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6日 星期日

1020106士林-天惠煤礦、明山煤礦、福德煤礦

天惠煤礦、明山煤礦及福德煤礦係位於台北巿士林區外雙溪劍南路兩側的礦場,天惠煤礦經營者為洪天水,明山煤礦負責人為葉春,福德煤礦老闆為張新財,三家礦場皆開發至善國中後方,大崙尾山西麓的煤礦。

欲前往天惠煤礦,可搭乘首都客運255路台北往雙溪、小18路劍潭往聖人瀑布、小19路劍潭往平等里、巿民小巴1路劍潭往風櫃嘴、棕13雙溪往捷運大直站等路線公車,於至善國中站下車即可,天惠煤礦位於劍南路100巷,而明山煤礦位於劍南路101巷。
故宮
原本此行安排帶小羊前往風櫃嘴,出門時平地放晴,然而車行至萬溪產業道路天空開始飄起毛毛雨,抵達風櫃嘴雨勢大且無停歇的跡像,不得已只好折返,改採雨天備案,到劍南路附近隨意閒逛,雖然知道附近有煤礦,但一開始並未抱太大的期望。
至善國中
至善國中成立於民國57年,當時係為加速推動實施9年國民義務教育,而由陽明山管理局所規劃,初創時命名為兼善國民中學,後在老蔣總統召見陽明山管理局潘其武局長垂詢學校興建情形時,特賜名為至善國中,係取自大學首章:「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壽星宮與福壽祠
至善國中對面有兩間小型的廟宇,右側為壽星宮,內部供奉三尊福德正神,廟上方為雙龍搶珠的雕塑,始建年月不詳,廟內有一塊刻有民國53年改建的大理石碑。隔壁福壽祠則是間陰廟,其屋簷竟也往上翹但少了龍形的雕塑,內部供奉田頭陰公與蕭公什姓的牌位,此類陰廟通常是供奉無人埋葬或奉祀的無主骨骸。
運煤道
壽星宮正對面,在至善國中右側圍牆旁有條小巷子,曾是天惠煤礦的運煤道路,上頭鋪設鐵軌專供運煤台車行走,礦場由此路接至善路再對外運輸,送往士林火車站集散,礦場停工後運煤軌道改建為一般道路,路幅狹窄,僅適合行人或機車通行,如非附近住戶告知,現場已看不出當時的用途。
天惠煤礦就在那裡
運煤道沿外雙溪畔鋪設,由至善國中右側繞到後方,接至善橋到彼岸,立於橋上往下游方向看,天惠煤礦與至善國中操場中間隔著湍急之外雙溪,天惠煤礦坑口前方的作業區域相當狹窄,礦車一離開坑口後得立即轉彎,否則即落入溪底。
至善橋
至善橋為民國70年2月重建之鋼筋水泥新橋,舊橋在溪旁尚餘有石砌護岸。橋下的外雙溪為淡水河之支流,上游稱為內雙溪,發源於擎天崗附近,在中社路與至善路附近與菁礜溪會合後,始稱為外雙溪。其下游在新建司法官宿舍附近與磺溪匯流,過雙溪橋後即匯入基隆河。
天惠煤礦事務所
至善橋另一端為劍南路100巷,天惠煤礦事務所現址改建為民宅,適逢屋主在家,經打聽得知天惠煤礦的坑口即位於其屋後方,以及該礦的老闆為洪天水,土地為屋主所有,租給礦場開礦等重要資訊。徵得屋主同意後,經由其屋右側的一條小徑進入到礦場。
礦場建築
事務所後方有棟紅磚造的礦場建築,屋頂覆蓋著石棉瓦,旁邊還有間蹲式廁所,由於該屋建在外雙溪行水區旁,建築物的基礎有些下滑造成牆面龜裂,不僅屋子不穩,就連通往礦坑的這條小路也是岌岌可危。
天惠煤礦坑口旁的建物
續往前行,越過一處類似石砌的溝渠,前方是棟蓋在行水區上方的房屋,建築物前方已被土石掩埋一半,建築物僅有三面牆,另一面為岩壁,下方有一部分懸空於外雙溪之上,屋內牆面有許多木製的格子,可能是用來放置礦工入坑用的器材。
天惠煤礦置物櫃
過此棟建築物後已無路,折返時才赫然發現,原來剛才所經過石砌溝渠,竟然就是天惠煤礦的坑口,由於其外觀已大半被土石所掩蓋,但尚可由殘餘的石砌圓拱辨識出來。坑口無牌匾,坑道直接朝岩壁開鑿,因此特別堅固,據說封坑後才炸掉坑道,因此目前坑內已塌陷。
天惠煤礦坑口
天惠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額450萬元,民國53年11月3日核准設立,登記之營業項目為煤礦開採及煤炭販賣業務、煉焦及焦煤販賣業務、前各項有關事業之經營及投資。自民國55年開採,至民國75年收坑,共21年,總產量321,573公噸,年平均15,313公噸。
天惠煤礦坑內
天惠煤礦之經營階層包括董事長洪天水,常務董事洪愛珠,董事洪游蘭、洪振宗、游敬庭,監察人洪玉英,經理呂震邦,礦長游敬庭。民國68年調查時之代表人為張炎枝,礦場負責人吳明清,礦長林居萬。民國77年8月22日建一字第44791號撤銷公司登記,最後登記之監察人為王炳其、江榮金、黎阿留。
水圳?
