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日 星期六

1040103基隆-清國井、四腳亭十二坑、四腳亭十三坑、調和煤礦、榮隆煤礦

清國井為清代官方在台所開設的第一間官辦煤廠,位於基隆市信義區與新北市瑞芳區交界的深澳山南側,日治時期先後由黃東茂的復振炭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之四腳亭十二坑、十三坑、調和炭礦、基隆六坑分坑等名稱開採,戰後主要分為深澳山北面簡杖梨的榮隆煤礦與深澳山南側杜伯英的調和煤礦兩礦。

台灣煤礦的發現及開採歷史相當悠久,傳說明朝天啟年間西班牙人佔領雞籠時便發現當地煤礦,煤窑的遺跡,已用到當地居民所掘煤炭,且數量豐富。崇禎末年荷蘭人佔領北台灣時,便積極獎勵當地人採煤,以增進輸出貿易。明鄭時期漢人由南往北開拓,當時北台多為原住民,漢人活動少,對於煤炭並未特別重視。

八斗子海灣

史書上臺灣最早有關煤礦的記載,為康熙56年(1717)周鍾宣所撰之諸羅縣志卷十物產志中貨之屬煤炭項上:「灰黑,氣味如硝磺,可以代薪,焰甚烈,北方多用之,出雞籠八尺門諸山,傳荷駐雞籠時,煉鐵皆用此。」清代對大陸煤礦開採不禁止,因為是民生燃料必需品,但對台灣煤礦卻是原則禁止,擔心採礦會破壞風水或龍脈,非奏准之私採將受嚴懲,乾隆年間曾立牌示禁,道光15年(1835)淡水廳同知依據紳民請示,立碑重申禁令,然而私採的行為還是非常興盛。

深澳山

英國皇家學會院士,愛丁堡皇家學會院士,蘇格蘭著名的發明家和機械工程師詹姆斯瓦特(James von Breda Watt)於西元1765年(乾隆30年)改良紐科門Newcomen蒸汽機,並於1776年第一批新型蒸汽機製造成功並應用於實際生產,奠定了工業革命的重要基礎,此後煤炭之需求量大增。道光19年(1839)清英鴉片戰爭,戰後雙方簽訂南京條約,開放沿海港口通商,經由海路來東方貿易的歐洲商船日益增加。

深澳山的峭壁下方,白舍愛琴海附近有一處已滅失坑口

商船原本是依靠風力的帆船,也改為以蒸汽機為動力的輪船,輪船以煤炭為能源,需就地補給煤和水,探知台灣產煤後,英船經常往來台灣附近巡航並測繪地形,道光27年(1847)英國海軍少校戈登(Lieutenant Gordon)勘察終於發現雞籠地區煤礦豐富,並在英國皇家地理學會的刋物上發表。

海灣

「由坑口攀登山上,叢山峻嶺,蔚為奇觀,此處所有的巒峰,突然各自北向聳起,而傾向東南成為約25度的斜面,沙岩的本身,現出無數的懸崖絕壁,走向和煤礦相同,而此海島的東北部,也有著相同的特徵。」「續沿山峽而而上,我在路邊發現有煤塊突出地面的地方數處,那顯然都是煤層的起端,華人曾引導我們到山峽的背面(或東面),並指出山邊地表上的煤礦多處,此處高度為海拔250呎。」

山上的機槍堡

清朝官員早在前一年即得知英人覬覦雞籠煤山,便立碑示諭,重申煤禁,以防奸民圖牟利而勾結洋人。英國因倫敦煤價高漲,道光30年(1850)英國駐華兼香港總督文翰(S.G.Bonham)公使向兩廣總督徐廣縉及廣東巡撫葉名琛請求採購雞籠煤炭,但遭到清廷以各通商港口均可買煤而拒絕,避免英人對臺灣的覬覦。

石牆下曾有一座坑道

咸豐4年(1854)美國遠征日本艦隊準備回航香港,海軍提督貝理(Commondore Mathew C. Perry)特派砲艦馬其頓號(The Macedonian)及運輸補給艦供應號(The Supply)前往雞籠港,執行勘察煤礦,並購煤備用。咸豐7年(1857)英法聯軍攻陷廣州,隔年簽訂天津條約,開放台灣為通商口岸,英商便可自由向台灣購煤,英方後來又更進一步提出開採雞籠煤礦的要求。

