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9日 星期六

1031129內湖-福田煤礦(源美煤礦)、太陽堂

福田煤礦位於台北市內湖區新坡尾地方內湖路三段60巷內,前身為源美煤礦,該礦自日治時期明治38年(1905)1月即設權,不同時期曾有陂內炭坑、坡內炭礦、湖山炭礦、蓬萊炭礦等礦山名稱,開採期間甚久,民國71年3月25日發生瓦斯突出災變,造成13名礦工死亡,35人輕重傷,之後隔年即收坑。

九合一大選當日,投完票後上網搜尋有關內湖福田煤礦的資訊,從舊地形圖與現況的衛星地圖比較結果,發現礦場已改建為公寓大樓,因此心中預期礦場遺跡大概所剩無幾,礦場範圍在內湖碧山路與內湖路三段60巷所涵蓋的三角形地界內,森之林社區大樓的角落裡。周邊的小巷內仍有數戶在地人居住的平房,其中一戶養狗的老太太是地主。

碧山福德宮活動中心

老太太指出該礦明治時期便已開採,但對礦場卻持負面的態度,不願任何人再提起或記錄與該礦有關的過往歷史,即便已滅失之舊坑亦不願透露位置,似乎在她的心中有一段傷痛的往事,不想再有任何人去碰觸這個傷口,經再三解釋溝通無效只好放棄,幸好附近另有一位較和善的謝老太太,指出礦場相關建築及坑口大致位置,不過她對於礦場的歷史較不清楚。

碧山福德宮

源美煤礦礦區號碼礦業字第309號,日治時期礦區號碼原礦字第623號,明治38年1月設權,範圍新里族庄十四份陂內,礦區面積大正元年38,000坪,大正3年增為92,949坪,大正4年減為65,391坪,大正9年減為56,691坪,大正12年以後為65,966坪。鑛業人大正元年至大正5年宋聰景、王添,大正6年宋聰景、王氏娥,大正7年至昭和3年宋聰景、宋聰睿,昭和4年至昭和12年日東鑛業株式會社,昭和13年陳復禮、李蔚然、王國良,昭和14年至昭和17年林熊徵,昭和17年代理人張國清。鑛山名大正9年至昭和2年陂內炭坑,昭和9年至昭和10年坡內炭礦,昭和13年湖山炭礦,昭和14年至昭和17年蓬萊炭礦。

礦場周邊已改建為大樓

產量大正元年338,000斤、大正3年、603,000斤、大正4年5,086,000斤、大正6年1,423,000斤、大正7年1,430,000斤、大正8年4,890,000斤、大正9年5,284,750斤、大正10年1,200,000斤、大正11年312,000斤、大正12年230,000斤、大正13年1,046,680斤、大正14年1,490,100斤、大正15年3,466,400斤、昭和2年與宋聰睿、宋金木之1606號勝源炭坑合併稼行,昭和3年與日東鑛業株式會社之1606號勝源炭坑合併稼行。

福田煤礦礦場

林熊徵為板橋林本源家族的後人,生於光緒14年(1888)年11月15日,曾任林本源製糖株式會社社長、林本源總事務所總辦、臺灣日日新報監查役、中日銀行取締役、新高銀行盛查役、九州製鐵株式會社取締役、護謨株式會社監查役、臺陽炭鑛株式會社取締役、臺灣紡織株式會社監查役、華南銀行總理、臺灣製鹽株式會社取締役、臺灣煉瓦株式會社取締役、臺灣建物株式會社取締役、日本拓殖株式會社取締役、南洋倉庫株式會社取締役、臺北州協議會員、大永興業株式會社長、府評議會員。勳四等、臺灣紳章授與。

福田煤礦堆煤場

年度面積產量鑛山名鑛業人
大正元年38,000坪338,000斤宋聰景、王添
大正3年92,949坪603,000斤宋聰景、王添
大正4年65,391坪5,086,000斤宋聰景、王添
大正5年65,391坪宋聰景、王添
大正6年65,391坪1,423,000斤宋聰景、王氏娥
大正7年65,391坪1,430,000斤宋聰景、宋聰睿
大正8年65,391坪4,890,000斤宋聰景、宋聰睿
大正9年56,691坪5,284,750斤陂內炭坑宋聰景、宋聰睿
大正10年56,691坪1,200,000斤陂內炭坑宋聰景、宋聰睿
大正11年56,691坪312,000斤陂內炭坑宋聰景、宋聰睿
大正12年65,966坪230,000斤陂內炭坑宋聰景、宋聰睿
大正13年65,966坪1,046,680斤陂內炭坑宋聰景、宋聰睿
大正14年65,966坪1,490,100斤陂內炭坑宋聰景、宋聰睿
大正15年65,966坪3,466,400斤陂內炭坑宋聰景、宋聰睿
昭和2年65,966坪1606號合併稼行(宋聰睿、宋金木之勝源炭坑)陂內炭坑宋聰景、宋聰睿
昭和3年65,966坪1606號合併稼行(日東鑛業株式會社之勝源炭坑)宋聰景、宋聰睿
昭和4年65,966坪日東鑛業株式會社
昭和5年65,966坪日東鑛業株式會社
昭和6年65,966坪日東鑛業株式會社
昭和7年65,966坪日東鑛業株式會社
昭和8年65,966坪日東鑛業株式會社
昭和9年65,966坪坡內炭礦日東鑛業株式會社
昭和10年65,966坪坡內炭礦日東鑛業株式會社
昭和11年65,966坪日東鑛業株式會社
昭和12年65,966坪日東鑛業株式會社
昭和13年65,966坪湖山炭礦陳復禮、李蔚然、王國良
昭和14年65,966坪蓬萊炭礦林熊徵
昭和15年65,966坪蓬萊炭礦林熊徵
昭和16年65,966坪蓬萊炭礦林熊徵
昭和17年65,966坪蓬萊炭礦林熊徵代理人張國清

