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4日 星期日

991024三峽-鳶山、三鶯部落、海山煤礦建安坑

三峽鳶山登山步道,位在三峽老街之西南方,以山頭形似飛翔的鳶而得名,山頂有個紀念光復40周年的銅鐘。三鶯部落位在三鶑大橋下,大漢溪畔的原住民部落,海山煤礦災變後,原本由東部招募來的阿美族礦工,輾轉流落至此地,並定居下來。

前往鳶山步道交通非常便利,從台北巿出發可搭乘往三峽的公車,在總站下車後,步行至三峽老街,從仁愛街接到鳶峰路的登山口;自行開車者從國道3號下三鶯交流道,循復興路接中山路進入三峽巿區,沿仁愛街至鳶峰路的登山口。
原本打算從仁愛路與鳶峰路口起登,但附近停車不是很方便,於是便偷懶開車上山,由於登山步道與柏油路是同一條,沿途已有許多人從山下慢慢走上來,要特別注意行人安全,接近山頂路段坡度既陡且窄,會車不易,路邊也找不到合適的停車地點,因此一直行駛至柏油路盡頭,山頂光復銅鐘旁的停車場。
鳶峰路登山口
光復銅鐘前獅子亭
民國74年適逢台灣光復40週年,三峽鎮召開籌備會,決議在鳶峰興建全省最大的銅鐘乙座,用以紀念。所需經費由鎮民樂捐,加上縣府補助及公所自籌,於9月9日動工興建,10月25日光復節完工,並舉行落成慶祝大會。鐘亭建築以兩根擎天大柱,撐起橘色屋瓦,色澤鮮豔,從遠處一眼即可辨識,亭下一座巨大銅鐘,鐘聲代表莊嚴、祥和、能惕勵人心,振奮民情,同時賜福國泰民安。不過銅鐘基座已被水泥固封,或許是怕每個遊客來都好奇的敲一下,那就太吵了點。銅鐘旁有時任三峽鎮長張秀豐所撰光復紀念鐘落成誌之石碑,碑上刻有捐款者之芳名。
光復銅鐘
光復紀念鐘落成誌
鐘亭廣場旁的相思樹上,有數隻全身為翠綠色的五色鳥在嘻鬧,以尖銳的喙在互啄,看起來十分有趣。五色鳥是台灣的特有亞種鳥類,翠綠色在樹林裡是很好的保護色,身上還有其他4種顏色,分別為紅、黃、藍和黑,多分布在頭部及頸部上,像是正要粉墨登場的小丑一樣,故名為五色鳥,主要生活在中、低海拔的闊葉樹林中,雙翼圓短,只適合短距離飛行,由於和啄木鳥有親緣關係,常用嘴在枯幹上啄圓洞築巢,叫聲為類似敲木魚的「嘓嘓嘓」連續單音,所以也得到花和尚的別名,有機會到鳶山,可仔細搜尋牠的芳縱。
五色鳥
吵架中的五色鳥
鳶山步道起點處,三峽詩社於民國65年在此立一座鳶山勝蹟石碑,碑後刻鳶山勝蹟碑記,載明鳶山地名由來,以及鶯歌山與鳶山對峙,被鄭成功用礮轟斷其頸的傳說,同時詳述鳶山頂之風光,碑記提到有個「清風洞」,位置在獅子亭下方靠路邊的地方,由於事前未作功課,而遺漏這處景點,實在可惜,特將碑記摘錄如下:
「鳶山勝蹟碑記
鳶山位於台北縣三峽鎮西南 山形酷似飛鳶 因明鳶山 淡水廳誌古蹟考 載有鶯歌山與鳶山對峙 相傳吐霧成瘴 鄭成功進軍迷路 礮斷其頸 斷痕宛然 春秋佳日 遊人絡繹不絕 每一登臨 心曠神怡 俯瞰淡江綠水縈帶 東顧峽市 閭閻樸地 西望桃園 遠及滄海 南極插天山 加久嶺 高聳雲霄 北達基隆雨港 隱約可見 絕頂有清風洞 夏涼冬溫 咸稱勝蹟焉 中華民國六十五年歲次丙辰 三峽詩社同人 陳天賜 周耀東 林映西 王明義 張應晉 劉鉅篆 林先義 劉人傑 陳重明 黃景南 陳榮豐 薛照明等特為立碑紀石」