清國井坑口

太平天國之亂平定後,同治5年(1866)閩浙總督左宗棠奏議在福州設立船廠,以建立海防水師。左宗棠後因西北局勢吃緊,奉調陜甘總督,同治6年(1867)船政改由沈葆楨主辦。由於船廠需煤,向雞籠各商行購辦,後來便興起設立官煤廠的建議,同治7年(1868)派員至雞籠勘察,結果認為自採的成本較外購划算且可靠。但福建船政局的開採計畫,受到天津條約修約影響,暫時中止。同治8年(1869)清英換約後,規定雞籠等地煤礦可由南洋通商大臣酌量開採,並准售予洋商。

清國井風坑

台灣自從開放通商後,私挖煤田情況愈來愈嚴重,同治9年(1870)台灣道黎兆棠受總督英桂之命,調查雞籠煤田開發實況,私挖煤礦廢坑23,休坑21,經營坑48,合計92坑之多,後來訂出民窰開採章程,承認既成事實,開放煤禁,但礦區有限制。同治13年(1874)牡丹社事件日本藉口護僑出兵台灣,沈葆楨來台主持海防,事件平息後,因原有輪船不敷台灣防務,奏准福建船廠續建輪船,並奏請廣開台煤以解決船廠用煤問題。

井口內部

沈葆楨提議得到李鴻章支持,當時民窰開採方式多用狸掘法(即拖籠坑法)效率低,兩人皆認為台灣開礦要用洋人的技術、方法和機械才能成功。經總稅務司赫德(Robert Hart)推薦,光緒元年(1875)延聘英籍礦師翟薩(David Tyzack)抵台,會同臺灣道夏獻綸指派煤礦委員何恩綺、李彤恩會同勘察,前往滬尾、八里坌至雞籠沿溪產煤各礦山,結果認為八斗子地方最適宜。

磚砌通風井

沈葆楨採納翟薩建議在八斗子開辦西式煤廠,並請翟薩前往英國採辦全副開礦機器及招聘採礦工匠十餘人,沈葆偵在7月離台後,設廠工作後交由福建巡撫督辦。接續督辦的福建巡撫王泰突然積勞成疾,10月內渡就醫但隨即病故,後改由丁日昌接辦。光緒2年(1876)4月翟薩在英國聘請的開礦工匠4人抵台,施用人力進行鑽探,7月翟薩和另一批聘用的工匠多人,帶著開礦需用的鑿井、採煤、抽水、提車、通風等機器設備到達基隆,他們先修築海岸到礦場的道路,架設橋樑並鋪設輕便鐵軌,3個月完工長2346碼(2.144公里)的鐵路,先用以運送開礦機器,後以運輸煤廠所產之煤炭。

清國井附近菜園

先前的鑽探已找到品質良好的煤層,8月鑿井工作進行,煤井深度預計為3百英尺(91.5公尺)。光緒3年(1877)4月煤井鑿掘至269英尺5寸(82.17公尺)的深度後,首度見到煤層,厚達3尺5寸半(1.05公尺),成色與外國煤炭不相上下。入夏後天氣炎熱,大陸和外國礦工無法適應惡劣天氣,經常生病或死亡,到9月才完成開鑿煤井修築井壁的初步工程,為防止民窰積水侵入官礦傷人,封閉附近12所民營煤窰,並禁開新窰,設廠工作到11月才正式完成,據臺灣鑛業史記載此井深89.92公尺,直徑3.81公尺,係圓形直井,護壁以石塊砌圈,供運輸及入風之用,直井深至82.26公尺處通到煤層,煤厚1.06公尺,坑口設置多管式之蒸汽鍋爐,40馬力,壓力每平方英寸70磅,並備有捲揚機與排水機,初期日產量30~40噸。

