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3月3日 星期日

1020303瑞芳-永安煤礦、吉慶煤礦、福隆煤礦

永安煤礦、吉慶煤礦與福隆煤礦均是位於瑞芳四腳亭周邊的礦場,永安煤礦於民國69年時曾發生出水災變,搶救時間長達4個多月,造成34名礦工往生。吉慶煤礦現址已被夷平,福隆煤礦收坑後,礦址由礦主孫子經營修車廠,尚殘存一處坑道位於修車廠後方的山壁。

搭乘台鐵區間車於四腳亭車站下車,即可前往礦場,自行開車則行駛台62線萬瑞快速道路,於四腳亭交流道下,沿四腳亭埔路往西,至四腳亭車站即可。
四腳亭車站
四腳亭車站自大正8年(1919)5月5日設四腳亭驛,周邊煤礦產業發達,四腳亭一帶自清朝時即有許多拖籠坑開採,日治初期被劃為海軍預備煤田保留區禁止開採,後來才又開放,計有平和、福隆、瑞和、永福、吉慶、建義、永大、建業、企福、耿德、良福、建業斜坑等礦場的煤礦經由此站向外輸出。
蒸汽火車加水用古井及水塔
隨著礦藏日益枯竭,至民國72年時僅餘平和、福隆、瑞和與吉慶等礦尚有生產,惟產量已大不如前,該年四腳亭改建為水泥磚造站房,同年9月15日起停辦零擔貨運。現今為節省人力成本,車站大廳的售票口已關閉,移往月台上購票搭車。出車站後右轉,一旁還保留著百年古蹟的蒸汽火車加水用的古井及水塔。
吉安宮
位於四腳亭車站旁的吉安宮,主祀天上聖母,副祀神祈包括清水祖師、保儀大夫、觀音菩薩、福德正神、虎爺等。廟宇始建於民國38年,民國65年9月14日拆除重建,改為今日之規模,其中捐獻金額最高伍拾萬元者為蘇耿炎,係以經營礦業起家,與其弟蘇德良合組耿德礦業,經營永福煤礦、大福煤礦及平溪慶和煤礦等,其弟蘇德良後來更當選過基隆巿第6屆巿長。
天上聖母
天上聖母金身據傳是由北港朝天宮請奉分身而來,原本在民宅中供奉,二次大戰末期地方發生瘟疫,造成多人死亡,信徒遂向媽祖祈求平安,光復後為感謝媽祖庇祐,信徒便發起籌建廟宇來加以供奉。相傳媽祖林默娘生於宋太祖建隆元年(960) 農曆3月23日,因此每年當日均舉行聖壽慶典,並恭迎聖母出迎繞境,護祐鄉親。
永樂社
廟左側有康樂台,為迎神賽會時表演場地,右側建築物二樓為圖書室,一樓有神將會館,內供奉關聖帝君,以及數尊神將,旁邊有永樂社,上方牌匾為瑞樂社所贈,內部武英殿供奉西秦王爺,兩側為黑白無常范將軍與謝將軍,西秦王爺為戲曲界的神祇,一般多為亂彈或北管福祿派所供奉。
左為四腳亭車站,右側藍色屋子附近為永安煤礦
永安煤礦位於瑞芳上天里楓子瀨,即發生出水災變的地方,在四腳亭車站東方有一段距離,該處已屯平,現址改建為貨櫃場,本文將主要介紹位在四腳亭車站後站西側鐵柵欄出入口附近,另一處稱為永安煤礦新斜坑的礦場,礦坑距車站僅約150公尺,最近的距離50公尺,曾經敷設18磅的輕軌與之銜接,作為降煤礦之用。
永安煤礦浴室
一開始並非由四腳亭車站方向進入,而是從瑞泰橋往大埔路的中央處,先進到左側土丘旁的菜園內,跟正在施肥的大嬸詢問,她並不清楚永安的情形,於是又轉介找到另一位在工寮內撿菜的大叔,閒聊下得知永安的坑口尚存,但礦場的過往歷史亦不知悉。
礦場建築
詢得坑口位置及礦場建築大致配置後,順著菜園往四腳亭車站方向,下彎至一處竹林內,首先找到一間廢棄紅磚構築的廁所,斜屋頂和門都已毀壞消失,旁邊有一棟礦工浴室,前方設置一堵防浴室春光外洩的遮羞牆,此外尚有數間連棟類似工寮的建築,緊鄰著後方的民宅。
礦場建築內巷道
