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9日 星期日

1010819瑞芳-三瓜子隧道、舊三貂嶺隧道、三貂煤礦、雙溪-慶隆煤礦

三瓜子隧道與舊三貂嶺隧道為台鐵宜蘭線單軌時期的隧道,介於三貂嶺與牡丹站之間,兩隧道相距僅數十公尺,大正11年(1922)啟用,民國74年停駛,其功能已被旁邊新的雙軌三貂嶺隧道所取代。三貂煤礦位於三瓜子隧道西口附近,慶隆煤礦則是在舊三貂嶺隧道東口附近。

探訪三瓜子隧道與舊三貂嶺隧道的想法擱在心裡頭有一年多的時間,期間曾經尋找過幾次,有一次在舊三貂嶺隧道東口走錯路變成溯溪,三瓜子隧道西口有幾次遇到溪溝流量太大,無法下到溪底探索。找到隧道的東西兩端並不難,其困難點在於兩隧道中央串接的位置,是在一處很難到達的溪溝。
第三基隆河橋與三貂嶺隧道
三瓜子隧道的西口很容易尋找,三貂嶺車站出站後,沿鐵軌旁的步道往南行,鐵道在過基隆河前分歧,右為平溪支線,左往宜蘭。第三基隆河橋之前,朝往基隆河對岸山壁搜尋,即可發現三瓜子隧道的西口,前幾年開路時隧道口曾清理過,如今又雜草雜生,只能見到部分隧道口的石牆。
三瓜子隧道西口
三貂嶺至武丹坑間工程於大正8年(1919)6月開工,由大倉組負責承包,大正11年(1922)峻工,長3.4公里,工程包括興建第三基隆河橋樑,以及開挖三瓜子隧道與三貂嶺隧道,興建期間由於世界大戰的影響,物價及工資上漲,無法依原預算計畫建設,因此大正8年還提前挪用大正10年的預算來建設鐵路。
至誠動天地(攝於100年8月10日)
三瓜子隧道長111公尺,隧道口上方的牌匾係草書字體銘刻「至誠動天地」,為日治時期台灣第7任總督明石元二郎所提。明石元二郎為日本福岡人,元治元年(1864)8月1日博多大名町出生,為明石助九郎貞儀的次子,係黒田藩士,其父親在29歲時即切腹自殺,母親秀子22歲便成為寡婦,當時元二郎才3歲,母親靠著刺繡維持家計,對於兒子的教育相當嚴格。
三瓜子隧道前的舊橋橔遺址
年少時的元二郎是個淘氣且喜歡惡作劇的少年,明治10年(1876)他進入陸軍幼年學校就讀,畢業後明治14年(1890)進入陸軍士官學校,明治16年(1892)畢業後擔任步兵第十二連隊少尉,明治20年(1896)初因表現優秀考進陸軍大學校,當時的校長為台灣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入學當年晉級中尉,明治22年(1898)底畢業後繼續從事軍職,後來被調往參謀本部工作。
金字橋
明治25年(1892)當時29歲的元二郎與才16歲的國子結婚,婚後生下一兒兩女。明治27年(1894)晉級大尉,並且被任命到德國留學,妻子在此時也懷孕,然而留學德國卻因甲午戰爭爆發,不到一年便返國,然後擔任近衛師團參謀,參與攻台的作戰。之後服勤於參謀本部,明治34年(1901)任職法國公使館陸軍武官,明治35年(1902)轉派至俄國公使館任陸軍武官。
正前方溪底水泥堤防後方為三瓜子隧道東口與舊三貂嶺隧道西口
無論派駐至任何國家,元二郎均非常專心的學習當的語言,在俄國聖彼德堡他負責軍事情報搜集的間諜活動,由於他在語言能力表現突出,廣泛的從各國報紙中蒐集有用的情報。明治37年(1904)2月6日日俄斷交,在俄國的日本大使館移往瑞典斯德哥爾摩,當時他已升為上校。2月10日日俄兩國開戰,元二郎成為歐洲區的情報頭子,負責諜報及擾亂後方。
