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8日 星期日

1010408三峽-裕峰煤礦(海山二坑、忠義煤礦)、湊合煤礦(同益煤礦、海山三坑)

忠義煤礦與湊合煤礦比鄰,落在三峽湊合橋附近,但訂這一篇的題目有點傷腦筋,不知該如何分類才好,根據台灣鑛業史將海山二坑與忠義及裕峰視為同一礦,而三峽鎮志將海山三坑與湊合及同益歸為同一礦,但礦物局的國土礦業資料卻將海山二坑本坑坑口歸為湊合煤礦,讓這個故事很難講下去,只好分類以書上說的為主,實際的坑道名稱還是採用礦物局的資料。

三峽煤田由新店溪西岸開始向西方延長至三峽大溪間之縣界附近,綿延長達18公里,位於新北巿三峽區的白雞三山,包括白雞山、雞罩山、鹿窟尖山則位在其中,忠義煤礦與湊合煤礦兩礦場相鄰,落在鹿窟尖山的西南隅。湊合煤礦與忠義煤礦總共來探勘過兩次,第一次僅找到忠義煤礦的礦場建築物和宿舍,第二次才發現湊合煤礦位於山谷中的礦坑群。
醒心橋
前往湊合煤礦與忠義煤礦,可在三峽車站搭乘台北客運807路公車,三峽開往熊空,班次相當稀少,搭公車最好先確認時刻表,一旦錯過得等2至3小時以上,下車地點在醒心橋頭,過橋後大豹溪對岸即是礦場所在。自行開車則由三峽往滿月圓方向,行駛台7乙線至湊合橋,過橋後左轉至福德宮即抵達礦場。
福德宮
醒心橋原為連結大豹溪兩岸的重要橋樑,始建於民國52年1月,並使用迄今,橋名及日期係由開國元勛也是著名的書法家于右任所署,之所以能夠請到黨國大老為此橋題字,當然與海山二坑當時的老闆黃欉有關,容後再述。
舊吊橋橋橔
有則關於于右任的軼事,順便在此提出來分享。這則故事有2個版本,但結果是相同的,于右任有回看到人家隨地小便,於是便提筆寫下「不可隨處小便」公告張貼,有識貨的人發現是于右任的墨寶,便偷偷的撕下來,帶回去收藏,不過由於內容俗而不雅,但于右任的草書字字可分離,因此將這些字拆解重組成「小處不可隨便」,而成就一段佳話。
忠義煤礦的入口
另一版本是有一人酷愛于右任之書法,而數次相請于右任賜字,但于右任繁忙而一直沒寫,有次聚會這個人又來糾纏求字,于因無法拒絕,而寫下「不可隨處小便」,而藉機讓求字的人尷尬。不過這個人回去後,也是將這些字拆解重組成「小處不可隨便」,讓罵人的話成為醒世的警語。
礦場建築
醒心橋頭有座可能是早年吊橋的舊橋頭,只剩下ㄇ字型的框架,旁邊還有間福德宮。醒心橋頭的後方有條明顯的岔路,可以爬上道路旁的水泥駁坎,此處便是忠義煤礦的入口,外觀幾乎已被樹林全數淹沒,馬路上僅隱約可見數棟水泥建築在山壁上。
煤斗建築
進到樹林內後,是一連串兩層樓高的水泥構建的煤斗建築,錐形的落煤口在煤斗底部,根據查得的資料顯示,此處應該有個坑口,不過搜尋的結果一無所獲。在煤斗建築的旁邊,有一大片依山勢而建的礦工宿舍群,座落在山裡頭相當壯觀。
礦場建築
水泥結構長條型的礦工宿舍,內部左右各半,再以木板隔成數個小房間,每個房間有獨立的窗戶與門,房間內部為高架木板的通鋪,一間即為一戶。周邊還有浴室和廁所等相關設施,規模龐大,這些房屋下方的土石因年久失修,有些已經遭到掏空,看起來很危險。
礦場宿舍
忠義煤礦最初稱為海山二坑,礦區號碼為礦業字第049號,台濟採字第1799號,礦場面積674公頃70公畝35公厘,台陽礦業股份有限公司所有,經營者為黃欉,著名的行天宮三宮(民權東路松江路口的本宮、北投忠義廟及三峽白雞的行修宮)皆由黃欉所建,而其牌匾均于右任所題。