清國井

光緒3年(1877)完成日產煤能力200噸之設備安裝,同時又完成排風直井一口,直徑2.59公尺,深26.82公尺,裝有吉柏爾(Guibal)式抽風機一座,以助通風排氣之用,該礦直井,自井底開鑿石門,抵煤層後再開煤巷,使用殘柱式採煤法,然後回採煤柱,鑿岩採煤均應用炸藥爆破,坑內照明使用菜油燈,燈內主要煤巷均鋪設鐵軌,使用煤車運煤,直井部分使用吊籠運輸,坑外在八斗仔灣與礦場間,敷設輕便鐵路搬運至八斗子灣,卸於近海煤埕,再僱小工由煤埕挑至海口駁船,載運至雞籠碼頭,再卸入煤棧儲存。

清國井直井

光緒4年(1878)即第1年的產量16,017噸、5年30,406噸、6年達41,236噸,7年達53,606噸。煤井開鑿順利,但初期採礦並不順,首先本地礦工不受外籍礦師指揮,工人常不足,加上疫病流行,且煤務局行政腐敗,浮費及冗員過多,雖然產量逐年增加,但煤礦運輸工作卻不能配合,煤炭運到海岸後,需再駁船運往基隆港運銷,但煤船效率低,導致大量煤炭長期堆積在煤井附近,煤務局對於籌銷工作亦無效率。

礦場排水涵管

光緒5年(1879)督導煤務的台灣道夏獻綸病故,福建巡撫更迭頻繁,官礦處於無人督導狀態,光緒7年(1881)經台灣道劉璈整頓,為節約成本,將官礦中的高薪洋人全部解職,光緒8年翟薩回國,改由船政學堂學生張金生接任礦師。經整頓後初期官煤局煤務煥然一新,但隨後兩年產量卻下降,而官員抬高煤價,洋商不願採購,銷量遞減,至光緒10年(1884)又形成堆積滯銷的現象。

榮隆煤礦電氣機房

光緒10年(1884)4月法艦哇爾大號(la Volta)抵達雞籠補給購煤,強行闖入基隆港口,示威獲得勝利後,法方認為台灣沒有防禦工事,當時清法為越南問題開戰,法軍遠征越南,對於後勤煤炭的支援相當重視,積極尋求穩定的供應地點,因此法國主張佔領台灣當擔保品,覬覦基隆的煤礦,清廷啟用劉銘傳以福建巡撫身分督辦台灣軍務,劉主張保衛煤礦並整頓礦務,擔心基隆煤礦一旦落入洋人手中,擴充經營,將使得洋人如虎添翼。當年8月5日劉接獲法軍進犯基隆的消息,立即前往基隆督戰,並派擢勝營官楊洪彪前往八斗子,督導拆除煤廠機器,移交山後,炸毀煤井設備,放水流入礦坑,並將煤礦房屋及坑口存煤焚燒,以杜絕敵人窺伺之心,法軍砲打基隆行動隔日即遭劉銘傳擊退。

榮隆煤礦電氣機房內部

法國後來在英國購買挖煤機器,等援軍及掘煤機器的船隻到達中國海面後,9月2度進攻基隆、滬尾,但滬尾戰事失利,只能先佔領基隆,但離八斗子煤礦區尚遠,因兵力不足,只好放棄佔領礦山,但在港口就已經撿到堆積如山十餘萬擔(十萬擔約六千噸)來不及被守軍焚燒的煤炭。光緒11年(1885)3月法軍得到外籍兵團支援,進攻清軍基隆外圍陣地,佔領八堵及暖暖附近的煤礦,但也受制於守軍,後來便由台灣撤退。

榮隆煤礦礦場建築

停戰後台灣設省,命劉銘傳擔任首任巡撫。法軍撤退後,官煤廠重建需經費,商人張學熙乘機提議承辦八斗官礦,條件為船政購煤,每百石減價銀4元,劉銘傳批准照辦,也開放民窰的申請。張學熙在光緒12年開工,但因口袋不夠深,無法購置機器生產,只能仰賴人力,最後因滲水過多,不堪虧損而退辦。