此地尚遺有一座水圳,建於岩壁之上,取水處估計在上游不遠處。見到此水圳,再看到前方亭園式建築,突然間回想起多年前發生在外雙溪的往事,即在此地下游處,當時初入職場,遇到有人檢舉某民宅違建,佔用外雙溪行水區,溪水可能因此改道影響其農地遭到沖刷。因此後來跟台北巿政府官員及佔用人約好至現場履勘,我來到現場時正好在巷口遇到檢舉人,便請其帶路一同前往。
天惠煤礦坑口前的外雙溪
進到佔用人屋內勘察時,台北巿政府官員與佔用人已在現場,但佔用人見我與檢舉人一同進入,以為我和檢舉人是一夥的,便不分青紅皂白拿起拖鞋追打,還來不及履勘,便荒亂逃離佔用人的住所。檢舉人與被檢舉人後來卻互控傷害,我這個差點被拖鞋打到的倒楣鬼,被兩造當證人傳喚,一共上法院兩次,重複陳述當日發生的所見所聞,而佔用情事後來亦不了了之。
劍南路101巷
天惠煤礦與明山煤礦相去不遠,從劍南路100巷回到劍南路,接到對面的101巷,兩旁無住家,巷內有間雙溪高爾夫練習場,底下的一小片空地,停滿球友的車輛,據附近農地一對正在整地的夫婦說,該練習場的主建築物,係明山煤礦的事務所。
雙溪高爾夫練習場(明山煤礦事務所)
從停車場往明山煤礦方向是一條直線的斜坡,曾鋪設運煤台車軌道,現況前半段為水泥路,後半段則是登山石階道,斜坡道盡頭有片木板牆,牆後是間民宅,往左則是通往大崙尾山的登山路。
左往大崙尾山登山步道,右往明山煤礦
民宅旁即有一處已塌陷的坑口,迄今還不斷的從坑內流出橘色的鏽水。民宅後方山上的一處巨石下方,有石砌的磚牆,為該礦的炸藥房。明山煤礦的開採歷史似較天惠煤礦早,明山煤礦負責人葉春,福德煤礦負責人張新財。
往明山煤礦途中民宅
明山坑距離士林火車站約4公里,全礦區面積計達112餘公頃,有中煤系分佈其間,內有中層煤可資開採,煤厚達40餘公分,走向北東53度,傾斜80度,可採煤儲藏量約4萬公噸,煤質屬燃料煤,品質甚佳。
明山煤礦坑口
該礦有二座平水坑,一坑長10公尺,二坑長250公尺,主要採煤工作在二坑中進行,月產煤約100餘公噸,民國42年產量計911噸。該礦當時有礦工50名,內技工30年,普通工20人,採礦採每日兩班制,有時用三班制。
駁坎
明山煤礦於民國59年因水平部份可採量採盡而停工,月產能力300噸。公司登記部分則查到明山煤業有限公司,但不確定是否即為明山煤礦,該公司登記之資本額5萬,民國56年3月16日核准設立,登記之營業項目為煤炭、焦炭之買賣、有關煤炭附屬產品之買賣、有關前各項附帶事業之經營及投資。明山煤業最後登記之執行業務股東為吳黃夌。
明山煤礦炸藥房
明山煤礦炸藥庫房在民宅後方山上,坑口附近有多處石砌的駁坎,炸藥庫房附近有許多巨大的岩石,而庫房則是位於其中一塊巨大的岩石下方,內部有倒塌下的石壁,原本查到的資料該處應該是明山煤礦的坑口,但那對夫婦卻說是炸藥庫房,另一處坑道口在山上某處,可能已崩塌。
福德煤礦坑口外觀
根據老夫婦的說法和文獻上明山煤礦有二坑的記載,因此又再度到山上仔細的搜尋,沿著溪溝兩側地毯式探查,仍舊一無所獲,再觀察附近的地質,皆以鬆軟的泥土為主,封坑迄今40多個年頭,被掩埋的機率很大,所以放棄尋找的念頭。
福德煤礦前的鐵軌
雖然沒找到明山煤礦二坑,不過沿著劍南路續往上行,在一處彎道附近,一面反光鏡後方的山坡上,倒是尋獲了明山礦業的另一處礦場-福德煤礦,礦場附近有座墳墓,周邊為竹林,除坑口保存完整外,找不到任何殘存的礦場建築。
福德煤礦坑口
福德煤礦坑口位在一棵大樹的正下方,樹木的根部緊抓著坑口上方岩石間少數的土壤,樹冠枝繁葉茂,坑口前陽光幾乎無法透射進來,想起這情景,似乎有點像是倩女幽魂中場景,聶小倩即是被稱為佬佬的千年樹妖所控制,吸引精壯的男子,供佬佬吸取他們的陽氣。大白天未見妖豔的聶小倩,大樹頂多幾十年,亦稱不上千年樹妖。
福德煤礦坑內
福德煤礦坑口無任何牌匾,內部為水平坑道,結構為堅硬的岩壁,因此未加任何的支撐,仍能歷久而不塌,坑內積水無法深入。福德煤礦能找到文獻不多,僅知其經營者為張新財,公司登記部分則查到福德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於民國74年8月7日解散。
福德煤礦坑外
天惠煤礦、明山煤礦及福德煤礦為士林區少數殘存的礦場遺跡,然而在2009年出版的士林區志中,竟未記載支字片語,實在相當的可惜,希望有關單位能加以重視,並妥善維護。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20106士林-天惠煤礦、明山煤礦、福德煤礦