廁所
海山二坑昭和19年(1944)5月17日企業,36年10月開鑿新一坑,40年6月大切坑開始企業,43年5月開設分坑礦場,46年10月本坑開設斜坑。後來更名為忠義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核准設立日期民國61年11月18日,資本總額3千萬元,經營採煤買賣及前項有關事業之經營及投資,其經營者為陳天賜,公司設在新北市三峽區圳頭里90號,該公司於民國79年8月8日解散。
礦場宿舍
忠義煤礦後來移轉給成立於民國68年5月1日的裕峰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該公司經營煤礦開採及有關礦產物之買賣與有關進出口貿易業務,資本額1千1百萬,經營人為陳榮上,民國92年10月2日解散(97年8月25日經授中字第0973293400號),登記之監察人為莊淑惠。
宿舍內部一隅
忠義煤礦屬普通燃料煤,中部系統稍有變化,民國40年間開採石底層之本層,煤厚平均60公分,走向北70度東,傾南25至30度,民國50年間開採下層,厚度60公分,有主斜坑三坑,礦場至鶯歌車站12公里,使用卡車。海山二坑煤礦產量民國51年63,855公噸,民國52年60912公噸,民國53年67877公噸,統計自民國35年至民國77年收坑,43年總產量2,084,441公噸,年平均48,475公噸中休兩年。
通往湊合煤礦的道路
由忠義煤礦宿舍群的水平位置朝北步行,穿越竹林後,接到產業道路的轉彎處,左下方便回到醒心橋,但如直行穿過另一片竹林,又可以找到數棟的礦場建築群。這裡的建築群便比較多變化,除了有少部分的宿舍外,還可以找到2層樓高的天車間,3層樓高的礦場事務所等。由於這兩邊的建築群只相隔一條產業道路,所以一開始以為這裡的建築物與先前的宿舍群為同一礦場所有。
天車間
後來查詢過資料後,才發覺這兩邊似乎分屬不同礦場,由於當時並無在地人可供諮詢,因此無從得知是否為同一礦場,或是原本分屬不同礦場,但最後結合為同一家礦場,如果有在地的網友看到這篇,或許可以協助釐清存在我心中的疑惑。
相連的礦場建築
大正7年(1918)關西人范姜羅騎白馬開採湊合煤礦,出任湊合炭礦公司理事長,係三峽煤礦開採之先驅,但他當初開採的地點,不得而知,是否與此處所提的民國64年後才出現的湊合煤礦相同,沒有太多的佐證,台灣鑛業史將同益煤礦、海山三坑及湊合煤礦分列,而三峽鎮志則將這三礦視為同一礦,先予敘明,此處歷史以三峽鎮志所載為主,產量採用台灣鑛業史所載內容。
湊合煤礦事務所
進到這些廢棄的舊礦場建築物內探勘,著實需要點勇氣,尤其是礦工宿舍,原本應該是明亮的內部空間,但是室外已長滿蔽天的雜木林,使得光線無法透入,即使在大白天仍呈現昏黃陰暗,尤其這些建築貼著山壁而建,溼氣特別的重,空氣中瀰漫著一股酸腐的味道,而空蕩的事務所倒是其中的例外。
湊合煤礦事務所三樓頂
天車間與事務所兩棟建築物的二樓是以空中走廊是相連的,內部已空無一物,爬到事務所三樓的露天頂樓平台,此處的視野極佳,大豹溪對岸馬路上的車子看得一清二楚,而其後方則是鹿窟尖山向內凹的一處山谷。
礦坑位置所在的山谷
