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5月5日 星期六

1010505瑞芳-三榮煤礦

三榮煤礦位於新北巿瑞芳區上天里粗坑地方,鄰近四腳亭車站,為林陳豔女士家族的關係企業之一,又被稱為「查某坑」,開採至民國84年收坑,現址仍留存本斜坑、風坑及一坑等3個坑口。

前往三榮煤礦可搭乘火車,四腳亭車站下車後,循大埔路往南,過瑞慶橋後左轉接粗坑口路,於楓林橋前右轉粗坑口路1巷,續往南行至長興宮,寺廟對面的山坡地,即為三榮煤礦的礦場。
長興宮
長興宮前方是一座籃球場和涼亭,廟本體蓋在一棟2層樓建築的後方,一樓原係上天里托兒所,二樓為圖書會議室,不過似乎都是處於閒置的狀態,循階上二樓來到長興宮,廟身坐北朝南,面對三榮煤礦,主祀福德正神,廟內據說有乾隆丙午年間(1786)的石碑,不過因廟內正在整修,土地公被請至別處暫時供奉,相關文物石碑也不在現場,只能從捐建名冊中得知民國84年夏改建,惟何時起建不詳。
前方礦場儲煤櫃,右後方為捨石山
粗坑地區約在乾隆晚年由福建林姓所開闢,昔時除採礦業外,居民兼種茶、甘薯、大青(染布)等典型福建泉州移民。粗坑所在的四角亭地區,原本屬於角亭里,清代早期為台北往宜蘭的交通要道,在瑞亭國小附近設有四腳的亭子供旅人休息而得名,日治時期因礦業發達而帶來大量人潮形成礦業聚落。
三榮煤礦機具設備
民國80年代以後礦業活動蕭條人口外移嚴重,四腳亭被裁併入到上天里,上天里係因附近有座尪仔上天山,山峰形狀像是一個人進入雲霄而得名。長興宮對面矗立著三榮煤礦廢棄的儲煤櫃,已經嚴重鏽蝕的大型鐵製機具,仍置於廣場上任由風吹雨打日曬雨淋,與周邊的小樹和雜草共存,已不復當年運轉時意氣風發的模樣。
翻車台
擋土牆的下方囤積不少垃圾,隱約可見到礦場水泥鋪設的階梯,撥開厚實的芒草堆來到擋土牆上方的平坦台地,靠擋土牆邊緣有兩座圓形滾桶式的翻車台,用來將礦車內煤礦,傾倒至下方的儲煤設備,再往外運輸。前方有2-3戶民宅,仍有人居住,而後方的山坡地則是許多私人土葬的墓園。
三榮煤礦事務所
右後方山谷間有一道斜坡往上,曾經是礦場堆放廢棄土石的捨石山。左前方靠近墓園的下方是間一層樓的水泥磚造平房,窗戶加裝鐵欄杆,綠色的木門深鎖無法進入,這裡是三榮煤礦的事務所,從窗戶的縫隙還可見到屋內未被破壞的辦公桌椅。
機電房
事務所的左後方為機電房,地面上堆置3只大型的變電箱,礦場停工後,這麼多大型機械設備沒被拿去變賣或小偷光顧,實在難得。在礦場下方的馬路上,遇到一位住在附近的高大嬸,曾在礦場工作,跟她在烈日下撐傘聊了許久,得知許多礦場的故事。
變電箱
高大嬸在民國70年左右搬到粗坑口,當時女性也要扛起部分家計,由於規定女性不能進到坑內,所以她在三榮煤礦擔任坑外的工作,負責推礦車及搬運,但因為礦車沈重,如果不小心傾倒,女性體力較無法負荷搬動,因此工作時通常是2名女性搭配1名男性。
坑口
有一回礦場工頭派她一個人去看守機器,也沒跟她說明注意事項,工頭便離開跑去休息,結果害她因此發生工安事故,右手食指最前端的一節骨頭被絞斷,當場血流如注,礦場也沒慰問或給予補償金,讓她休養了許久,之後礦場解散,發放離職金她也沒領到,頗有微詞,但她也很看的開,沒有計較太多。
坑口前廣場
民國73年國內接連發生包括海山、煤山和海山一坑等多起重大礦災,造成2百多名礦工喪生,高大嬸說三榮在那幾年期間也有發生災變,造成20-30人死亡,只是沒被大幅報導,當礦工們的大體一具具橫陳在坑口前廣場,個個面目全灰,家屬們看到這幅慘狀,無不痛哭昏厥,四肢癱軟,而當年害她受傷的工頭,後來也死於礦災。(註:高大嬸所指稱的災變,可能是發生於民國69年四腳亭附近永安煤礦的出水災變,造成33人罹難,因為當時她也有提到永安煤礦,而將兩者混為一談,至於三榮的煤礦災變事件,手邊的文獻查無相關資料,特此註記。)
三榮煤礦本斜坑
三榮煤礦本斜坑位於機電室的右前方,由磚石砌成的大型坑口石牆,外觀看起來相當氣派,坑口上方牌匾的題字內容,已經遭到塗掉,無法辨識內容,由於礦場易主數次,是否為後來的礦主將前礦場名稱塗去,未及將新名稱刻上,還是已刻上新名稱但因故塗去,或另有其他原因不得而知。
積水的坑內