山區一處不明已塌的坑口

劉銘傳後來由官方湊銀2萬兩,並招商股6萬兩,官商合辦的煤務局在光緒13年(1887)成立,生產效率在新機器安裝後才提高,但疏運問題又再度發生,非造鐵路改善運輸不能獲利,但原先的股本只能購機器和工程,無力負擔興建鐵路和買火車,因此只好民股退出收回官辦。光緒15年(1889)劉銘傳因收歸官辦的煤廠虧損,無法更新生產條件,英國領事德瑞介紹英商范嘉士(Handkerd)提議願償還八斗官礦本銀14萬兩接辦,並勘辦新礦,但給予英商之條件太優渥,遭到清廷否決。

福德宮

光緒16年(1890)劉銘傳主張將官礦委託商人經營,事後奏請追認,但朝廷認為基隆礦務經整頓後已有起色,又突然改為官商合辦,中間可能有弊端,交吏部議處,吏部原議將劉革職,最後清廷加恩改為革職留任。劉銘傳改革官礦失敗,心灰意冷稱病求去,於光緒17年告老還鄉,台灣巡撫改由邵友濂接任,他一改劉銘傳積極建設台灣計畫,採取緊縮政策,裁減各項經費,12月將外籍礦師芮德(Reid)解僱,官煤廠正式停採。光緒20年清日戰爭爆發,清廷為獎勵礦業,貸款5千兩予五煤行,鼓勵增產報國,得到相當好的成績,但後來因為戰爭而受阻,官礦雖然開採失利,但民營礦場卻愈日益興盛。

此處曾有一座坑道

五煤行分別為林振盛、林振合、劉和泉、賴合興、戴振發等五家,其行主分別為林榮欽、林峩士、劉永連、賴火輪、戴化生。林榮欽曾在此間舊斜坑之風坑附件開一80尺深直井,且以小型鍋爐排水,後因資力不繼移黃東茂,黃商新設100馬力鍋爐,另開新斜坑,後來才被基隆炭礦會社所併。

424鑛區圖

日治時期,深澳山區域共分別3個主要礦區,分別為原礦字第424、556、847號,後來合併為原礦字第424號。前一陣子吳大哥從跳蚤市場取得,內附日治時期的礦區圖及黃東茂的契約書,相當珍貴,經過多次走訪搜山及訪問當地居民,大致確認圖上所繪四腳亭十二坑與十三坑位置,特與大家分享。

黃東茂與基隆炭礦契約書-1(大正12年)

原礦字第424號,明治36年(1903)2月6日許可,礦區深澳坑砂子園,面積明治37年66,440坪,明治42年至大正11年108,778坪,大正12年至昭和17年479,727坪,礦權人明治37年後藤伊三郎,明治42年至大正元年林榮欽,大正3年至大正11年黃東茂,大正12年至昭和17年基隆炭礦株式會社,代理人昭和4年至昭和8年河野俊雄,礦山名大正9年至大正11年復振炭坑,大正12年四腳亭五坑附屬坑,大正13年四腳亭十二坑,大正14年至昭和6年四腳亭十二坑、十三坑,昭和10年至昭和11年調和炭礦,昭和12年至昭和17年基隆六坑分坑。

黃東茂與基隆炭礦契約書-1(大正12年)