鳶山勝蹟
鳶山步道
鳶山勝蹟碑記中的三峽詩社,名列在最前面的陳天賜先生,即為後來民國73年12月5日發生重大礦災,造成93人死亡海山一坑煤礦的老闆。鳶山山頂海拔291公尺,頂上遍布沈積岩巨石,不少民眾在石上留下刻字,不過名字卻常被人踩在腳下。頂上視野遼闊,風光明湄,雖然天空一片灰濛濛,無法如同碑記所載,可以看到基隆雨港,但是近處的大漢溪與北二高蜿蜒而過,車道上的汽車像是螞蟻一般,排隊緩慢前進,據說此地夜景也不比白天遜色,高速公路上的車燈,以長時間的曝光拍攝,還可以留下長長的光影,十分美麗。
鳶山
三鶯交流道與大漢溪
三峽與鶯歌間隔著一條大漢溪,在中游流域附近,自來水公司於民國72年設立鳶山堰,主要功能為攔蓄石門水庫放流水後,送至板新給水廠加以處理利用,堰體結構為18座固定輪閘門,用以抬高水位取水。鳶山堰右岸有兩個取水口,灌溉取水口緊靠排砂道,板新給水廠取水口則位於堰上游右岸邊,於民國78年增建,當水位太低無法重力引水時,另以設置6部抽水機採動力抽水。板新給水廠位於鳶山堰下游不遠處,設立於民國65年5月,為一大型給水淨水廠,每天供水量120萬公噸,供應大台北板橋、新莊、土城、泰山、五股、蘆洲、八里、三峽、鶯歌、中和及三重等地區約160萬人飲用水。
鳶山堰
板新給水廠
鳶山在今年3月21日時,有宗教團體至山頂掛了許多的天馬旗,隨風飄揚,不過有些旗子時日一久,全部捲到樹上,失去了祈福的作用。懸掛天馬旗的由來為佛住世之時,有些弟子常因運勢低、遇邪魔障礙或染疾等因素,而無法專心修習佛法,於是懇求大悲佛陀教導消災解厄之快速方法,所以佛陀傳授弟子「懸掛、施放天馬」之法門,這種方法傳到西藏後,便廣為流傳起來,成為消業障、增福、增壽之快速方法,除西藏外,包括印度、不丹、尼泊爾等各地佛教寺院、舍利塔、藏胞家家戶戶都會懸掛的除障旗幟。
五色天馬旗
藍色天馬旗
天馬旗上書寫印製諸佛菩薩、本尊聖眾心咒,繪有摩尼寶、寶馬及四神獸等圖案,印製在五色紙張或五色布上,然後用繩索串起來,每組本尊經咒印有綠、黃、白、紅、藍等5種顏色,代表五大及五行,因為在一個眾生本身的業障尚未窮盡之前,終需依賴五大假合之體而存在,因五大消長而導致自身權勢、威望之消長,五大是指地、水、火、風、空等精華,懸掛高地或空曠處,如高山、大海、河邊或自家屋頂陽台,然後藉著風力、水河流力,讓書寫其上之咒幔隨風飄送四面八方,使得十方虛空中一切眾生皆能讀頌佛經咒,進而消罪業,被視為無上之功德,天馬除障旗懸掛愈多,所得功德利益就愈大。
紅色天馬旗
稜頂山徑
懸掛天馬旗最有名的一個例子,便是台灣高鐵董事長殷琪,她是個虔誠的秘宗信徒,幾年前曾被某週刊登出在陽明山的豪宅屋頂插上7支「咕嚕咕咧佛母」天馬旗,而咕嚕咕咧佛母主導愛情,視為佛教中的愛神,所以被傳出插旗求姻緣,但其實咕嚕咕咧佛母也可以增長事業,當時高鐵營運也不是很順利,不知是否也有藉此改運之意。
