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8日 星期六

1031018信義-源興煤礦

源興煤礦位於台北市信義區,靠近陸軍後勤學校技術訓練中心,礦址相關建築已拆除改建為飛宏象山聯誼中心,該礦礦主李桂林,民國40年開採至民國62年收坑,煤層屬中煤系,坑口僅餘一小水窪,當地農民自坑口抽水灌溉菜園。

年初時曾前往吳興街600巷100弄111號的德興煤礦,查閱過相關文獻後,同一礦區包括三張犂、深坑坡內坑、南港後山,日治時期為德興開採,戰後則有源興,原以為是同一坑口,經網友指正並提供臺北市歷史圖資展示系統的網站,從民國58年的地形圖上尚可查到源興煤礦的位置,而德興則未有任何註記。

飛宏象山聯誼中心

為求證此一發現,特地再搭捷運跑一趟,出象山站後,沿信義路五段150巷往南,當初開採時,降煤方式從礦場到松山車站間曾敷設輕便軌道,約莫便是這條彎曲的巷道,周遭已經蓋起建築物,只有靠近陸軍後勤學校技術訓練中心,還殘存零星的紅磚矮房,但已找不到任何輕便軌道的蛛絲螞跡。

源興永安宮

源興永安宮與飛宏象山聯誼中心隔著馬路相望,先前已經參拜過兩三次,但都只注意到永安宮三個大字,想不到上頭的兩個小字源興,竟然隱藏著源興煤礦曾在此地經營的線索,此一發現,信心倍增,非得把附近每一寸土地都仔細翻找一番。

防空洞前方的磚牆

再回到飛宏象山聯誼中心,翻過低矮的花圃,後方是一片雜木林,還有一棟緊貼石壁,看似廢棄民宅的建築,走近探察,拐彎入內,竟然隱藏著一座完整的坑道,坑口以紅磚砌成圓拱形的門框,一開始大喜過望,以為終於找到源興煤礦的坑口。

防空洞出入口1

不過這座坑道看起來有點奇怪,門口為何特別築一堵牆將其隱藏起來,似乎是刻意不想讓人發現,坑道裡頭的佈置就更奇怪了,兩旁竟然各自有一長條混凝土修築的坐椅,地面異常平坦,鋪上一層蝙蝠遺下排洩物所形成的軟土,不過內部已無任何蝙蝠棲息。

防空洞內

除了偶有一些小落石外,坑道倒是保存的很完整,前段坑道筆直開鑿,中間的地方轉彎後開始出現許多的雜物,不像是礦場的工具,而是大樓的通風軟管,弧形的彎道再轉個90度的彎,已經可以看到另一側出口的陽光。

防空洞內

坑道出來後,外頭有相同的紅磚圓拱形門框,山壁邊為姑婆芋和蕨類植物的葉子作為天然掩飾,加上外邊有點潮溼,經過時不易發現這邊有個洞,兩洞口間隔十多公尺,內部呈U字型,研判應該是附近營區所挖掘的防空洞。

防空洞另一側出入口

防空洞會不會是利用舊礦坑的坑道加改良而成的呢?抱著滿腹的疑問再次進到防空洞內仔細推敲,特別是轉彎的地方,檢查地面並無填土的跡像,確認為防空洞後,心中難免有些失望,雖然沒挖到礦,但找到一座防空洞也算是另外的收獲。離開防空洞後,再次檢視地圖,輕便鐵道路線的終點在稍微南方一些,從靠山壁低矮紅磚平房的狹窄巷弄間穿過,除了尋找礦場留下的遺跡,也想詢問當地居民有關礦場的過往,但剛好都無人在家。

防空洞出入口的偽裝

南邊的谷地已被闢建為菜園,山壁邊新建一間福合宮,為便利信徒參拜,另搭建一座橫跨谷地的水泥橋,循例仍先參拜土地公,告知來訪的目的,之後遇到一對夫婦,居住當地超過30年,礦場早在其搬來前便已收坑,雖然不清楚礦名及開採情形,卻透露出其實舊坑口尚存。

福合宮

谷地間有兩股水源,一條來自山谷間匯流之溪水,水量較大,另一條則是坑口天然湧出的地下水,水量較小,從福合宮旁小徑步行至下方菜園內,再循著溝渠溯源,穿過蚊蚋叢生的竹林,溪水源頭的水坑便是源興煤礦的舊坑口。農民在坑口旁設置抽水馬達,吸取坑內的地下水灌溉附近菜園,隨手取來一枝近兩公尺長的竹杆測試深度,杆子全數沒入尚未見底,再仔細比對坑口與地圖上的位置,剛好就在輕便鐵道的終點。

左側的水源來自坑口

源興煤礦礦區號碼礦業字第783號,執照號碼臺濟採字第993號,礦區面積84公頃46公畝80公厘,礦主李桂林,住址是臺北市松山饒河街35號。民國51年起礦區面積縮小為72公頃43公畝24公厘,執照號碼臺濟採字第2509號,餘不變,民國56年以後,礦權人增為李朱香、李桂林、李桂樹、李桂欉、李桂木、李桂藤、李桂吉等人。該礦煤層屬中煤系,含煤兩層,即上層及下層,主要開採上層。

源興煤礦坑口

煤層厚度最高1.5呎,平均為7吋,傾斜23度,走向為北東45度,可採煤儲量約2萬公噸,煤質屬煙煤,為一老坑,僅一片採煤,全部坑道總長約4000呎,內敷12磅之輕軌,坑內係自然通風及自然排水,採煤運煤悉用人力,井下採煤效率約每噸需兩工,井上井下採煤工作總效率每噸需3.5工,支柱效率為每噸15才。源興煤礦自民國40年開採至民國62年收坑,開採18年期間,中休4年,總產量37,713公噸,年平均2,095公噸。降煤方式距松山站2.5公里,有公路及輕軌鐵路可通。

往福合宮天橋

從福合宮經過天橋回到馬路,發現一條身長超過一公尺的臭青母,躺在排水溝的水泥蓋,頭已鑽進排水孔,狀似要往進入水溝,等過一陣子發現牠無任何動靜,原來早已魂歸離恨天,身上無任何外傷,僅頭部有些出血,大概是被往來的車輛壓到,就近在旁邊的花圃內挖個洞將牠埋葬。

往生的臭青母

感謝熱心網友們的提醒,讓這些塵封已久的礦場,能夠有再次重見天日的機會,只是能力有限,無法再從文獻內挖出更多故事,如果對於源興還有一些回憶的網友們,亦歡迎留言分享。

6 則留言:

洪偉豪 提到...

真開心,才留言不久,版主就馬上前往探勘,行動力一流!

說真的,實在非常佩服有勇氣敢直進坑內,那個防空洞我只進了5步就打退堂鼓了...

之前在金興煤礦那邊,有訪問到:源興舊稱「乞食坑仔」,名稱據說是起源於源興福德祠旁的應公廟。與您分享~

希望有機會能跟版主一同來趟採煤之旅

Willy Chang 提到...

謝謝您提供的資訊,幫助很大,那附近還有金興煤礦,有空可以去看看。

洪偉豪 提到...

金興已經去探過囉,目前準備要去探崇德街一帶的盛興(隆盛)煤礦。

Willy Chang 提到...

隆盛煤礦那裡還沒去過,祝您有新發現並一起分享。

匿名 提到...

請問您為何對源興煤礦有興趣呢:B

Willy Chang 提到...

只要是煤礦都有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