坑口目前以建築用的板模封住,只能由縫隙間一窺坑內的狀況。坑內設有鐵柵欄,斜坑因為停工多年,內部積水嚴重已滿到坑外,太靠近便會深陷水坑。高大嬸說礦場運作時有上百名的員工,每天搭著礦車,進到數百公尺深,不見天日的地底採礦,相當的辛苦。
坑口對面的木屋
在高大嬸的解說下,大概摸清楚附近各棟建築物的作用和功能,其中本斜坑主要的捲揚機,位於斜坑口正對面的山頭,從馬路邊往上約數公尺便可以找到,建築物已經不存在,周圍長滿遮蔭的樹木,外觀上很難察覺到天車間的存在。
本斜坑對面山頭的大型捲揚機
捲揚機上頭貼有一小塊「經濟部聯合礦業研究所 中美基金OOOO計劃貸款機械」字樣的紅色鐵牌,後來發現礦場內的許多的機具,也都有相同的鐵牌。中美基金係政府運用原美援所衍生之新臺幣資金,用以協助推動國內各項經濟建設及社會發展計畫。國際經濟合作發展委員會於民國56年初核定「中美經濟社會發展基金協助臺灣深部煤層探勘計畫實施辦法」,撥款委請經濟部礦業研究服務組辦理。
經濟部聯合礦業研究所的紅色鐵牌
該計畫旨在協助業者分擔探勘風險,先補助全部計畫工程費的一半,待工程完成由礦方開採時,即將所撥探勘費用轉為貸款,以年息10.08%分為7至10年內攤還。如發現無開採價值而需撤收廢坑時,可免予償還探勘費用。經濟部將礦業研究服務組於民國57年8月改組成立聯合礦業研究所,民國62年7月5日再與同為經濟部所屬的聯合工業研究所和金屬工業研究所等2個機構合併,成立財團法人工業技術研究院。
鏽蝕的設備機具
這些設備應該是由當時的旭裕煤礦所貸款購置的,高大嬸說這些鐵製的機具相當值錢,曾經有小偷開著貨卡及吊車,到礦場內尋找下手的目標,後來被礦主發現,才沒被搬走,她說地底下還有礦,坑內積水抽乾後還能繼續開採,留著這些設備可能有朝一日會用到。
倉庫及宿舍
三榮煤礦礦區號碼台濟採字第3852號、礦業字第2360號,礦場面積123公頃32公畝33公厘,民國46年6月由台灣工礦公司割讓礦業字第1535號,民國52年12月價讓頌恩、宏達兩礦合併成立旭裕煤礦,其中頌恩煤礦的負責人為林丕鴻。
倉庫內部
旭裕煤礦股份有限公司的負責人為楊登賢,資本額1千萬元,民國56年12月開始生產,雖然有申請到中美基金的貸款,但民國60年仍因經營困難而撤收,其公司登記早於民國57年7月9日即已撤銷。旭裕撤收後,由穿山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代管,該公司資本額5百萬元,核准設立日期58年10月16日,民國77年12月10日撤銷。
散落的文件
倉庫的內部棄置許多三榮煤礦的文件,各式各樣的表單,正好撿到一張民國62年5月3日的勞工保險給付申請書,僱主為穿山企業股份有限公司代管旭裕煤礦。旭裕煤礦係於民國62年6月經台北地方法院拍賣,最後才由三榮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承受繼續經營。
不同顏色的帽子代表從事不同的工作
除文件外,也還遺留許多不同顏色的礦工帽,礦場係依照電器工、搬運工、掘進工等不同的工作性質,配戴不同顏色的帽子,以資識別。倉庫的左半部是木板隔間的宿舍,有一些房間現在被當成雞舍,還有來不及搬走的神明,也被棄置在屋內的椅子上,倉庫的後方則已闢建為菜園。
風坑
三榮煤礦的風坑設在倉庫的後方,水泥製的坑口端,連接著數公尺長鐵製圓筒型的風管,裡頭有座大型的壓風扇,其作用在於輸送新鮮的空氣到礦坑內部,與主坑口呈對流的設計,鐵管外面同樣也有經濟部礦業研究所的小鐵牌,菜園裡則棄置一台大型的馬達。
風扇
倉庫宿舍的斜對面有間小型的浴廁,原本不足為奇,特殊的地方在於牆壁上有塊碑,上頭刻著「台灣省煤礦礦工福利委員會贈建礦工浴室 中華民國五十八年十二月廿日」,推算時間是旭裕煤礦經營慘淡的時期,倒閉在即,所以才會連個礦工浴室都需要外界協助贈建。
贈建礦工浴室
三榮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民國46年8月6日核准設立,資本額6千萬元,董事長陳管仲,常務董事林三干,董事張文献、陳子鍾、謝梅枝,監察人劉福堂,常務監察人林陳豔,總經理林三干,經理陳子鍾,礦長顏受土,副礦長楊家丁。從經營名單猜測,陳管仲為林陳豔的父親,而林三干為陳管仲的女婿,林陳豔的丈夫。
贈建礦工浴室碑