永安煤礦礦區號碼礦業第1282號,台濟採字第627號,礦場面積43公頃74公畝95公厘。民國36年9月向工礦公司承包採掘,民國42年9月由工礦公司承讓礦業權,民國52年4月改組為永安煤礦公司,董事長蕭萬基,民國54年1月改組由顏惠霖任董事長。之後負責人改為王端嚴,經理余振德,副經理楊坤燦、王火旺,礦長王火旺。
通往坑口台車道
永安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額1百萬元,公司設於台北縣瑞芳鎮上天里楓仔瀨路2號之2,民國52年4月15日核准設立,登記之營業項目為煤礦之開採及其產品之買賣、前項煤產品之製煉化工及其產品之買賣、前各項附屬業務之經營及投資、煤礦同業間之互相保證業務。
坑口上方
雖然竹林內的地形地貌變化很大,但礦場建築大致分佈於兩側,中央有一條不甚明顯的路徑,往東北的方向可至四腳亭車站,往西南方向則有一條較為清晰的斜坡道,通往永安新斜坑,其中的一側紅磚牆尚保存完整。
永安新斜坑牌匾
永安新斜坑的坑口保存相當完整,坑口應是磚造並抹上混凝土,內部以鋼拱支撐故無崩塌,不過坑內積水情況嚴重,無法深入。上方的牌匾僅刻上「永安新斜坑」六字,無落款人及日期,字形也與一般坑口常見的楷書不同,字體既非陰刻也非陽刻,筆劃胖瘦一致,像是電腦刻出來的,字體上原有金漆也有些褪色。
永安新斜坑
由該礦的位置來推斷,可能是台灣之煤礦一書所載原為李建和所屬之瑞和實業社之礦場,該社於民國36年6月與台灣工礦公司永建煤礦訂約承約,同時開鑿斜坑,採取煤炭,於同年11月出煤,民國38年10月歐梅莉颱風來襲,山洪暴發,因礦場緊鄰基隆河,致使全礦遭淹沒,設備盡燬,變成廢坑,經該社重新投資,開拓新斜坑,並請准工礦公司加名為共同礦業權人,繼續掘拓,分採本煤層及下煤層。該社後來又於民國53年在德和坑西方開瑞和本坑,民國54年著煤,即位於現今暖暖運動公園斜後方的某進口車的倉儲場,入口由源遠路方向進入。
坑內積水
永安煤礦曾發生台灣煤礦史上出水災變死亡人數最多的事故,民國69年3月21日上午11時45分,永安煤礦四腳亭楓仔瀨路分坑本層坑之本斜坑右三片底堀進面(距坑口約800公尺),越界在斷層邊緣採掘,因採掘跡未作充分之充填及支撐,致岩盤失去支撐力發生崩塌,大量舊坑水及基隆河河水沖入,水流湍急,迅速淹沒本斜坑三半片及其下部之又斜坑全數巷道。當時正在坑內工作的工人除王淑憲、吳火土等10人幸運自本斜坑中通風道緊急脫逃外,其餘共有34名礦工受困坑底。
永安煤礦楓仔瀨路本層坑附近礦場
事發後政府高層長官多位親臨現場巡視(蔣經國總統視察瑞芳永安煤礦影片連結),礦務局及煤礦公會聞訊,立即調集各礦排水器材,動員改修工及機電工搶救,每日晝夜輪班進行排水,由於坑內落磐不斷抽水不易,加上坑內進水較抽出者為多,水勢持續不斷上升,3月21晚間水漲至距坑口130公尺處,至3月24日竟漲至距坑口僅53.7公尺。後經海軍蛙人在基隆河道進水處填塞沙包截堵,改變河水流向及在宜蘭線鐵路旁之河岸洽請中油公司鑽打2口抽水井,加速排水進度。
礦場緊鄰基隆河
堵住入水口後,抽水才發生效果使水位慢慢下降,4月4日距坑口91.4公尺,4月14日距坑口150.3公尺,4月22日距坑口215公尺,搶救人員於5月10日發現一具僅餘頭骨,身體大部分肌肉消蝕的掘進工俞添登之屍體,他是第一位跑出右三片,又轉回頭呼叫左三片同伴來不及逃出而罹難。積水終於在8月上旬抽乾,共找到33具遺體,另有1人卻深陷坑內遍尋不著,而尋獲33人中之1人,因泡水過久面目全非,無法辨識身分,經徵得2人遺族同意,在坑口上方將2人合葬,分立墓碑供其子孫祭拜。