原礦字第424號,日治時期沿革如下:
年度面積產量鑛山名礦權人
明治37年66,440坪後藤伊三郎
明治42年108,778坪林榮欽
大正元年108,778坪19,497,000斤林榮欽
大正3年108,778坪2,129,100斤黃東茂
大正4年108,778坪22,525,789斤黃東茂
大正5年108,778坪40,538,510斤黃東茂
大正6年108,778坪39,231,160斤黃東茂
大正7年108,778坪43,712,800斤黃東茂
大正8年108,778坪51,618,607斤黃東茂
大正9年108,778坪56,047,715斤復振炭坑黃東茂
大正10年108,778坪52,878,526斤復振炭坑黃東茂
大正11年108,778坪47,534,669斤復振炭坑黃東茂
大正12年479,727坪62,264,670斤四腳亭五坑附屬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大正13年479,727坪95,278,628斤四腳亭十二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大正14年479,727坪92,002,392斤四腳亭十二坑、十三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大正15年479,727坪75,137,370斤四腳亭十二坑、十三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2年479,727坪47,216,574斤四腳亭十二坑、十三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3年479,727坪41,809,884斤四腳亭十二坑、十三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4年479,727坪9,136,517斤四腳亭十二坑、十三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代理人河野俊雄
昭和5年479,727坪四腳亭十二坑、十三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代理人河野俊雄
昭和6年479,727坪四腳亭十二坑、十三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代理人河野俊雄
昭和7年479,727坪基隆炭礦株式會社代理人河野俊雄
昭和8年479,727坪基隆炭礦株式會社代理人河野俊雄
昭和9年479,727坪1,193瓲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10年479,727坪2,136瓲調和炭礦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11年479,727坪1,689瓲調和炭礦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12年479,727坪基隆六坑分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13年479,727坪基隆六坑分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14年479,727坪基隆六坑分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15年479,727坪基隆六坑分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16年479,727坪基隆六坑分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17年479,727坪基隆六坑分坑基隆炭礦株式會社

昭和4年廢坑文件

原礦字第556號,明治28年(1895)12月25日許可,礦區深澳堵庄八斗仔庄,面積186,100坪,此礦自清代沿續而來,林隆欽於八斗子官礦收廢後,官府貸款五煤行籌煤時,林榮欽即於此一地開小型直井開採。礦權人大正元年以前林榮欽,大正3年以後黃東茂,大正12年併入原礦字第424號。

昭和4年法院文書

原礦字第556號沿革如下:
年度面積鑛山名礦權人
明治37年186,100坪林榮欽
明治42年186,100坪林榮欽
大正元年186,100坪林榮欽
大正3年186,100坪黃東茂
大正4年186,100坪黃東茂
大正5年186,100坪黃東茂
大正6年186,100坪黃東茂
大正7年186,100坪黃東茂
大正8年186,100坪黃東茂
大正9年186,100坪復振炭坑黃東茂
大正10年186,100坪復振炭坑黃東茂
大正11年186,100坪復振炭坑黃東茂

四腳亭十二坑

原礦字第847號,明治40年9月許可,礦區深澳坑庄,面積184,849坪,礦權人大正元年以前林榮欽,大正3年以後黃東茂,大正12年併入原礦字第424號,其沿革如下:
年度面積鑛山名礦權人
明治42年184,849坪林榮欽
大正元年184,849坪林榮欽
大正3年184,849坪黃東茂
大正4年184,849坪黃東茂
大正5年184,849坪黃東茂
大正6年184,849坪黃東茂
大正7年184,849坪黃東茂
大正8年184,849坪黃東茂
大正9年184,849坪復振炭坑黃東茂
大正10年184,849坪復振炭坑黃東茂
大正11年184,849坪復振炭坑黃東茂

榮隆煤礦坑口前水溝

四腳亭十二坑坑口在榮隆教會旁,坑口緊貼教會旁附屬建物的牆壁,據附近雜貨店的老闆指出,坑口以前曾有四腳亭十二坑的刻字,另外在其下方的福德宮旁邊,原本亦有一座很大的坑道,但在濱海公路開闢後便填平,榮隆煤礦坑口則是在榮隆教會旁,附近土地皆為礦主簡仗梨所有,教會亦是簡仗梨以礦場土地興建,供教友使用。

榮隆煤礦坑口

榮隆煤礦礦區除前述原礦字第424號外,另有原礦字第3177號,昭和15年12年設權,面積203,731坪,礦權人昭和15年至昭和16年西村小次郎,昭和17年簡仗梨。戰後礦區號碼礦業字第290號,執照臺濟採字第1080號,面積67公頃21公畝92公厘,與礦業字第972號合併施業,執照號碼臺濟採字第125號,面積74公頃12公畝22公厘。

坑內已塌

民國52年榮隆煤礦改為榮隆煤礦股份有限公司,礦業字第290號,執照號碼變更為臺濟採字第2563號,礦業字第972號,執照號碼臺濟採字第2562號,面積不變。
民國56年再變更為榮興煤礦股份有限公司,礦業字第290號,執照號碼變更為臺濟採字第2719號,礦業字第972號,執照號碼臺濟採字第2727號,面積不變。榮興煤礦董事長吳螽斯、簡蕉湖,顧問簡仗梨,經理呂芳來。

