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7月22日 星期日

1010722-1三峽-海山一坑煤礦

海山一坑煤礦位於新北巿三峽區成福里,經營者為陳天賜與黃忠臣,海山一坑煤礦於民國73年12月5日曾發生災變,奪走了93​條人命,隔年6月再度發生爆炸,造成7人死亡,陳天賜為籌措救災資金,將礦場售予由黃忠臣擔任董事長的行天宮,發展出背信官司,該址未來將改建為財團法人恩主公醫院橫溪分院。

前往海山一坑煤礦可搭乘台北客運779路公車,由三峽開往新店,或是藍45路由捷運永寧站開往成福,於海一(二)下車,再沿成福路6巷步行至礦場入口橋樑即可。成福煤礦則是在海一(二)的下2站成福站下車,沿203巷直行,即可抵達礦場。
海山一坑煤礦
海山一坑煤礦前之溪流為橫溪,以河道由東向西橫流而得名,最上源竹坑溪發源於三峽與烏來界山之界山南腳山,經大寮地於成福里九鬮和發源於新店界山獅頭山之竹崙溪匯流後,始稱為橫溪,最後注入三峽溪。
海山一坑煤礦中正堂
有關海山一坑煤礦的故事,先前已在990616三峽-海山一坑煤礦、行修宮、忠義煤礦、裕峰煤礦、白雞山、雞罩山、鹿窟尖文章中略述,本文將再補充一些礦場背景,以及災變後官司的發展,有興趣的讀者可兩篇參照閱讀,會更加了解其中背後曲折離奇的故事。
中正堂內部
兩年前經過海山一坑煤礦時,僅在門外觀看,兩年後再次造訪,外觀幾乎沒有任何變化,目前礦場內的土地為財團法人恩主公醫院的財產,未來即將改建為恩主公醫院橫溪分院,此行想為礦場留下最後身影。
捲揚機房
海山一坑煤礦為目前所探勘過的礦場中,保存最完整的一座,連棟式的礦場建築,將主坑口及風坑包覆在其中,挑高的通道,讓人彷彿進入巨大的宮殿,從主坑口到選煤廠一貫化的室內作業,在礦場內工作的礦工,不會受到日曬雨淋,設施相當完善。
捲揚機房外觀
這主要和礦場經營者陳天賜有關,他為人樂善好施,素有「天賜仙」之美稱,對於礦工的照顧相當用心,因此礦工們向心力強,海山一坑在各項設施、管理、業績均冠於全省,曾被譽為臺灣的模範煤礦。從整體建築物之結構配置和設計,礦場相當有效率的運作,應該也有相當好的管理措施,不過卻還是發生災變,令人不勝唏噓。
捲揚機房內部
依據臺灣鑛業史及三峽鎮志所載,海山一坑煤礦礦區號碼礦業字第358號、臺濟採字第2161號,礦區面積826公頃35公畝70公厘,該礦最早由蘇水父子試掘,不幸死於坑內,之後開設宏明煤礦,後來前省議員藍茂松於民國44年(1955)接手經營改名天富煤礦。陳天賜、黃欉等人在民國49年(1960)6月承受礦權共同經營,並改為海山一坑煤礦迄今,同年7月開鑿新斜坑。
卸煤廠外觀
陳天賜先前為黃欉哥哥黃新火公司的職員,而行天宮三宮(行天宮、北投忠義廟、三峽行修宮)為黃欉所建,主祀關公又稱為恩主公廟,為北臺灣參訪香客最多的廟宇之一。黃欉卒於民國59年,享壽60,黃欉之子黃忠臣繼任海山一坑煤礦之股東,而以陳天賜為代表人負責經營。礦場經理許詩筠,礦長黃兩義。礦長為大埔國校畢業,曾任海山一坑煤礦公司礦長及豪安公司董事長,曾於民國77年至80年間擔任中華民國鑛業協進會監事。
選煤廠內部
海山一坑煤礦開採石底層煤層,地質上位於清水坑背斜向西南傾沒部分。地層走向為北30~40度西,傾向西南上部傾角28度向下為32度。本煤帶之東南為成福斷層所限,煤層內多小褶曲及傾向斷層。煤種係普通燃料煤,煤層屬中部系統,頗有變化,民國50年間開採中層,厚度0.4公尺,距離15公尺有本層厚度0.45至1公尺。降煤由礦場至鶯歌車站9.5公里,使用卡車。
選煤廠
採煤利用長壁法並用風鎬挖煤,掘進用風鑽機掘進人工裝碴。支撐在坑道使用坑木或鋼拱,煤面則用坑木或油壓鐵柱與鋼樑。坑內湧水量約每小時4.5立方公尺,使用電動水泵排水。通風採用中央式,總排風量每分鐘2,100立方公尺,運搬在煤面利用傾斜自落,坑道用煤車,斜坑用捲揚機吊運。坑口標高39公尺,坑道深入海平面下7百公尺,坑內溫度33度。
連結在一起的礦場建築
捲揚機共975HP占47%,水泵300HP占15%,扇風機150HP占7%,壓風機650HP占31%,合計2075HP,月用電量為2,862,119KWH。坑內319人坑外78人,合計397人。60年生產49,297噸,效率10.35噸/人月。產銷成本:生產491.6元,管理71.8元,推銷10.3元,合計573.7元。產量民國51年23,761公噸、民國52年39,785公噸、民國53年30,713公噸。總計民國35年開採至民國77年收坑,中休1年共43年,總產量1,170,965公噸,年平均27,231公噸。