搏命演出
他極力促成反俄羅斯組織之間的合作關係,明治38年(1905)1月22日聖彼得堡發生「血腥星期日」事件,和平示威的群眾要求沙皇進行改革及終止日俄戰爭,結果遭到軍隊掃射血腥鎮壓,引發後來各地群起反政府革命活動,元二郎從日本籌措一百萬日元的鉅額工作資金(當時日本政府年度預算約6億8千萬圓左右,一個臺灣工人日薪約是1圓),提供革命組織資金援助與武器運送。
水泥攔砂壩頂
5月27日日本海戰勝利,後來在美國斡旋下,日俄兩國於9月6日簽訂樸資茅斯條約,元二郎卻覺得相當遺憾,因為俄羅斯革命差點成功,他卻在9月11日被命令返國。明治39年(1906)2月再度派駐德國,然而因為他在日俄戰爭中的諜報工作在俄羅斯被報導,轉載到德國報紙上,因此被德國認為是危險份子,因而不到一年便結束駐外工作。明治40年(1907)2月收到召回命令返國,即未再踏上歐洲。
溪流隧道口
明石的故事暫時打住,回到現場,在金字橋下方遇到溪溝邊民宅的男主人,他說隧道接口在溪溝堤防的後方,可以從基隆河溯溪溝走到上方,再翻過堤防即可,不過最近最安全的路,應該是從他家經過,但在交談的過程中,感受到似乎不歡迎外人從他家借道。
內部建造規格比照鐵路隧道
大致觀察一下溪溝的情形,水泥構築的護堤及溪床,雖然溪底水量少,還是有無法通過的深潭,而且找不到路下到溪底,因此只能選擇左岸,來到上次打退堂鼓的懸崖邊,從樹林的縫隙中,已經可以窺視到三瓜子隧道口的外牆,此次抱著使命必達的決心,在沒有繩索輔助下,徒手抓樹,腳踏著駁坎的石塊,小心翼翼的來到溪溝水泥堤岸的上方。
越過山來到另一側溪流隧道口
堤岸約15公分寬,左右兩邊皆數公尺深,無適當的踏腳處,只好搏命演出走過狹窄的堤岸,來到上游的攔砂壩,其後方有座隧道,專供溪流使用,無論隧道口與隧道內部,規格似皆比照鐵路隧道建築,隧道上方拱形以紅磚砌成,下方則採石磚構築,長度超過50公尺,應係由鐵道工程人員所築,溪水原本由三瓜子隧道與三貂嶺隧道之間穿越,為避免溪水影響鐵道安全,故建水道引導由三貂嶺隧道上方通過。
三瓜子隧道東口
由於從攔砂壩下到鐵路隧道口也是懸崖,所以繞過水隧道來到上游,試圖找尋可以下到溪床的路,發現另外一側也築起一堵水泥橋,將水引入隧道內,下方同樣是懸崖,不得已只好再回到攔砂壩,從堤防外有土的地方,慢慢的踩踏,確認踩到實地再跨出另一步,耗費一番工夫才下到溪底。
兩隧道間的叢林
從上方往下的困難之處在於樹木遮掩視線不清,腳下空虛,心裡感覺不踏實而形成恐懼感,但從下方往上爬便容易許多,可以看清地形地勢,沒有任何的不安全感。懸崖下的世界猶如未開發的原始叢林,許多的樹藤從不見天日的上方垂吊下來,草本植物也長得相當巨大。
舊三貂嶺隧道西口
兩隧道相距僅數十公尺,隧道口的石牆已爬滿蕨類植物,或被樹木根部猶如蜘蛛網般緊緊的包覆,隧道口上方似無任何牌匾。除了兩端是隧道口外,兩側則是將近十公尺高的水泥牆,其用意應該在避免山洪夾帶土石流衝進來,影響鐵路安全,也使得要親近這兩座隧道變得十分困難。
草與隧道齊高
除非正中午時間,否則光線很難照進此幽谷,尤其現在又是農曆七月,感覺特別陰森。三瓜子隧道已用紅磚封住隧道口,而三貂嶺隧道卻沒有,因此還可以進到隧道內一探,由於年久失修,不少土石流入隧道,使得隧道看起來高度矮了些,靠外側的土石顆粒較粗且有較多的大石塊,估計淤積的高度超過一公尺以上。