長春嶺
鳶山往福德坑山徑
從鳶山往福德坑山,全程走在稜線之上,路線高低起伏不大,步行約50分鐘左右,其間會經過青春嶺及楓樟亭等2處涼亭,感覺和走大棟山很像,山頂上都有許多附近居民搭建之涼亭,他們幾乎每個星期一有空,便會到山上泡茶納涼,輕鬆悠閒之生活,令人羨慕。
楓樟亭
陡坡
福德坑山也被稱為鳶山,山頂有顆大岩石,樹木也較多,僅靠鶯歌桃園方向可以通視,海拔321公尺,較鳶山公園旁之鳶山高出30公分,有顆編號1103號三等三角點,為台灣小百岳之一,經此山繼續往前可以下山,距離較近,但因為停車的關係,還是得要原路折返。
福德坑山頂
福德坑山三角點
下山時在樹葉旁撿到一隻鍬形蟲,本來想讓頑皮羊放在手心觀察一下,但當把鍬形蟲要遞給她時,牠的兩隻大顎竟在她的手指頭狠狠的夾了一下,把她給嚇哭了,所以後來無論再怎麼勸說,始終都不肯再靠近鍬形蟲。回到青春嶺時,草叢間又發現另一隻鍬形蟲,兩隻一靠近,便立即展開一場大戰,從沒看過鍬形蟲還會過肩摔的,把兩隻拉開冷靜一番,但再次靠近時又繼續摔,不過另外一隻戰鬥力實在太弱,被摔了2-3次,不忍心趕緊放生。
鍬形蟲
鍬形蟲全世界約有1,200種,台灣約有50種左右,雄性的大顎像角一樣長,功能用來對抗天敵與打鬥及爭奪食物、地盤或吸引異性,而不是用來咀嚼食物,而雌性的大顎較短,功能用來在腐木挖掘洞穴產卵,這兩隻互鬥的鍬形蟲全是雌性的。牠的一生要經過卵、幼蟲、蛹、成蟲四個時期,大多成蟲在5月左右開始出現,以特定樹木(大多是殼斗科植物)流出的汁液為食,亦會攝取腐爛的水果,方才見到的五色鳥,也是鍬形蟲的天敵之一。
鍬形蟲互鬥
鍬形蟲過肩摔
下山後前往位在三鶯大橋下的三鶯部落,早上還沒登鳶山前,先去了一趟土城海山煤礦,找尋另外一個礦坑,因為和三鶯部落有關,所以放在一起,較有連貫性。上週去探訪過海山煤礦,也找到本鑛坑口及事務所位置,路口觀光路線圖指出,此地還有另一個建安坑口,上次來的時候忘了問清楚,長長的白色圍籬,不知從何找起,稍微研究過地形後,就從上次小廟馬路對面的圍籬進入,地上是柏油路,周邊的地上建築物,全部都拆除一空,僅餘碎落之磚牆與靠山壁邊的樑柱,有些磚牆水泥還很新,可能是後來被建設公司告拆屋還地後才拆除的。
碎落之磚牆
殘存樑柱
走到道路盡頭,跨越一條小溪溝,對面是一片竹林,竹林裡的地上有面寫著土城巿永寧路68巷5號的門牌,海山煤礦建安坑就隱身在這片竹林的深處,紅磚牆打造之方型堡壘,下方為拱形的坑口,坑口已用磚牆封存,左下方還留道排水溝,坑道中間的磚牆有曾被敲開,然後再用新磚牆補上的痕跡。
繞到坑口旁還有一口水井,很少看到礦坑附近有水井,猜測可能是礦場封閉後,因為礦場附近的工寮無自來水,有些礦工仍住在這些工寮裡,是他們賴以維生的飲用水源。回到入口處,左側的水泥牆上,紅色的字體寫著一個大大的「佛」字,兩旁的洞看似原先有供奉神明,或許是用來安慰73年6月20日海山煤礦災變後,那惶惶不安的礦工人心。
海山煤礦建安坑
封閉之海山煤礦建安坑口