後來代表人改為林陳豔,礦場負責人及礦長為張尚智,營業登記項目包括煤礦之開採及煤礦之販賣、焦炭之製煉及販賣、委託營造廠商興建住宅及商業大樓出租出售業務。在標下旭裕煤礦前,三榮煤礦早在民國54年11月即承受和隆煤礦公司在土城的礦場。
三榮煤礦股份有限公司為林陳豔女士家族的關係企業之一,從家族事業的負責人及董監事名單和一些法院相關的判決書來分析,她至少有4名以上的子女,包括林世文、林世谷、林秀枝、林秀華。旗下關係企業更橫跨煤礦、建築、化工、食品、餐飲、石化、氣體、裝潢等行業,公司聯絡地址均設在台北市中山區松江路82號3樓,而且似乎是以新竹化工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當成主要控股的母公司。
蓑衣
三榮煤礦的老闆林陳豔為女性,故礦場又被戲稱為「查某坑」,林陳豔的女兒林秀枝後來也繼任三榮煤礦公司的董事長,頗有一脈相承的意味。不過根據高大嬸的說法,她當年在礦場時,老闆一直都是林陳豔女士的兒子林世文在主持,她並不清楚林陳豔這個人,也不知道她是林世文的母親。
查某空仔
她說「查某坑」並不是指礦場的斜坑,而是指礦場旁邊的一間風月場所。礦工每半個月領一次薪水,有些工人沒將薪水帶回家養妻小,反而投到歡場女子的懷抱,每當家屬等不到米下鍋,到礦場來找人時,便有人說某礦工在查某空仔裡面,久而久之「查某坑」就成了三榮煤礦礦場的代名詞,她說查某空仔迄今還留存著,即粗坑口溪旁的一棟3層樓建築物,但基於隱私不便指出是那一棟。
三榮煤礦附近的住家
林世文現為新竹化工實業及建林工業之董事長,這兩家公司資本總額均超過1億元,為家族事業中最大的公司。胞弟林世谷現為復興煤礦、宏谷實業、長豐氣體、大景建設、懋敦興業等5家公司的董事長。林秀枝現為三榮煤礦、光進實業、光進建設等3家公司的董事長。另有新豐氣體股份有限公司,其董監事名單均為新竹化工實業的法人代表。
一坑下方鄰近馬路的木架
三榮煤礦還有另一處坑口,並不在礦場範圍內,高大嬸指出沿著粗坑口溪旁的馬路,往上游走約2-3百公尺左右的距離,右側山壁有個以木頭搭建的斜架,其上方即是一坑的坑口,往前數公尺有條往上的小徑可前往坑口,仔細觀察地面,仍留有一小截的鐵軌。
坑口前的鐵軌
高大嬸說原斜坑產量變少,所以到這裡探勘著礦,但開採一陣子後,再度枯竭,因此便廢棄不用,又回到本斜坑繼續開採。坑口前方已堆積許多土石,並以鐵柵欄阻隔,坑口貼著「煤礦重地 請勿進入 三榮煤礦啟」的告示。坑內是平巷,再往內有一堵牆,本想繼續深入,但忘了帶手電筒,只好作罷。
三榮煤礦一坑坑口
三榮煤礦屬八分寮煤田,大寮煤系,煤種原料煤,煤層屬下部系統,稍有變化,走向北68度東,傾斜60~83度,厚度平均本層0.45公尺,下層0.25公尺。有主斜坑一坑,又卸一坑,自礦場以卡車運到用戶。產量民國66年15,373公噸,民國67年17,636公噸,民國68年16,798公噸。統計自民國36年開採,至民國84年收坑,中休17年,共開採32年,總產量526,555公噸,年平均16,454公噸。
三榮煤礦一坑內部
林家的這些關係企業都不是上巿上櫃公司,也沒有設立網站,難以查詢公司的經營歷史和狀況,不過在司法院的網站上倒是找到許多有趣的資料,這些關係企業似有不少的勞資糾紛,員工被掛名在不同關係企業任職,而在離職或退休時衍生了工作年資計算的問題,僱主苛扣勞保年資,被依詐欺罪告上法院,以下是在經濟部網站上查得的公司登記的公示資料供參考。
三榮煤礦一坑內部往外拍
依公司設立先後排序,姓名後方的數字為所持有的股數:
三榮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6千萬元,代表人林秀枝,核准設立日期46年8月6日。
0001 董事長 林秀枝 500,000
0002 董事 林世文 1,650,000
0003 董事 林世谷 900,000
0004 監察人 林秀華 506,832
建林工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1億元,代表人林世文,核准設立日期46年10月17日。
0001 董事長 林世文 268,000
0002 董事 林秀枝 119,360
0003 董事 林世谷 217,960
0004 監察人 林秀華 106,000