舊三貂嶺隧道內部
愈往內部土石顆粒愈細,淤積也沒那麼深,兩側石磚牆比起出口處又多露出好幾層,每隔一段距離出現的避車道小洞也慢慢的長高。本想繼續走到牡丹端的出口,不過半途積水漸深,無法再繼續前進,這項決定後來印證是正確的,另一端的淤泥相當厚,而且已幾乎掩蓋三分之一深的隧道。
避車道被土石掩埋剩一小截
故事再回到明石元二郎,他從歐洲返國途中,經過台灣海峽,在船中寫下一首詩,後來刻在其位於三芝基督教福音山的墓碑上:
「十年作客轉忘家,亞水歐山孤劍斜,路入台灣波影靜,春風初憶故園花。
1907年3月26日過渡台灣海峽,適值妻室國子忌辰
1999年霜降深秋」由此詩可看出他期待回家見家人的心情,然而此詩完成後2天,其妻國子卻在31歲時患病離開人世。
明石元二郎位於三芝福音山基督教墓地的墓碑
明治40年(1907)元二郎晉升為陸軍少將,擔任十四憲兵隊隊長,在韓國鎮壓暴動,後來升任韓國駐紮軍參謀長,憲兵隊司令官。大正3年(1914)轉任參謀次長、第六師團長。大正7年(1918)6月6日被任命為臺灣第7任總督,任命後7月2日立即晉升為陸軍大將,於7月22日到任。因改制緣故,明石自大正8年8月20日起兼任第一任台灣軍司令官,10月獲頒授男爵。明石該年確定台灣首座近代化大型電廠日月潭水力發電廠的興建計畫,為台灣總督府規劃台灣工業化的重要基石,創立台灣電力株式會社由高木友枝擔任社長,推動電廠工程建設。
隧道內積水變深
另外為解決嘉南地區灌溉問題,由水利技師八田與一負責規劃嘉南大圳,烏山頭水庫為其中最主要的水利工程之一,但總工程費高達5千4百多萬日圓,當時台灣總督府年度預算才5千萬日圓,明石向日本政府極力爭取下,終於獲得國庫約半數補助,於明治9年(1920)開始動工興建。明石任內對於鐵路的建設也不遺餘力,海線縱貫鐵路的鋪設及宜蘭線三瓜子隧道也是在他任內興建的。此外明石特別重視教育,他認為教育是促進台灣成長的重要基石,任內制定公布臺灣教育制度的臺灣教育令及相關的規範,各種包括工業、醫學、商業、普通學校等學校制度的發展,也提倡女性接受教育。
標誌牌
明石亦成立以南進為目的,提供華南及南洋地區企業資金的華南銀行,由林熊徵擔任會長,新築的臺灣總督府,啟用全台灣第一座高爾夫球場淡水球場,同時全島走透透巡視各地,為歷任總督中罕見的紀錄。明石積勞成疾,大正8年(1919)因公返回日本,在船上由於感冒併發肺炎,10月26日病逝於故鄉福岡,時年56歲,係唯一一位死於任內的台灣總督。
明石墓地舊址
明石任總督共在職1年5個月,遺言「願余死後能成為護國之魂,亦或鎮護吾台民」,遺體依照其心願運回台灣,11月3日葬於台北三板橋墓地(今林森北路與南京東路間的十四號公園),是唯一一位埋骨於台灣的總督。他清廉自持,死後無產,造墓及家屬慰問金係由台灣人為抱恩發起捐獻,集資4萬3千餘日圓,傳為美談。其墓地後來成為違建區,直到民國86年開闢公園拆除違建,遺骸才在熱心人士幫助下,民國88年遷葬於新台北三芝區福音山基督教墓地。
明石元二郎鳥居
為了尋找明石總督的墓,特別花了兩個半天的時間,分別走訪十四號公園以及福音山基督教墓地,十四號公園尚保留著墓地的鳥居,曾經一度被搬到新公園,之後再遷回來原址,墓地現已成為公園綠地。至於福音山基督教墓地,則是與許多教友長眠於此,墓地背山面海,遙望北方,墓地沒有帝王般待遇,一樣是個方寸之地,無人帶領很難找到,據管理員說,至今仍常有許多日本人到此祭拜。