海山煤礦
災變前的歷史,前篇已有說明,或是網路上都有很詳盡的資料,此處就不再贅述。那些曾經在海山煤礦工作的礦工,後來的生活到底為何。先從人口看起,設籍土城巿的原住民據統計約有3千6百多人,為台北縣原住民人口數僅次於烏來鄉第2多的區域,其中又以阿美族居多,泰雅族次之,阿美族大多來自花蓮、台東等地的移民,民國50年代瑞芳李家礦場缺工,前往花東地區招商,因礦工薪水尚稱優渥,很多原住民便被吸引至海山煤礦,其中又以台東池上阿美族人為大宗,民國70年代的海山煤礦,在8百多位礦工中,原住民便佔5百餘位,包括眷屬在內的原住民人口更超過3千名,由於原住民的生活習慣和文化與漢人礦工不同,常會起一些小磨擦,因此海山煤礦在山林較近的地方,替原住民另外搭建簡陋工寮宿舍,包括永寧的蕃仔寮、4座寮及14洞等3座,數量龐大的原住民人口,對地方政治也具有極大影響,團結的話選個縣議員都不成問題。
民國73年6月20日礦災發生後,有74位礦工慘遭活埋,其中有38位是原住民,比例高達53%。災變後海山煤礦陸續經營到78年封坑停採,這些早年到礦場工作的原住民,多是青壯年人口,這些第一代從業的原住民礦工,最後也成了末代礦工,礦場結束營業,成了中年失業人口,後來大都從事板模工或到鄰近工業區當作業員。
罹難礦工家屬多選擇離開傷心地,遷往大溪崎頂等地居住,而其他礦工及其眷屬們,早已離鄉背景多年,不可能再回到原鄉,又無經濟能力外遷,只能繼續住在既有的簡陋宿舍內,海山公司曾向法院申請強制遷移,後來更禁止房子翻修或加蓋,使工寮更加破舊,意圖讓這些原住民礦工知難而退,居住環境日漸惡劣的情況下,人數從極盛時期的3千多人,一路狂減,到目前當地幾已看不到任何居民,成了建設公司的建築用地。
水井
佛字
海山煤礦在民國82年9月改業為建設及土地開發,成立寶山建設公司,為討回宿舍土地,民國88年和住在當地多年的礦工對簿公堂,訴請拆屋還地並獲板橋地院判決勝訴,但寶山建設最後還是給予每名礦工5萬元補助金並代繳律師費,才讓剩下的幾名礦工遷離宿舍。
海山煤礦鄰近北二高土城交流道,寶山建設在民國95年10月左右,以20多億元的價格,將土地賣給遠雄人壽養地,遠雄則利用這幾年將礦業或工業用地申請變更地目,以取得建築用地許可,所以才會看到海山煤礦周邊,目前全被白色鐵皮圍籬圈住。土地賣掉後,仍有少數礦工仍未搬遷,因此遠雄人壽後來在96年也向板橋地院提起訴請拆屋還地的官司,也獲判勝訴。在今(99)年7月底時,遠雄人壽以提高自有資本適足率(RBC)到200%以上的法定水準為由,曾開價約64億元,打算藉此海撈一筆,唉!養地4年賺40幾億。但事隔一週,又說不賣了,打算自行規劃和遠雄建設合建「生態智慧社區」,推案時間約在2、3年後。
或許你會很好奇,那些遷離的礦工們,現在的生活過的如何,從鳶山下山後,走訪了一趟三鶯部落,地點位於三峽鎮與鶯歌鎮交界處的三鶯大橋下,這裡的居民多為阿美族人,災變後許多礦場的族人輾轉遷徙至大漢溪的高灘地,形成一個原住民部落,並且自力造屋。由於房舍蓋在大漢溪行水區內,台北縣政府歷年來曾7次到此強制拆遷,部落的林先生說,颱風來臨從來就沒淹到他們的部落,反而每次的拆遷,讓他們的房子愈蓋愈堅固。政治人物只會在颱風天時到場作秀,誰又真正關心部落族人的需求。
部落的頭目卡造,曾是海山礦坑的原住民勞動者,帶領著族人們在此建立家園,抗拒政府不合理的迫遷政策,錯誤的政策無法解決族人的居住與營生等問題,馬英九說過要把原住民當人看,希望真的有人來聽聽他們的聲音,真正替他們解決問題。
三鶯部落大門
三鶯部落聚會所
中午時間族人們將桌子搬到聚會所前,端上一道道美味的佳餚,頭目以阿美族語唸了一段祈禱文,邀請我和他們一起共近午餐,我沒幫上什麼忙就白吃一頓,實在不好意思而婉拒,族人們打算11月7日時再上街頭抗爭,支持或關心部落的朋友們,可以在早上7點半到部落與他們會合。
看看遠雄集團養地,也沒做什麼事,4年轉手便可賺40多億,而這些曾經在那塊土地上流血流汗,甚至犧牲生命的原住民同胞們,什麼也沒得到,反而最後落得流離失所,成為受迫害的對象,部落文化的形成,有其人文與歷史背景,需要長時間的累積,是相當珍貴的文化遺產,但推土機只要一眨眼的時間,即可把這些文化資產夷為平地,破壞怠盡。在此也想提供解套的淺見,如果遠雄的趙藤雄董事長在開發海山煤礦土地時,能夠提撥養地不勞而獲不當得利的一小部分經費,改善這些原住民同胞們的生活,替這些原住民保留一小塊區域,打造原住民的文化社區,並提供族人工作機會,在這裡每年舉辦豐年祭,也可以提升建案之價值,以及企業之社會形象,這不是一舉數得的功德嗎?
三鶯部落鳥瞰
三鶯部落聚會所
部落不是觀光景點,而是原住民的家園,進入部落或拍照,還是要取得族人之同意後為之,我一開始並不清楚而隨便拍照,自己也覺得很不好意思,如果你認同他們的理念,族人們會非常歡迎你的到來。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991024三峽-鳶山、三鶯部落、海山煤礦建安坑