海山一坑位於海山煤礦之東,開採同一煤層條件類似,僅煤層傾斜較陡而已,因煤層質較硬,設法改用爆破採煤,但顧慮煤屑之處理,仍試用風鎬採煤,再引進水壓鐵柱及鋼樑,終使台灣模式的機械化採煤成功。到後來引進冷凍水局部冷卻,實行快速掘進,並使後退式採煤的成功,這些成果歸功於礦長黃兩義及員工一致的努力。
海山一坑煤礦本斜坑
陳天賜生於大正6年(1915),曾任忠義煤礦及海山一坑煤礦董事長、台灣省鑛業研究會監事(民國60年至64年連任3屆),中華民國鑛業協進會理事、常務理事、常務監事召集人(民國64年至74年連任3屆),亦曾擔任台灣區煤礦業同業公會理事長、台灣礦工醫院董事長、台灣區煤礦礦工福利委員會主任委員、台灣區煤礦業訓練委員會主任委員。
已封閉之本斜坑
主坑道上方牌匾係以白漆為底,陽刻「海山一坑煤礦本斜坑 民國四十九年七月上旬開坑」,字體貼上類似棕色的磁磚,兩旁則是「增產報國 安全第一」。而本斜坑坑口已封閉的水泥牆上,註記著中華民國78年元月封坑。排氣坑位於面對本斜坑的右側,上方牌匾陰刻「海山一坑煤礦排氣坑 民國五十三年七月竣工」字樣。
本斜坑牌匾
民國73年12月5日中午12時50分海山一坑正在第一、二班交接的時間,竟發生煤塵爆炸災變,造成93人死亡,當天坑內作業人員經過94小時搶救後,竟有1人周宗魯靠著喝尿和坑內水,以及吃死去同伴的肉而存活下來,巧合的是,同年6月20日發生在土城海山煤礦災變,同樣是煤塵爆炸,也發生在中午12時50分,造成74人死亡,令人感到不可思議。周宗魯的幸運存活並未受到外界歡迎,反質疑其為匪諜而遭到一連串的調查,直到他將災變坑內為求生存吃人肉的事公諸於世,檢察官勘驗已死亡之礦工遺體,小腿部分缺了一塊,證實他的確在坑內待過的事實,事件才慢慢平息。