四角井崩落的土堆後方疑似有一坑道

本礦開採煤層為石底層,由深澳坑延伸經深澳山腳而至番子澳東方海底,間有若干南北向斷層,煤層延續尚好。此地域下有本層厚90公分、中層30公分、下層30公分、最下層30公分等4層煤可採,煤層走向北85~65度東,傾斜為16~13度傾南。下層斜坑至民國49年停採,民國42年採中層斜坑至民國48年底停採,民國49年由中層斜坑開採本層斜坑。

疑似四腳亭十三坑

榮隆煤礦可採煤量本層5萬噸、中層10萬噸、下層20萬噸、最下層30萬噸,合計65萬噸。採煤依長壁式或昇樓式,都用人工採掘。掘進用人工掘進裝碴。排水用電氣水泵排水,通風採用對偶式並以扇風機排風,運搬在煤面用拖籠人工拖運,平巷煤車推運,斜坑以捲揚機運搬。機電設備捲揚機50HPx1、20HPx2,計90HP。扇風機20HPx1、15HPx1、2.5HPx5,計47.5HP。水泵20HPx21,計420HP。合計557.5HP。坑內工159人,坑外工81人,合計240人。

坑道內部

榮隆煤礦有主斜坑二坑,又斜坑一坑,自礦場以卡車12公里至基隆煤場,至電力公司北火發電所2公里。統計民國35年開採至民國67年收坑,開採33年期間,總產量363,083公噸,年平均11,002公噸。榮隆煤礦在坑內曾發現清朝時官礦未採炭柱,並檢拾到舊炭車,並曾到直井底,利用井壁鐵條爬上直井口返回礦場。本礦東方之煤層延伸入海,後經以建山坑探勘後,再成立建基煤礦開鑿海底大斜坑,成為北台灣的重要礦場。

斜坑部分已塌

四腳亭十三坑在深澳山稜線的西南側,經過實地搜山結果,在清國井四角井附近山區,有一處已崩坍並掩埋的坑口,在其東北方向,另有一處未被掩埋的坑口,內部為平水坑道,直行後內部有落磐,爬過碎石堆發現有一斜坑,然而崩坍嚴重,且空氣稀薄,無法繼續深入察看,研判極有可能是四腳亭十三坑。

坑內望向坑口

調和煤礦位於舊清國井所在區域,八斗子官礦在此在開直井機械坑。礦區號碼礦業字第106、973、1542號,台濟採字第497、349、1064號,礦區面積128公頃83公畝10公厘,礦場位置在今草山福德宮及旁邊的資源回收場附近,礦主為杜伯英。日治時期向基隆炭礦會社租包開採疏水準上之下層煤,昭和9年(1934)6月開坑,10月著煤開始產煤,戰後繼續開採並開鑿斜坑開採疏水準下煤層,民國47年開本層斜坑,民國51年5月開下層及最下層水平坑,同年12月著煤,雖然探採成功,卻為本下層間之地下水層所困擾。

舊坑口掩埋在黃土堆下

此地域屬於田寮港煤帶之東側延長,由於露頭顯現,自早期即有民窯私採,煤層屬石底層含有煤層六層,本層厚度80公分,下層厚度30公分,最下層厚度30公分,煤厚平均在30公分以上,開採下層及中層,傾斜平緩7~15度間傾向南,煤層走向為北15度東,可採煤層儲量約20萬噸,煤質屬燃料煤,發熱量約6900卡。調和煤礦在此有第一斜坑及新斜坑,各延長500尺及600尺,皆以沿層坑道進行,坑道用坑木支撐,採煤採用長壁法。

