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5月31日 星期五

1020531三峽-李山神宮、裕峰煤礦

李山神宮位於新北市三峽區插角里,主祀王母娘娘,始建於民國68年,裕峰煤礦為台灣少數四家最後關閉的礦場,礦區範圍涵蓋白雞三山,白雞前山的富礦於早期即被開採怠盡,礦主於白雞後山,即李山神宮後方開新坑,約在民國90年停產。

前往李山神宮需自行開車,可由三峽行駛省道台3線,左轉台7乙線往滿月圓方向,過大板根森林遊樂區接插角產業道路,再轉內插角產業道路,沿途在岔路口均有相關路標指示,路程全是上坡,循指標即可到達。裕峰煤礦在李山神宮後方山區,距離將近2公里。
李山神宮
李山神宮為道教廟宇,根據新北市民政局網站所載,始建於民國68年4月5日,舊廟位於新廟的右下方,為木造平房建築,屋頂覆蓋石棉瓦,現已成廢墟,新舊建於民國79年,外觀為鋼筋水泥宮殿式建築,外牆漆成紅色,屋頂的部分似乎尚未完工,缺少一般寺廟均會鋪設的金黃色琉璃瓦。
李山神宮舊廟
請教廟前的義工得知,此為私人的宮廟,從殿內的建築模型圖概觀,原規劃的廟宇規模相當龐大,不過好像因為違建問題,因此廟前廣場下方的建築雖然已經完工,但並未裝璜而任其荒廢。廟宇座落在海拔約6百公尺的山頂,位置居高臨下,視野遼闊,極目四望,遠處金敏山、東眼山一覽無遺。
王母娘娘
李山神宮主祀王母娘娘,寺內亦副祀天上聖母、元始祖、三太子、虎爺,廟後另供奉山神公。比較好奇的是李山神宮命名由來,一般供奉王母娘娘的廟宇多稱為慈惠堂、慈惠宮、慈德宮、瑤池宮、王母宮等,從李山神宮的寺名無法與其主祀神明連結在一起。
元始祖
如以「李山」與「神宮」來斷句,「神宮」一詞有點日本風,主要奉祀天照大神與日本皇室,與本寺祭祀神明不同。山神宮聽起來比較合乎寺廟的命名習俗,而且廟宇後方即特別打造山神公的祭壇,不過依習俗應該將山神放在寺中大殿當主祀比較合理,但「李」字似乎變得多餘,或許是原建廟發起者的姓氏,但找不到可資佐證文件或可諮詢的對象,這個問題成為放在心裡的懸念。
山神公
山神公供奉在一塊大型的青龍浮雕內,神龕呈圓拱形,上方刻「龍泉水」三字,內壁還有另一隻龍的浮雕,山神為立姿造型,身著戎裝,右手高舉寶劍,頭戴黃帽,紅臉黑鬚,與一般小廟內坐姿造型的山神相差甚大,原以為此處由礦坑口改建,因此才會有龍泉水流出,不過廟內義工說是後來搭建的,與礦坑無關,裕峰煤礦礦坑係位於山後的遙遠處。
慈仙宮
義工說李山神宮側邊有條通往裕峰煤礦的小路,為裕峰煤礦以卡車運煤至山下的唯一通道,不過路幅狹窄無法會車,道路材質由一開始的柏油變成水泥,再來是碎石,最後為泥土路,約2公里的路程崎嶇難行,大約走到車輛無法前進的地點,就是裕峰煤礦的坑口,不過繼續往內步行至山路的盡頭還有一戶人家。
慈仙宮主殿
簡易搭建的平房,外觀為廟宇的佈置,屋內神壇供桌刻「土城慈仙宮」字樣,供奉天上聖母,木板牆上懸掛許多的法器。屋內住著一對老夫婦,老先生臥病在床行動不便,起居皆依靠老太太來照顧,老太太似乎是慈仙宮的廟祝,身體還算硬朗,她們將土城的宮廟打包,遷移到此處養病,兩人在此深山離群索居,遺世獨立。
法器
老太太說裕峰煤礦的主坑口早就塌了,外觀被土石掩埋,而且長出芒草,已經看不出坑口的樣貌,無怪乎我在這條山路上來回數次,心裡從中山北路行七擺一直唱到忠孝東路走九遍,卻始終遍尋不著蘇奕肇前輩citycat網站上那張裕峰煤礦坑口照片的地點。
右往裕峰煤礦礦埕,左往山上的舊坑
從慈仙宮往回走,山徑左側有一片空地,老太太說那是裕峰煤礦的礦埕,然而空地上未遺留任何建築殘跡與礦場設備,右側有條通往山上的小徑,不過後半段路基已斷,雜草叢生。最後回到主要道路轉彎處,有兩根大電線杆和3個變壓器,背景與舊照片極為相似,只是照片上周邊礦場建築現況已全部消失。
裕峰煤礦礦場遺址
從路旁地面冒水的區域搜尋起,接著沿坡面向上砍去芒草,終於將戰場清理乾淨後,發現底下已崩塌的主坑口,腐朽的坑木交疊,坑道被土石完全覆蓋,舊照片上坑口的石牆,如今只剩下殘破的水泥塊。蘇奕肇前輩指出此地礦坑有新舊二處,至2000年底之開採係以新坑為主,2001年起已停產。
裕峰煤礦坑口石牆已滅失
裕峰煤礦的礦區涵蓋整個白雞山與鹿窟尖山,承繼許多舊礦場的範圍,白雞前山從日治時期即開採,為白雞行修宮玄空居士黃欉所經營之海山二坑煤礦,鹿窟尖山西側亦有忠義煤礦與湊合煤礦開採,推測由於周邊淺層的富礦可能早已開發怠盡,所以才會往偏遠的白雞後山,交通不便的區域來發展。
已崩塌的裕峰煤礦坑口
此篇應該可算是探勘裕峰煤礦的完結篇,裕峰為台灣煤礦業最後封坑的四間礦場之一,卻沒有留下完整的坑口,甚為遺憾。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20531三峽-李山神宮、裕峰煤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