跨越基隆河河道的宜蘭線鐵路
永安煤礦所產係普通燃料煤,煤層中部系統,最下層厚度0.4公尺,稍有變化,有主斜坑一坑,斜昇一坑,產量民國51年17,353公噸、民國52年15,829公噸、民國53年13,398公噸,統計自民國40年開採至民國70年收坑止,開採31年期間總產量532,004公噸,年平均17,161公噸,公司登記於民國81年8月3日撤銷。
吉慶煤礦附近水池
出四腳亭車站左轉,沿中央路48巷直行,過台62線萬瑞快速道路下方後,岔路口先取左,再右轉接中央路418巷往山上直行,即可抵達吉慶煤礦。該礦收坑後,由於附近山上的墓園整地,舊礦址上方的礦場建築與坑口全被夷平,並堆棄土石,現場已成為小樹林,只在地面上找到2座水泥建造疑似風坑的孔洞,和一處疑似坑木池,該處緊鄰福地,進入樹林中有如鬼打牆一般全無方向感,幸賴助航設備才得以脫身。
疑似吉慶煤礦風坑的排水孔
吉慶煤礦位於瑞芳鎮吉慶里大坑埔地方,礦區號碼礦業字第161號,台濟採字第4090號,礦場面積88公頃31公畝30公厘。原屬台灣工礦公司,民國36年5月開坑試採1年,民國37年5月向工礦公司締結包採契約2年,民國39年7月向工礦公司收買礦業權及設備,民國40年8月由中台礦業公司移轉顏滄海等承受經營。
疑似吉慶煤礦風坑的另一處排水孔
民國45年8月開坑,民國50年1月與吉慶二坑合併成立吉慶煤礦股份有限公司,經營管理階層董事長張來進,副董事長陳呈譔、陳秋[金露],總經理柯博仁,經理蕭萬基、李榮耀,礦長游三通,民國57年10月5日第057050520號吉慶公司解散,改組為和成煤礦公司。民國59年產權移讓變更為大榮煤礦公司,民國65年7月與礦業字第1104號合併分割並將礦業權移轉給吉慶煤礦公司,公司資本總額3百萬元,設於台北縣瑞芳鎮中央路48巷128號,礦場代表人張武雄,礦場負責人柯光雄,礦長王金。
疑似吉慶煤礦坑木池
吉慶煤礦為普通燃料煤,煤層屬中部系統,稍有變化,走向北10度西,傾斜10度~18度,厚度平均最上層0.27公尺,上層0.25公尺,最下層0.35公尺。有主斜坑2坑,又卸1坑,礦場至四腳亭車站1.2公里,使用台車。產量民國51年27,610公噸、民國52年25,485公噸、民國53年48,554公噸,統計自民國38年開採至民國74年收坑,35年期間的總產量743,761公噸,年平均21,250公噸。該公司於民國75年4月2日第075118021號解散。
宏鑫汽車上游的一座水泥橋
出四腳亭車站左轉,沿中央路48巷直行,經台62線萬瑞快速道路下方後,岔路口取右往靈泉禪寺方向直行,過宏鑫汽車修理廠續往上行,來到一座水泥橋旁,附近有幾戶紅磚平房,經向屋內的白髮老太太請教,得知對面曾有一座福隆煤礦的廢棄坑道。
疑似坑口的水泥溝渠
水泥橋對面雜草叢生,菜園也呈荒廢狀態,藤蔓糾纏,老太太好心提醒裡面可能有蛇,讓我舉步維艱,深怕打擾到這些剛冬眠醒來的小生物,直行約數十公尺後即抵達山壁,來回搜尋許久,並未找到坑口,山壁旁僅有一座奇怪的水泥溝渠,蓋在舊坑口的位置。
般若燈
沿月眉路續往上行,道路兩側有靈泉禪寺所設的般若燈,右側隱約有條山徑,順著小徑直行進入竹林內,旁邊有條小溪,根據坑道的分佈圖,附近應該有一座平水坑,往上走了大約兩百公尺左右,雖然在一處陡峭的斜坡附近找到坑口的定位點,卻未發現任何的殘跡。
般若燈旁的風坑
附近又晃了一圈,連個磚頭都沒發現,這才死心繞回月眉路,原本是沿著溪畔走,下山時特別與小溪隔些距離,沒想到這個無心的舉動,竟在靠近路邊時,找到一座紅磚所砌類似煙囟的塔形建築物,已被樹根團團包圍,推測可能是風坑。