23 則留言:

boaz 提到...

圖片說明中土城交流道與三鶯大橋,實應為三鶯交流道.
歷史的軌跡中,財閥與政客交相謀利,怎會將蒼生福利視為志業,心裡還會有頭家?那日酒醒時分或良心不安,才施以芝麻小利做功德,並加以大大宣揚,真是可悲.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感謝您的提醒,內容已經更正.社會上有許多弱勢團體,需要有人替他們發聲,大財團拿保戶繳的保險費去炒地皮,需要有人監督,政府也要了解民眾的心聲,而不是用粗暴的手段來作秀.

尋坑浪人小劉 提到...

喔..對了,我順便請教了一下正在蓋碑的老礦工們到底海山本礦 建安坑 大安坑的正確地點和隔壁另一個礦場"順成煤礦"的道路該如何走,他們確笑的合不隴嘴,說這幾年已經一堆人問過他們同樣的問題,一堆尋坑遊客還是分不清楚,聽完他們解說後小弟猶如開悟的高僧剎時頓悟了...竹林裡的那個小坑(路牌所說的建安坑)其實是以前山本義信和顏家的海山礦業所開採的"大安坑"(因為開採媽祖田煤田和舊地名大安寮),並非海山本礦的通風坑,後來換李建和開採時才在現在的海山本礦開新坑,因地名為建安,所以又叫作"建安坑"...所以建安坑指的就是海山本礦坑..另外在海山本礦往右邊一點還有另一處方向顛倒的斜坑裡面還有鐵軌也很寬大(小弟曾走進去過),裡面有蝙蝠最底部淹水了,坑口上面的山上有天車間遺址可以從海山本礦旁邊的小路爬上去山上看看也能走到海山本礦坑口正上方的檳瑯樹休息近距離看坑口喔,而那個斜坑是順成和海山兩礦共用的運輸坑,難怪方向會顛倒..@@" ps:大安坑上面的坑口石牌目前被拔下來放在您看到的路牌右邊的石壁上面重新裝置很容易看到,而天蓮宮旁的空地也是顏家時期的舊礦區,海山本礦的空地是後來李家時期的新礦區..原來海山煤礦是有分新舊兩礦區的喔...^^" 尋坑浪人 小劉敬上

尋坑浪人小劉 提到...

在之前天蓮宮遺址大榕樹旁邊那間廟(鐵圍籬裡面)老礦工們正在蓋一座煤礦什麼..修行者紀念碑,看了有點讓人覺的心酸酸的感覺,他們應該是在紀念和緬懷以前礦災離難的好伙伴吧...曾經一起出生入死的戰友..同事...哀...總之心酸酸阿...有去那邊的話可以去看看喔...尋坑浪人 小劉敬上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才剛探完媽祖坑、天蓮宮跟建福坑,心中還有些疑問,經你一解說豁然開朗,海山煤礦除建安礦業所建安坑及建成礦業所建福坑外,尚有新莊礦業所建新坑及瑞大礦業所瑞大坑,後兩者你有線索嗎?