調和煤礦殘存礦場建築

機械設備有捲揚機一斜坑20HP1台、二斜坑15HP1台,水泵一斜坑10HP1台、二斜坑10HP2台,通風利用坑溫與高低差氣壓差之自然通風,煤面利用拖籠拖運,月用電量約16000KWH,礦工坑內250名、坑外80名,合計230名。調和煤礦在戰後外銷時期曾興盛一時並開鑿坑內斜坑,後在直井舊跡西方開鑿本層斜坑後,因下磐大量湧水(本煤系本層與下層間有一含水層),使得坑內淹水,雖採取許多措施終未見效,最後被迫提前休坑。

調和煤礦廁所

在本層開採期中曾遇清朝時採掘跡之殘留煤柱,據說煤柱15尺大小,看似都末曾回採留下,而平巷敷有早期英國製之門字型鋼軌,用容量約300公斤之煤車運搬,煤面則使用拖籠拖運。調和煤礦產量民國51年40,495公噸、民國52年36,923公噸、民國53年29,156公噸,統計自民國35年開採至民國59年收坑,25年期間總產量為689,900公噸,年平均27,596公噸,降煤自礦場至基隆煤場7公里,使用卡車運送。

調和煤礦捲揚機安置處

由於偶然得到一張日治時期礦圖及契約書,重拾起對此地文史的再探索,深澳山周邊區域來回不下數趟,也幾乎快踏遍山頭每個角落,終於把清國井、四腳亭十二坑、四腳亭十三坑、調和煤礦、榮隆煤礦的各個坑口找齊,清國井去年曾一度因台電欲變賣土地而消失,經地方人士連署向基隆市政府申請為古蹟,然因資料不足,而無登錄為古蹟,但已經跨出一大步,在此略盡綿薄之力,補充該礦文史資料,願早日登錄為古蹟,使其受到良好的保存。

2 則留言:

Chien Jamesaab 提到...

張先生你好,謝謝你花心思及時間,對台灣煤礦、金礦的歷史總總留下記錄。家祖父是本文中榮隆煤礦的礦主簡杖梨先生。

張先生文中有提到:深澳山的峭壁下方,白舍愛琴海附近有一處已滅失坑口。幾週前和家父及堂兄正好討論過此事,此坑口在濱海公路北側或被公路所覆蓋。我有申請68年6月空照圖,再傳到您的信箱中。 個人比較有興趣的是有關"山上的機槍堡"的位置及文中"榮隆煤礦在坑內曾發現清朝時官礦未採炭柱,並檢拾到舊炭車,並曾到直井底,利用井壁鐵條爬上直井口返回礦場"兩段。

@山上的機槍堡。家父1935年在基隆市出生,約十歲左右,因盟軍轟炸基隆,所以疏散到榮隆煤礦場住。曾經到過山上有日軍來設機槍陣地,有一天他又在算天上離去的飛機有幾架時,忽然山上槍聲大作,只見一架飛機被打下來,落在遠方的海上,而其友機有再回來繞巡一次,可能是查看是否有生還跡象,後來就飛走了。

@榮隆煤礦在坑內曾發現清朝時官礦未採炭柱,並檢拾到舊炭車,並曾到直井底,利用井壁鐵條爬上直井口返回礦場:不知道張先生是從那兒看到這樣的記錄?家父有提到,大約在民國54年左右,調和煤礦越界挖到我們的礦區來,家父有下去查看,有進到清國井區。因為那時調和煤礦有在抽水,所以才得以見到清國井內的一些狀況。家父提到,有看到福州杉的樑柱、運煤小台車,及獸力驅動的轉盤台及未採的煤柱。旁邊的壁面不能摸,摸了會不斷掉落。當時家父有帶出清國井的鐵軌兩條,一條放在礦場,已不知所終,一條請人帶去給現在的國立台灣博物館。那工字型的鐵軌與現在的不同,它是用鐵片折出工字型來的。幾週前我有打電話去博物館問,他們說電腦上沒記錄。家父提到那鐵軌,是以日語發出Rail的音:レ-ル。 所以可能就是這段歷史的記錄喔。

Willy Chang 提到...

感謝您協助證實文獻所言不虛,山上的機槍堡的位置大約在白舍愛琴海上方的樹林內,至於榮隆煤礦的文獻可參考林再生前輩所著基隆煤礦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