隔(74)年6月設備及管理良好的海山一坑再度發生爆炸災變,造成7人死亡,12人輕重傷。陳天賜接連遭逢打擊,為籌措撫卹金,於黃忠臣擔任行天宮董事長期間,打算提供三峽鎮橫溪段礦場土地出售予行天宮,黃忠臣為協助陳天賜解決資金需求,以該地適合行天宮興辦學校、醫院、養老院等為由,於同年7月支付2500萬元訂金給陳天賜應急。
排氣坑
民國78年行天宮以該地適合興建「國民休閒廣場」為由,正式向陳天賜購買前述土地共計1.4524公頃(約4,393坪),以優惠價格每坪3萬元高價買下(按78年公告地價每坪為1,190元,行天宮於80年另購隔鄰土地每坪僅8,140元),總價1億3,180萬5,300元,但行天宮買下後未合宜使用任其荒置,而遭他人當成倉庫,放置下腳廢料,檢察官認為黃忠臣此舉使行天宮權益受損,以背信罪將黃忠臣起訴。
排氣坑牌匾
案經台灣高等法院101年3月16日判決結果黃忠臣背信案無罪,理由為黃忠臣係繼承其父黃欉而成為海山一坑煤礦公司股東,並未與陳天賜共同經營海山一坑煤礦,且該礦場土地為陳天賜個人所有,而非其所經營的海山一坑。購買前經過多名董監事實地勘察,認為用地符合行天宮需求,民國78年行天宮先向恩主公擲筊聖准,並獲多數董監事同意通過,以優惠價格跟陳天賜簽約。
排風孔
海山一坑煤礦坑口距離橫溪段土地約15公尺,礦區以15度深入地層下約2千公尺,海山一坑煤礦災變處係在地層下約517.6公尺處,距該土地達1,931.8公尺,不致對土地開發利用產生影響。該地雖為山坡地保育區暫不編用地,但依非都市土地使用管制規則,亦得申請編定為特定目的事業用地,用以興辦醫院、養老院,或興建國民休閒廣場等慈善公益事業,並非不能做公益使用。
排風坑內
至於價格部分,公告地價原本即低於巿價甚多,行天宮於80年間另購隔鄰土地,屬山坡地無法獨立使用,現狀、交通位置及地目與本件土地條件相差甚多,無法相提併論,並非高價購買,不過開價部分,另有林金棟受黃兩義教唆,以每坪4萬元的開價,欲向陳天賜購買該土地,以替黃忠臣高價購買案脫罪,後來依偽證罪黃兩義被判緩刑4年,林金棟緩刑3年。
往中正堂方向
濟世助人向為行天宮的宗旨,興建醫院行醫為其具體表現,民國70年行天宮的信徒大會中,即提出興建醫院之建議。民國79年行天宮在三鶯交流道出口附近又買了一塊地,由於交通便利,董監事們多認為比陳天賜的礦場土地更適合興建主醫院,董事會便通過決議,歷經7年建設,於民國86年9月竣工,即後來之財團法人恩主公醫院,88年7月升格為區域教學醫院。
礦場一隅
至於已購買的礦場土地利用方式,亦改為配合恩主公醫院營運後,作為興建輔助性質之慢性病醫、養老院等設施。民國87年向行政院衛生署申請設立恩主公醫院橫溪分院,隔年6月獲得衛生署審議通過。至於檢察官起訴部分土地遭人放置下腳廢料一節,查無確切證據認為與黃忠臣有關。因此在礦場內,才會有恩主公醫院所張貼的告示,對於無故入侵者,將依刑法移送法辦。
裕峰煤礦
陳天賜後於民國85年4月19日辭世,他的子女們成立了「財團法人陳四福公陳天賜文教基金會」,每年提供30萬元的經費舉辦藝文活動,音樂會等,將陳天賜熱心公益的精神傳承下去。離開海山一坑煤礦後,心中五味雜陳,煤礦業實在是高風險的產業,即便管理與設備皆優良的海山一坑,仍無法避免災變之發生,當然這也跟煤礦開採後期進入深層化有關,風險也隨之擴大,台灣煤業最後在礦工人口凋零,生產成本不敵進口煤之下,陸續封坑。
裕峰煤礦坑口
由於時間還早,先略過成福煤礦前往白雞,將2年前登白雞山下山時因相機沒電而未能拍到的裕峰煤礦,補拍坑口和事務所的照片,很湊巧的出門前忘了帶常用的相機,只好取車上預備的相機來拍,而這台正是2年前拍到沒電的那台。
坑內
從行修宮後方山徑入山,仔細一瞧竟在竹林中發現隱藏的舊台車路線,還有越溪的台車鐵橋,也解除當年心中的疑惑。印象中這段山坡路為台車道,緩步上昇,以前慢慢的邊走邊看倒不覺得累,這次卻是有目標的快步走,沒多久便滿頭大汗。
坑外
坑口就在事務所附近,外邊以紅色鐵柵欄圍住,靠外側以石頭砌牆,不過已遭人破壞,露出一大塊缺口。坑內保持良好,水平坑道無崩塌現象,積水情形並不嚴重。裕峰煤礦除白雞山這邊有坑口外,另外在湊合附近也有數座坑口,一共分成3次探勘,才完成裕峰煤礦這一塊最後的拼圖。後半段尚有成福煤礦的探勘,為避免與海山一坑合併內容太過冗長不易閱讀,故拆成兩篇。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10722三峽-海山一坑煤礦、成福煤礦

2 則留言:

隨風飄逸 提到...

請問發生1984年12月5日發生災變的海山一坑是這篇網誌介紹的坑嗎?因為我看到這篇禿然有點搞混了http://www.mobile01.com/waypointdetail.php?id=3155

Willy Chang 提到...

您留下網址介紹的地點為海山二坑,行天宮創辦人黃欉經營,後由海山一坑的經營者陳天賜接手,並更名為忠義煤礦,後期再異主為陳榮上經營更名為裕峰煤礦,當地導覽牌的介紹有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