宏鑫汽車
回過頭再去找老太太,她的孫女看著我來來去去,在一旁親切的打招呼,想跟老太太再多套一些關於福隆煤礦的資訊,可是她也記不清楚,不過倒是指引出一條線索,修車廠的老闆是礦主的孫子,在無計可施的狀況下,來到宏鑫汽車的門口。
宏鑫汽車水泥橋上的鐵軌
宏鑫汽車在溪的另一側,大門敞開,門口有座看起來再普通不過的水泥橋,然而橋上竟有運煤台車的鐵軌,此一發現令人振奮,修車廠內放送著收音機傳來的音樂,然而主人卻不在家,喊了好幾聲都沒回應,只好冒著私闖民宅的風險,從左側的小徑朝山上走去。
福隆煤礦事務所
一條被鏈條綁著的大狗,盡責的朝我狂吠,道路兩旁堆放許多的汽車零件,繞到上方有一片空地和一些建築物,左側有條往山上的泥土小徑,續行約十多公尺遇到轉彎,左側山壁隱約見到一座坑道,近看果然就是尋覓多時福隆煤礦的坑口。
福隆煤礦坑口
坑口無牌匾或任何石砌磚牆的構造,石壁因風化看起來有點鬆軟,地上堆積一些上方落下的土石,洞口石壁隱約可見到煤層,坑口低矮,彎腰蹲低姿勢勉強可進入,坑道長約十多公尺,底部積水無法再深入。
福隆煤礦坑口由內向外望
福隆煤礦礦區號碼礦業字第1536號,台濟採字第1051號,礦場面積56公頃6公畝3公厘,民國40年11月開鑿礦業字第574號礦區最下層斜坑,民國41年4月由工礦公司讓受第574之一部分與永大坑等共同承受,民國50年10月開採鄰接礦業字第128號礦區一部分最下層,與永安坑承讓契約成立,民國51年為開採鄰接礦業字第1537號礦區之一部分最下層經瑞和分坑同意成立開採契約。
福隆煤礦坑內
福隆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資本總額780萬元,公司地址台北縣瑞芳鎮中央路4段49巷6號,最初經營者為顏棟才,然而顏棟才經營福隆煤礦至民國56年因可採量盡而撤收,期間礦場可能經營權移轉,民國68年調查時公司負責人已變更為張武雄,礦場負責人及礦長皆為王金,公司於民國75年4月28日第075153113號解散。
坑內底部積水
福隆煤礦煤層屬中部系統,開採最下層厚度0.4公尺,較有變化,有主斜坑一坑,產量民國51年15,925公噸,民國52年13,266公噸,民國53年11,324公噸,統計自民國37年開採至民國74年收坑,中休5年,開採23年期間產量344,012公噸,年平均14,957公噸。降煤自礦場至四腳亭車站1.8公里,使用台車。
福隆煤礦風坑口
出坑口後回到下方的修車廠,遇到廠長張先生,證實此礦最後確由其祖父張朝芳所經營,收坑後利用礦場土地當修車廠,上方空地旁的其中一棟屋子為福隆煤礦事務所,修車廠旁還有一座風坑,水泥圓型內牆被坑內鏽水染成橘色,他說坑內積水太多時,會由此坑滿溢出來。
福隆煤礦風坑口內部
從四腳亭沿著月眉路往基隆方向,資料上顯示有數家礦場,不過因為公墓的闢建,地形變化幅度頗大,加以附近居民紛紛搬遷,熟悉當地礦史的耆老難尋,增添尋礦時的挫折感,尤其在找尋吉慶煤礦時,在福地內來回穿梭一下午,心裡感覺毛毛的,而福隆煤礦附近又有永大煤礦,兩礦之間的關係及礦場區分為何,迄今亦難以分辨,這些只有留待以後有機會再慢慢釐清。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20303瑞芳-永安煤礦、吉慶煤礦、福隆煤礦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