股份,退出田美煤礦的經營。田美礦業股份有限公司於民國80年4月3日建三庚字第080183615號解散,最後登記之監察人為邱肇基、黃騰生。
另一處排水涵洞入口
洞內亦有零星的蝙蝠掛在洞壁上方棲息,一不留神可能就跟正在睡覺的蝙蝠撞個正著。涵洞出口處有一小段路可以見到陽光,再往前則又是另一處排水涵洞入口。涵洞上方的礦場作業區廢棄後,現已草木茂盛,加上土石崩落改變地貌,已難辨別礦場外觀。無名洞的左側有條供礦車行走的水泥車道,靠近馬路邊還有數棟紅磚建築物的殘跡,黃先生說這是台陽的員工餐廳。
台陽餐廳
很想再請黃先生導覽,多尋找一些礦坑遺跡,只可惜時間無法配合,留待下次再來探訪。南庄地區保留許多的礦場遺跡,田美煤礦礦場設施尚稱完備,但相關的解說卻少的可憐,如能妥善的規劃,對於發展在地的觀光產業與歷史文物的保存,將有相當大的助益。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11109南庄-田美煤礦

9 則留言: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更新網誌資料時,不小心誤刪網友魚的留言,請見諒。

匿名 提到...

我爸說他以前大部分時間是在南庄一帶的礦廠工作,還有忠義和大豹溪等等十幾二十家也待過,不過照片中的殘破建築他認不出來了,他還蠻想去看看的。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南庄一帶有好多家礦場,也希望您能多分享一些那邊的相關故事或礦場資訊,有機會再去一一探尋。三峽的煤礦網誌內也有幾篇介紹,可以參考看看。

匿名 提到...

分享爸跟我說過的礦工經歷:
有次在坑內作業時,他們發現抽風管的風量好像變小,於是走出坑口察看,但馬達卻是正常運轉沒有問題,於是轉身回坑內,走著走著,結果看到裡面已經塌了,他趕緊出去求援。他直說這是神明保佑。
另外,我小時候(二十五‵六年前)有跟爸爸住過礦廠宿舍,印象就是那裡有很多輸送帶,不停地載著冒白煙的煤礦,落在很大的箱子裡,溫度很高,無法靠近,所有的東西都黑黑髒髒的。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採礦工作相當辛苦耗費體力,坑內危險性高,工作時日久容易有矽肺等職業病,在那個年代是很多人不想做,但為一家生計卻又不得不做的職業,感謝您的分享。

匿名 提到...

您好,我最近依據您網誌走了一趟,不過未見風坑,雜草也似乎比您到訪時多更多了。請問您網誌末段所說黃先生帶領的坑道,也屬於田美煤礦嗎?還是算另外的坑道了。

Willy Chang 提到...

無名洞是排水涵洞,屬田美的一部分,風坑在樹林裡無明顯路徑,要花點時間搜尋才找的到。

Chao Sheng 提到...

如果面對田美煤礦,請問風坑是在左側還是右側(福德祠)的方向。我爬上田美煤礦上方,發現還有一個坑口,您有看到這一個嗎?無坑木支柱,不知道這是不是也是採煤坑道。
我們現在在做文資局委託的研究計畫,您的網誌對我們尋找若干礦坑遺跡幫助甚大,非常感謝,事實上,鑛業協進會的簡秘書長有給我們您的聯絡方式。
小弟亦姓張,就讀於東華大學,我看您對煤礦有非常高的熱枕,有其淵源嗎?對於煤礦以及這些遺留資產,您認為價值何在?

Willy Chang 提到...

風坑是位在左上方,至於您說的上方的坑道我沒見過,有牌匾的才是礦車出入的主坑道,其他可能是通風用的,煤巷都是在坑內比較深部的地方,如還有任何問題,亦可隨時來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