尋坑浪人小劉 提到...

新莊礦業所建新坑我也找不到耶...但是小時後有在迴龍萬壽路和東萬壽路的兩側山邊和中間山谷有看過有礦業公司在挖煤礦,約上一年我也去當地問過當地耆老,也證實那一帶以前約有5~7家礦業公司在挖煤礦,耆老也說那邊跟山佳,樹林那一帶的礦業公司挖的是同一個礦脈層,有一部份還挖向林口的方向,耆老說新莊只有那一帶有產煤,沒聽說過其它地方有產煤,瑞大煤礦的部份小弟之前好像在網路上有看過同好們有找過,但也沒找到,那篇文章和位致也沒去給它記住,所以嘍~大家一起努力找找吧,這幾天休假我會找顏崑德和顏朝宗和顏幸宗三位顏家的後代出來碰面聊聊天,請教一下他們家族以前的礦坑位置,希望能有所收穫 尋坑浪人 小劉敬上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祝你好運!

匿名 提到...

小妹妹滿頭大汗啊 真辛苦ㄝ 建安坑是全省史上最大災變 有一個存活下來的人 他自己說還吃了人肉呢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傷亡人數最多的礦災應屬瑞芳的煤山煤礦災變。災變現場求生不易,事後生還者也訴及如果早知隔幾天便可獲救,他也不願意做這些事,死裡逃生事後竟還被當成匪諜審問,這是很難以想像的一段遭遇。

ewal 提到...

煤山煤礦兩個坑口都叫大福坑一個在排水溝旁扁蝠洞附近坑口可能已被建築物蓋住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您提及在蝙蝠洞附近的煤礦,應該不是煤山而是大福煤礦喔!請參考1010304瑞芳-龍川煤礦、海濱車站、大福煤礦

匿名 提到...

三鶯部落的長期抗爭早已造成原漢內心一條洪溝無法釋懷無能反攻大陸還要乞丐趕廟公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這個問題還是需要政府與部落坐下來溝通,了解部落需求,尋求解決之道,而不是運用強勢的武力,來逼迫弱勢的一方就範,政府存在是要幫民眾解決問題,而不是像新聞報導關廠勞工絕食抗議,但官員在旁吃便當沒有同理心。

匿名 提到...

讀了煤山煤礦災變礦工的遭遇想像礦工當時除了生活很差基本人權與法規都很差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工安都是用人命換來的。

一修 提到...

沒錯台灣不是一個聰明的國家常是嘗試錯誤才學會大陸政策臺商與外勞民間看法都如今天的結果可是當時政府的蠻橫無知蠻幹今天一且都要人民來承擔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政府缺乏遠見,政策進退失據,累積的競爭力正在一點一滴流失,人民只能自立自強。

匿名 提到...

每次到你的網站感覺很溫心一則是人文的關懷其次欣賞攝影大作還有純真可愛的小羊臺灣還是有美麗的一面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謝謝您的鼓勵,也希望大家一起來發現台灣之美。

隨風飄逸 提到...

你好,小弟昨日去找了海山煤礦的坑和大安坑,後來發現您在地圖上標示的大安坑和建安坑位置有標錯喔,一開始我跟隨您的標示點去找,結果跑到了山上,卻甚麼都沒找到。另外建安坑原本被丟在叉路的石牌已經消失了。

Willy Chang 提到...

抱歉,經過檢查後發現是早期用舊版Google地圖繪製的地點,Google自動轉成新版後地點偏移所致,已經重新標示為正確的地點。

Wayne Su 提到...

結果這兩天弊案就爆發了,不是不報、時候未到,
只不過政府大概又是輕輕放下,讓這些大老闆、貪官沒事逃過吧!

Willy Chang 提到...

這些奸商跟貪官聯手為了開發利益,把海山拆的一乾二淨,什麼都不剩,以掩蓋這裡過往不想讓人知道的歷史,欲蓋彌彰,終於遭到了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