三貂煤礦
離開三瓜子隧道,免不了又繞路過來查看三貂煤礦的情形,周邊環境的雜草變少,坑口也種上景觀植物,入坑檢身室與機電室也貼上壓克力的介紹牌,連帶觀光的人潮也跟著變多。三貂煤礦礦區號碼:礦業字第040、045、041、臺濟採字第592、593、292號。礦區面積110公頃39公畝86公厘,礦權人台陽鑛業股份有限公司,經營人台灣水泥股份有限公司。
入坑檢身室與機電室
昭和8年(1933)開坑,由劉尚經營命名為合和煤礦,昭和11年(1936)開鑿水平坑,昭和13年(1938)8月開始產煤,昭和19年(1944)9月因太平洋戰爭停工,民國34年10月復工開斜坑,由劉明包採,民國41年3月包採人改由劉傳來,民國43年3月轉與劉銘豐,民國45年8月由台灣水泥公司承受,改為三貂煤礦。三貂煤礦坑口的牌匾為民國壬子年(民國61年)仲夏,落款為趙仁愉,他並不是三貂煤礦的老闆,而是中央日報的記者。
坑內
煤層中部系統,現採最上層,厚度0.25公尺,上層厚度0.3公尺,中層厚度0.2公尺,本層厚度0.25公尺,頗有變化。煤種普通燃料煤。有主斜坑一坑,又斜坑一坑。降煤:礦場車站以捲揚機由坑口降至煤倉(70公尺),再用皮帶輸煤機運至站前水洗場(130公尺)。產量民國51年20,120公噸,民國52年27,216公噸,民國53年25,083公噸。統計民國37年至民國73年收坑,中休5年,開採32年,總產量822,960公噸,年平均25,717公噸。
牡丹車站往舊三貂嶺隧道鐵路舊線
由於隧道無法通過,只好改採4輪的方式翻山越嶺,來到雙溪區牡丹里的鐵路旁,找尋舊三貂嶺隧道東口的遺跡,有了去年走錯路的經驗,對於這邊的環境也變得熟稔,無需再四處打探,便踏上征途,舊鐵路在雙軌化工程啟用後便已拆除,並鋪上石子和水泥成為農路。
結實纍纍的柚子
前面提及大倉組承包三貂嶺至武丹坑間的鐵路修建工程,其實大倉組承包範圍更大,起自瑞芳終至頂雙溪,重要工程項目包括瑞芳至猴硐間的第三瑞芳隧道、第一員山隧道、第二員山隧道、第三員山隧道、猴硐隧道、第二基隆河橋樑;猴硐至牡丹間的第三基隆河橋樑、三瓜子隧道、三貂嶺隧道;牡丹至頂雙溪的第二武丹溪橋樑、王份隧道、第一雙溪隧道等。這些路段的鐵道需穿山越溪,地勢險要,工程難度高。
木瓜花
隧道口橋隧連原本廢棄的營房,發現窗戶已用紅磚封口,裡頭成為工程人員的臨時居所,去年經過時還是一片廢墟,現已開始整修,聽一位在附近施工的先生說,隧道即將要打通,闢建為自行車道,橋隧連的舊建築未來打算規劃為自行車休息站。
整修中的橋隧連建築
新舊鐵道路線中間隔著一條排水溝,當初誤以為排水溝是舊鐵道,一路拔山涉水沿著溪流上溯,最後才發現走錯路,這條水泥排水溝延伸相當長的距離,其用意也在引道水流,避免因溪流或山洪長期的沖刷侵蝕,影響鐵路隧道的安全。
三貂嶺隧道南口
舊三貂嶺隧道原為單線,民國69年10月1日成立宜蘭線鐵路擴建工程處,開鑿雙軌新隧道,民國74年4至6月宜蘭雙軌擴建工程分別完工通車。新舊隧道口相距大約近百公尺,舊隧道口原本長滿雜草,而且積水盈尺,為改建為自行車道,目前已僱工開挖溝渠,將隧道口的積水引流排放。隧道口的雜木也因改建而除去,相較於另一端的陰森,此地陽光直射十分明亮。
舊三貂嶺隧道東口