新竹化工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1億7340萬元,代表人林世文,核准設立日期49年2月15日。
0001 董事長 林世文 1,804
0002 董事 林世谷 35,707
0003 董事 林秀枝 15,770
0004 監察人 林秀華 6,609
新豐氣體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3百萬元,代表人黃耀輝,核准設立日期58年12月01日。
0001 董事長 黃耀輝 新竹化工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19,200
0002 董事 林世文 新竹化工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19,200
0003 董事 林世谷 新竹化工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19,200
0004 監察人 林秀枝 新竹化工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19,200
復興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6千萬元,代表人林世谷,核准設立日期62年8月7日。
0001 董事長 林世谷 3,200
0002 董事 林秀華 4,200
0003 董事 杜宗賢 2,000
0004 監察人 林世文 3,400
宏谷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7千萬元,代表人林世谷,核准設立日期64年01月16日。
0001 董事長 林世谷 1,050
0002 董事 林世文 200
0003 董事 林秀枝 550
0004 監察人 林秀華 500
長豐氣體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300萬,代表人林世谷,核准設立日期73年08月02日。
0001 董事長 林世谷 3,600
0002 董事 林世文 3,600
0003 董事 林秀枝 宏谷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12,000
0004 監察人 林秀華 宏谷實業股份有限公司 12,000
光進實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250萬,代表人林秀枝,核准設立日期73年10月19日。
0001 董事長 林秀枝 0
0002 董事 林秀華 0
0003 董事 黃耀輝 1,200
0004 監察人 林淑真 0
大景建設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1億5百萬,代表人林世谷,核准設立日期74年12月23日。
0001 董事長 林世谷 22,000
0002 董事 黃耀輝 3,000
0003 董事 林秀華 7,000
0004 監察人 林秀枝 10,000
懋敦興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1千萬元,代表人林世谷,核准設立日期75年01月24日。
0001 董事長 林世谷 58,000
0002 董事 黃耀輝 15,000
0003 董事 杜宗煌 2,000
0004 監察人 林世宏 5,000
光進建設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5千萬,代表人林秀枝,核准設立日期 077年04月21日。
0001 董事長 林秀枝 26,000
0002 董事 林世文 1,500
0003 董事 林世谷 3,000
0004 董事 林杜惠貞 4,500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10505瑞芳-三榮煤礦