事務所後面有幾個小房間,也有磚砌的灶台和放瓦斯爐及瓦斯桶的廚房,往右的小通道通往另一棟紅磚建築物,看起來像是員工宿舍,每次探頭進這些房間,都很擔心會看到什麼不該看的,幸好都沒有發生,不過有一兩處比較清爽乾燥的房間,則見到似乎曾有人短暫停留的痕跡。
靠近馬路旁的礦場建築
在這幾棟建築中進行小規模的探查,始終未發現到礦坑的位置,於是開始放大搜尋的範圍,在事務所二、三樓右後方似乎各有條小徑,通往鹿窟尖的山谷,二樓後方的路似以固定的寬度和坡度開闢,小徑的左下方是接近垂直的懸崖,下方深隧山谷中的小溪已經乾涸。
海山二坑本坑入口
小徑步行數分鐘後,右方山壁出現一些石砌的駁坎,之後又見到右方山壁上頭有一股小涓不斷的向下流,小徑最後上抵一處山間的小平台,此處見到一間紅磚建築物,而旁邊便應是圖上標的海山二坑本坑的入口。
坑道內部1
坑道口一塊告示牌寫著炸藥庫,閒人進入,坑道內滿是積水,方才所見的水流便是由坑道內流出,見積水不深,便進入一探,入口左側有間以鐵板門封住的房間,再繼續往前深入又是另一道鐵板門,不過已經被打開,下方還有水泥黏住的鐵軌。坑道內保存尚稱良好,崩塌的情形不嚴重,應該可以繼續再深入,不過前方坑道視野迷濛,空氣通風不良,不敢再繼續冒險深入。
坑道內部2
回到坑口,往左側循著平台旁的小徑直行,這條路徑便較狹窄,而且有一些起伏,最後回到了事務所的三樓後方,綜合判斷的結果,這兩條路徑應是人車分道的設計,二樓後方的小徑是礦車走的台車道,而三樓後方的小徑則是供礦工行走。
已毁損的木造建築
雖然找到了海山二坑本坑,本想打道回府,但心中的疑慮仍未消除,圖上似乎還有數個坑道口,就在不遠的地方,因此決定再回到海山二坑本坑,然後繼續朝山裡方向前進,先爬上一處斜坡,雖然經過歲月的摧殘,但仍看的出來斜坡相當的平整,應該也曾鋪設軌道,供礦車行駛。爬上斜坡後,左側有處小平台,上方是一棟已毀壞廢棄的木造建築,見不到屋脊和樑柱,僅殘存許多的木頭棄置地上,從作用上來看,猜測可能是天車間。
下層一坑
過木造建築物後有條小岔路,取左側沿溪谷旁的小徑續行,右側的山壁又陸續發現到地圖上標示的下層一坑,坑口已封閉,僅留下方一個小洞供出入,為了要探察內部情形,僅能採用狗爬式進入,內部土石坍塌情形嚴重,土石黏滑,無法再繼續深入。
內部已坍塌
海山三坑(同益煤礦)礦區號碼礦業字第13號,台濟採字第1800號,昭和12年(1937)4月由原礦業權人顏烏番等承受礦權開採至今,顏烏番原先在基隆山本義信所經營之礦坑初習煤礦事業,後因與山本義信合股之股東希望排除股東山本義信,遂與山本義信識,成為日後合作經營煤礦事業的伙伴。
礦場建築
發覺這條路愈走愈有趣,山裡頭似乎給了不少的驚喜,留下許多的坑口遺跡,不久又看到一座水泥磚造建築物,下方有條排水溝,不知其作用為何,旁邊還有一座二坑,原本被周邊的雜木給覆蓋,第一次經過未注意到,回程靠近察看建築物的構造時,才發現到它的存在,坑口一樣被封住,無路可進,下方堆了不少的土石。
二坑
同益煤礦礦權人包括徐水乞等3名,礦區面積224公頃69公畝1公厘,民國64年以後改登記為湊合煤礦有限公司,資本總額100萬元,該公司核准日期為民國64年2月1日,經營者為劉明,業務內容包括開採煤礦,各種煤炭之買賣,有關前項業務之投資等。
排水溝