4 則留言:

Nee Mon-an 提到...

至善國中內直入有面鏡子,是天惠煤礦所贈。學校後方溪水深潭後方,有您照片拍到的水圳還是輕便車路的水泥建築,居然是礦坑口處,實在令人驚訝,您若由至善國中後方看,那個水圳還是輕便車路的水泥建築,似乎有延伸下去往張大千故居那個沙洲過去。
我對這幾個沒空都沒有映像,但依稀記得天惠那條路上去,就是現在那個鱷魚湖還是山豬湖的地方,是礦場,至少是礦渣堆放處,所以我認為坑口應該在比較上方?

另明山煤礦,似乎外雙溪中央社區在建造之前,就是明山煤礦,你所找的明山煤礦那條山路上去即可通往中央社區。據我所知中央社區的二站、四站(或五站)都有坑口,雙溪國小旁似乎有有一個,但不確定是否為風坑。我認識一位老太太(不知現在還在不,住四站)他們家就是住在事務所裡,旁邊據其所稱就是坑口,但可能我是外行所以她說已經找不到坑口了。您若有興趣我也許可帶您去找她。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感謝您的提示,近期找機會依您提供的線索再去探訪。

奈米k 提到...

因為住士林

前年循著您專業的文章,您的步伐找尋這幾個在士林區的礦坑,被在地人遺忘的歷史

前陣子有時間又把,把時間往前推到,日治時期,找尋士林區日治時期的開礦申請。
發現日治時期文件的士林只要是靠近山,幾乎都有被申請開採石炭...

爾後在士林登山的時候,遇到山洞就會特別的注意,然後想著這是不是礦坑?當然本身沒有相關專業的知識所以只能先確定有無採礦證明,確定有,接著也只算是臆測。

一共發現兩個小山洞,這兩個地方日治時期都有開礦申請,如果您有空可以鑒定看看這兩個山洞是否是曾經的礦坑。

一個是士林自祥街(泰北高中後方),從泰北高中右側巷子進去,會看到一個廢棄的衛哨亭,繼續往前不遠右側山壁有一個洞口。現今這邊是福林里,日治時期舊名是林仔口,過去這一片山有申請開礦。

大致座標位置
https://www.google.com.tw/maps/@25.096591,121.5337708,17.08z



另一個是在天母的天和公園旁邊,中山北路七段14巷走到底,有個警衛亭,警衛亭左側有幾階樓梯,樓梯走上去,右側有個山洞,現在放一些骨灰罈。這邊附近當地人都說過去有採礦,而且不只一個礦場,但後來都市發展屋子都蓋起來,所有採礦痕跡都不見了,當時做兩個很不專業假設,一個可能礦坑是在天和公園裡面,也就是現在的蕃井附近,因為看了您的文章,發現士林這幾個礦坑應該規模都不大,而且礦坑偶爾會跟水脈連結,所以做了這個假設,另一個可疑的坑口就是放置骨灰罈這個。

日治時期三角埔採礦許可,不只一人一家,最知名的就是瑞三煤礦士林礦場,地點就是在天和公園附近。

大致座標位置
https://www.google.com.tw/maps/@25.121891,121.5349832,19.69z

以上兩個發現,如果您有空,或剛好經過可以幫忙鑑定是否為礦坑

Willy Chang 提到...

泰北高中後方的確是有2個礦坑,一個為主坑另一個為風坑,係張新財所經營的福德煤礦,自日治時期即設立礦權開採,士林官邸也在其礦區內。天和公園附近舊地名為三角埔、猴硐,日治時期曾有士林炭礦及猴硐炭礦,戰後由李建和經營士林煤礦,蕃井及厚德祠後方骨灰罈似乎不太像礦坑,可能需要再多找一些古地圖才能確認真正礦坑的位置,感謝您提供的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