礦場建築

戰後源美煤礦民國47年臺濟採字第1396號,礦區面積151公頃42公畝64公厘,礦權人蘇水秀、蘇英源。民國49年臺濟採字第1960號,礦區面積229公頃86公畝58公厘,礦權人蘇水秀。民國56年臺濟採字第2879號,礦區面積328公頃13公畝97公厘,礦權人為源美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源美煤礦民國46年3月開工,民國47年元月著煤開始產煤,民國51年12月完成又卸工程。煤層下部系統,稍有變化,中層厚度40公分,本層厚度50公分。中粘結原料煤。有主斜坑一坑,又斜坑一坑,降煤方式自礦場以卡車運往5.5公里外的南港車站。源美煤礦後由福田煤礦接手經營。

捲揚機房遺址

福田礦業股份有限公司登記地址臺北市內湖區碧山路7巷9號,核准設立日期民國61年10月13日,資本額390萬元,所營事業項目煤礦之開採事項、煤產品之加工及國內外之運銷事項、與前二項有關業務及其他工礦企業之投資。公司登記民國102年12月11日府產業商字第10231161500號廢止,監察人潘王月娥。

坑口在左下方

民國71年3月25日福田煤礦發生瓦斯突出災變,造成13名礦工身亡及35受到輕重傷。根據臺灣省議會第七屆第一次大會建字第3601號李議員玉泉等擬具臺北市內湖區福田煤礦災變勘查報告書所述,本案辦理情形如次:
一、本次福田煤礦瓦斯突出災變,經本府建設廳礦務局邀集經濟部礦業司、工業研究院礦業研究所、臺北市工礦檢查所、煤礦公會等有關單位調查研判結果,其災變直接原因,係該礦本層石門切岩坑道掘進面接近蓄藏高壓瓦斯之煤層地質區域,受掘進面爆破時之震動,岩壁破裂,高壓瓦斯夾雜大量煤炭瞬間噴出,作業人員不及逃避,紛紛被煤炭埋沒,或吸入大量瓦斯,造成十三人死亡,三十人受傷之慘劇,災變發生後即由礦務局會同礦方積極搶救,並督促礦方清理災變發生地點,目前已經全部清理完畢。

舊坑口被埋平在芭蕉樹附近

二、該礦於去(七十)年八月改組易主後,即依規定重新遴用朱英雄為礦場負責人,林國雄為礦場安全主管兼安全管理員,王兩傳、郭漢溪為坑內安全督察員。災變發生時,王兩傳、郭漢溪及坑內監督張蒼生均尚在坑內,其中郭、張二員已當場罹災死亡,王員則受傷,安全主管林國雄則於災變發生前二天因病尚住院治療中,由礦場負責人朱英雄代理,朱員於獲知災變發生後,立即率領機電工及其他人員入坑搶救,並非該礦未選任各種安全管理員。
三、福田煤礦發生瓦斯突出災變,據調查研判,係在於本層八片切岩坑道掘進而接近著煤時,礦場負責人及有關安全管理人員疏於採取著煤前防止瓦斯突出措施,經由作業人員依照一般作業程序工作,致因掘進面發爆震動導致瓦斯突出,因此,本次災變責任,應由礦方負責人及安全管理人員負責。該礦礦場負責人查有違反礦場安全法第十條第二項之嫌,已移請司法機關偵辦外,並由礦務局依礦場安全法臺灣省煤礦施行細則第二三七條規定函請礦業權者予以調職處分,該另行依法選任礦場負責人,安全主管兼瓦斯突出專責管理員林國雄依法予以調職處分,坑內安全督察員郭漢溪負責本層八片切岩坑道掘進監督工作疏於採取防範,應負最大之過失,然該員因本次災道掘進監督工作疏於採取防範變死亡,其責任擬予免議。
四、礦務局依法作礦場安全監督檢查,平時必須靠礦場安全管理人員,推行自動安全檢查以確保安全。

舊坑口排出之鏽水

災變發生後的隔年,福年煤礦便收坑,統計自民國47年開採至民國72年收坑,中休4年,開採22年,總產量585,000公噸,年平均26,590公噸。福田煤礦災變後收坑,內湖地區煤礦業也因此吹熄燈號,災變造成重大傷亡,或許是那位老太太極不願意回想起的往事,希望它從此深埋地底的原因吧。

太陽堂山門

太陽堂位在碧山路入口處,主祀太陽星君,配祀太陰星君,太陽在前,太陰在後(太陽正後方陰暗小室中,必須入內祭拜),左右分是太陽(關公形象)及太陰星君,另配祀九曜星君、東西南北斗星君、雷神、二十八星宿、玄天上帝、九天玄女等神祈。原廟址在松山下陂頭(今五常街尾),大正13年時道士李水來,與兒子媳婦一家人住在民生西路,並在自宅內供奉太陽星君為家神。昭和4年時遷至五常街尾,正式建廟於現松山機場內,供信徒參拜,皇民化運動時被強制拆除,李水來單獨面見日本台北州知事,稱是信仰太陽神(日國旗),才破例於昭和10年遷到內湖現址並重建完成。

太陽堂

事後回想起來,因為午後一次無心的造訪,卻不小心攪亂老太太平靜多年的心靈,覺得對不起那位老太太,或許以後要多做些功課,避免傷了別人而不自知。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