煤層中部系統,頗有變化,民國40年間開採石底層之中、下兩煤層,煤厚各平均40公分,走向北28度東,傾南30至40度,民國50年代開採下層厚度0.5公尺。煤種中粘結原料煤,有主斜坑一坑,又斜坑一坑,本礦以水平坑及斜坑採煤,礦場至鶯歌車站14公里,使用卡車。
風坑建築
過二坑不久,眼前的樹林突然出現一堵高牆,約有3層樓高,等靠近一看,才確認是座挑高的水泥建築物,深山裡頭跑出這麼一棟怪異的建築物,感覺有點奇怪,進到內部才知道其作用原來是風坑,兩個挑高的房間內各有1座圓形的風坑。
兩座巨大的風坑
坑口以圓形的鐵板封住,風坑的作用在提供礦坑內的空氣對流,將污濁的空氣排出,確保坑內有新鮮的空氣,避免礦工在工作時受到坑內毒氣的侵害而發生工安事件。過風坑再往上,另外還有一棟小建築物,內有兩個房間,可能是提供給看守風坑的工人休息室吧。
風坑上方的建築
同益煤礦的產量,統計民國35年開採至民國54年收坑共20年,總產量213,480公噸,年平均10,674公噸。至於海山三坑煤礦統計民國37年開採至民國61年收坑,中休7年,開採18年總產量69,884公噸,年平均5,495公噸。湊合煤礦民國62年開採至民國71年收坑,期間10年總產量93,779公噸,年平均9,377公噸。
小瀑布
出鹿窟尖山山谷後,回到產業道路上,地圖標示的海山二坑已經找到,海山三坑的位置看似標示在山谷的北面,也在不遠處,沿著馬路朝北往三峽方向步行,右側的山壁上頭有數棟已廢棄的紅磚屋,攀爬上去察看結果,並未找到跟礦場相關的建築。
海山三坑
續行約2-3百公尺後,路邊的山壁有個小洞,內有清水源源不絕的流出,彎腰進到洞穴,似乎頗深,依位置判斷,應該就是地圖上的海山三坑,由於上方的岩層走向傾斜約45度,坑道上方也是斜斜的,所以走起路來除了彎腰外,身體也得歪向左側。
海山三坑內部
坑道深入約十公尺後便遇到土石坍塌,清水係由底下石縫間流出,雖然往前無路,向上倒是有些發展空間,掉落的岩塊清出了一條通道,不過恐怕得用匍伏前進的方式才能往上爬,但還得預防隨時可能滑落的岩塊,實在不值得冒險。
坍塌的落石
裕峰煤礦的坑口除本篇介紹的以外,另外在白雞附近也有許多的坑口,所以有關本篇提到的一些礦場的人事物,曾經在990616三峽-海山一坑煤礦、行修宮、忠義煤礦、裕峰煤礦、白雞山、雞罩山、鹿窟尖有介紹過,便不再贅述,有興趣的讀者可以進一步參考。三峽與基隆、汐止、平溪一樣,曾是著名的煤鄉,只不過礦場很少出現在官方的觀光導覽指南上。煤礦是早期三峽地區的重要經濟產物,只可惜這些礦場歇業後,並未獲得良好的保存,任其在山林中逐漸荒廢毁壞,相當的可惜。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10408三峽-裕峰煤礦(海山二坑、忠義煤礦)、湊合煤礦(同益煤礦、海山三坑)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寫的真詳細,像是回到20幾年前的現況,很難想像當時後的盛況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雖然無法親眼見證當時的盛況,但現有的設施卻可以好好保存,給子孫留下一些回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