隧道內壁以黃色噴漆標示1820,應是測量隧道長度的標示,整體隧道長1,852公尺。內部的積土相當深厚,排水工程尚未結束,從中間挖開的排水溝可看出淤泥厚度將近2尺,排水已有些時日,仍有水不斷流水來,兩側的土堆也還有些鬆軟。隧道口外施工的先生說現在是鬼月,內部尚未整修完工,隧道深處穿過煤層可能有毒氣,勸說不要進入隧道。
舊三貂嶺隧道東口
隧道口上方牌匾銘刻「萬方輻湊」,落款人為日治時期第8任臺灣總督田健治郎。他是日本兵庫縣丹波巿人,生於安政2年2月8日(1855年3月25日),小時候名叫梅之助,號讓山。自幼苦學,師事儒者渡邊弗措、小島省齋,故有深厚漢學基礎,明治維新時期,他負笈東京,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曾任伊勢州阿濃津裁判所試用推事,愛知、神奈川、埼玉等縣之警務部長,後受知於維新元勳遞信大臣後藤象二郎,被拔擢為遞信省書記官,更進為秘書官及郵務局長。
萬方輻湊
明治28年(1895)日本內閣成立「臺灣事務局」,他兼任臺灣事務局交通部委員,參與治台政策之擬定。明治34年(1901)因政友會的推薦,得以在家鄉當選眾議員,不久轉任遞信省次官。因鐵路國有化之功績,被授與男爵頭銜,明治34年(1906)敕選為貴族院議員,大正5年(1916)任寺內正毅內閣之遞信省大臣。兩年後政友會之原敬組閣,他與田健治郎交情深厚,且主張文人總督,故在明石總督病歿後,於大正8年(1919)9月29日任命田健治郎為臺灣第8任總督,成為首任文官總督。
隧道內積土盈尺
三貂嶺至武丹坑間的鐵路工程於田健治郎在任期間的大正11年(1922)9月完工,其中包括三貂嶺隧道,在草嶺隧道未完工前,此為當時最長的人工開鑿隧道。隧道內的探勘原本走在土堆上,中間一小段土堆有缺口,所以跳到底下看似堅硬平地的排水溝,沒想到這一跳竟然雙腳下陷,直到膝蓋深,四週又沒有東西可以攀附,雙腳移動愈陷愈深,太過於低估隧道的高度,費了好一番工夫才脫困,差點沒打電話求救,不過裡頭手機也沒訊號,隧道內很涼爽,不過卻嚇出一身冷汗,鬼月真的諸事不宜。
彎道
田健治郎任內主要措施,分述如下:
一、地方政制改革,將全島十二廳之政區改為五州二廳,並將中央集權制改為地方分權主義,提高地方官權限,其次整理地方地名,將不雅的地名改以日式地名或雅化,如將臺北艋舺改為萬華,打狗改稱高雄,打貓為民雄,葫蘆墩為豐原,牛罵頭為清水,大嵙崁為大溪,水返腳為汐止,錫口為松山,阿公店為岡山,阿猴為屏東,蕃薯寮為旗山等,至今仍皆沿用。
二、施行「內地(即日本)延長主義」,實施內臺「共學制」,將臺灣的教育納入日本教育體系,承認日人與台灣人「內臺共婚」。
三、設置總督府評議會作為總督諮詢機關,壓制臺灣議會請願運動。
四、經濟建設方面,著手修築嘉南大圳水利工程及持續開闢鐵道。成立總督府中央研究所,從事農、林、工及其他產業與衛生之研究調查工作。
舊石砌鐵道拱橋
田健治郎在任4年,因關東大地震而於大正12年(1923)9月2日去職返回日本,擔任帝都復興審議會委員,也曾出任山本權兵衛第二次內閣之農商務大臣兼司法大臣,後任樞密顧問官。昭和5年(1930)11月16日因腦出血併發肺炎病歿,享年76。
慶隆煤礦入口
離開舊三貂嶺隧道前,跟當地人打聽一些有關牡丹坑定福煤礦的故事,先以附近慶隆煤礦引言,中壯年人對於礦場的歷史都沒什麼印象,老一輩大多都曾在礦場討生活,因此談到比較深入的內容,就把老人家請出來侃侃而談。雖然最後沒得到想要的答案,但是他們知道我上次沒找到慶隆的坑口,一位大哥很熱心的引領進入礦場指點迷津,由於幾次豪雨過後,坑口被山洪夾帶的土石給淹沒,位置在某棟建築物的下方,從外觀不容易察覺。