10 則留言:

http://tw.myblog.yahoo.com/ct4143ct4143 提到...

版大你好..
昨天才去侯洞旅遊看貓.也看到瑞三煤礦的規模.讓我找到小時候很多的回憶.興起我上網找煤礦的文章記錄.拜讀你多篇文後真佩服你寫得這麼仔細.
你這篇三榮煤礦我去過一次.當時我大約幼稚園的時候吧!?
家裡突聞發生災變.我就被長輩帶去.到了現場看大人們忙成一團.我就被晾在一邊自己逛逛.
記憶中看到已救上來但已往生者.在地上排一整排.白布覆蓋著.家眷在旁哭的呼天搶地.
當一整列煤礦車由天車捲上陸面來時.我還好奇攀爬凳上一看.
媽咪啊~^^"
裡面竟是一具黑黑的遺體.嚇的我差點摔下來.
聽長輩說是"出磺"才會死這多人.(好像死掉10多人)
說出來雖然很悲情.但這是我對三榮煤礦唯一的記憶.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感謝您的補充說明,礦場是許多人不可磨滅的記憶,但多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淡忘消失,希望大家能共同來保護這些珍貴的文化資產。

海牛 提到...

該文中旭裕煤礦股份有限公司的負責人為楊登賢
不瞞你說我正是楊家的後代.楊登賢正是我五叔公.
煤礦業確實是北台灣一頁血淚史.包括我父親也是死在礦坑中.還有好多親族也是........
誰叫我們是礦業世家.好在到了我們這世代時候礦業也沒落了.不然還是要繼承家業呢!?
不過我還是很好奇上上一代們是怎樣開疆闢土的.曾經為台灣的經濟努力過.因而家大業大
.
確實礦業曾經養活過好多人.這些歷史這些文化資產沒能留下.確實是遺憾.
歸咎原因可能是往事不堪回首.我的上一輩正是銜接夕陽時分.紛紛結束因而停工歇業.
在我成長的過程也鲜少聽他們再提及當年事蹟.所以越發我的興趣.
而今只有上網找找資料.藉著你的紀錄神遊了.
加油喔!!!^^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謝謝您的鼓勵,從兩篇的留言文字中,能體會到您對這個礦場有著難以割捨的感情.在礦坑探訪過程中,常藉由一些過往歷史片段的人事物,慢慢引起長者們的回憶,之後他們便開始滔滔不絕欲罷不能,內容絕對比這些單純的文字照片更加豐富生動,這些人事物都是寶,一個也不能少.

海牛 提到...

約個時間我帶你去我祖父的礦場巡禮一番.在四腳亭往月眉山的方向.叫"永大煤礦".
雖然在我讀小一的時候結束經營.我還記得地點.
還有剛剛問了我老媽.我老爸是殉職在哪個礦坑.她說在九份的"七號坑".當時我只有三歲.
家父是任礦場的保安一職.在工人還沒入坑時需先詢視坑內安全與否.結果坑內"出磺"兩個保安都沒出來.雙雙殉職.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您願意帶路是再好不過的事,在[關於我自己]裡頭的簡介有我的電子郵件信箱.

江泯哲 提到...

四腳亭三榮煤礦是一個充滿我兒時回憶的地方..
我的祖母(我父親的生母)晚年就在這個礦場上班.
她就住在就在通風口旁的小房子裡.
工作內容是燒熱水給澡堂..供給出礦坑的工人洗澡用.
還有燒開水供礦工帶入坑飲用.
我住在台北.每回假日最期待的就是回四腳亭看阿嬤.
後來因為祖母生病.最後病逝在基隆礦工醫院.
(民國78年左右)
謝謝版大這篇文章..讓我勾起好多回憶..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礦場曾經帶動台灣經濟成長,也是許多人共同的回憶,謝謝您的分享。

匿名 提到...

現在剛好在這一代工作,謝謝版大讓我能對這塊鄉土有新的認識!

Willy Chang 提到...

希望您也能多發掘這個區域的故事,與大家一同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