儲煤設備
礦場和去年來時已有很大的不同,原本樹林茂盛,陰森不見天日,現大部份雜草都已清除乾淨,並且開闢為菜園,一些建築物整修變成有人居住的民宅,他們說是地主搬回來住。去年發現誤以為是坑道的地方,原來只是排水的涵洞,真正的坑口去年經過時的確被土石所掩蓋,現在上半部已開挖,露出半月型的封閉坑口。
慶隆煤礦礦場建築
慶隆煤礦股份有限公司礦區號碼礦業字第398號,台濟採字第2601號,礦區面積150公頃94公畝33公厘,民國44年7月成立隆美煤礦,代表人邱家益,53年1月改組為慶隆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為曾任南港鎮長的蕭貴川,53年11月改董事長為張來進。其常務董事蕭貴川、簡仗梨、楊金聲、林順發、董事蕭萬基、蕭敏捷、陳呈譔、鄧海源、楊火灶、蕭聰亮,常務監察人蕭明哲、監察人李榮耀、陳秋金露、柯博仁、林生,協理黃良成、鄧海源,礦長鄧海源。
慶隆煤礦坑口
煤層中部系統,地質構造頗有變化,現採本層,厚度0.5公尺,頗有變化。普通燃料煤。有主斜坑一坑,又斜坑一坑。礦場至牡丹車站1公里,使用台車。產量民國51年18,639公噸,民國52年25,616公噸,民國53年28,515公噸,統計民國45年開採至民國67年收坑,共開採23年,總產量579,797公噸,年平均25,208公噸。
坑內積水
趁著鬼月也來說點跟鬼有關的事,慶隆煤礦已封閉的坑口,最上方留一個小洞,迄今見過的礦場每一處封閉的礦坑口,幾乎都有相同小洞,由於煤礦開採過程中,礦坑內難免發生礦災而造成傷亡,礦場停工如果完全密閉封坑,那些罹難的礦工遊魂將永遠被困在坑內無法出來,因此才會留下這麼一項貼心的設計。
上次誤以為是坑口的排水溝
三瓜子隧道與舊三貂嶺隧道目前正在整修,即將重新開通闢建為自行車道,期待此舉未來能讓隧道獲得較完善的保存和維護,而不是任其自然風化毀壞,希望明年再度造訪時,能夠輕鬆的從三貂嶺車站騎到牡丹車站。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10819瑞芳-三瓜子隧道、舊三貂嶺隧道、三貂煤礦、雙溪-慶隆煤礦

2 則留言:

forest 提到...

版主 您好:

此文章中提到的溪流隧道的結構與本人在新北市樹林區石灰坑所看到的拱橋結構相似,且也有載煤炭的輕便車在橋上行駛,以下是此拱橋的相關報導.
希望能邀請您來石灰坑勘查.

http://www.epochtimes.com/b5/12/7/31/n3648163.htm%E5%B1%B1%E4%BD%B3%E7%85%A4%E7%A4%A6%E9%BB%91%E9%87%91%E5%8F%B2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那篇報導寫的很詳盡,先前也去山佳找過勝和煤礦和蓋淡坑煤礦,但沒有很仔細找尋拱橋,謝謝您提供的資訊,這麼珍貴的古蹟,近期會去探勘,也歡迎您一起同行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