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1041106瑞芳-山神廟、金母鑛

金母鑛位於新北市瑞芳區九份往雙溪之瑞雙公路旁,靠近大粗坑古道附近,牡丹山的西北側,由尤耀東於民國84年開闢,主要開採武丹坑型大粗坑系鑛床的金鑛坑,地勢在大粗坑九號硐的正上方,附近的山神廟旁,亦有2個不知名的金鑛坑。

接連的幾個鑛坑一路探下來,已過中午,不僅肚餓,身體也乏了,來到大粗坑山的小金瓜露頭附近遠眺,山勢的形狀,頗似河馬的側面,此地便是當初清末從基隆河八堵地區淘砂金開始,至猴硐由大粗坑溪一路上溯來到金砂的源頭,開啟九份金瓜石地區黃金歲月的地方。

大粗坑山小金瓜露頭

此地視野開闊,大粗坑的地形一覽無遺,對照書上所繪製的瑞芳金鑛坑內外圖,眺望許久,雖然比例尺為一萬五千分之一,不過要在如此廣闊的河谷內,尋找出大粗坑九號硐,還是有相當的難度,無法從樹林裡分辨出蛛絲螞跡,看來還是得找個時間從下往上找起。

大粗坑聚落

一身溼透髒亂的衣褲,跨坐在公路旁的護欄上曬太陽,看起來頗為狼狽,不過微風輕輕拂來,倒是感覺相當的舒適,一輛車子從九份方向駛來,忽然停車問起黃金博物館要如何走,公路往南到雙溪,需先折返往北,遇岔路再左轉向東行,雖然說的如此輕鬆,但山路曲折,就看其造化了。

山神廟下方的金鑛坑口

累到不太想動,由於有午睡的習慣,因此每到此時此刻,睡意便不斷湧現,正想閉目養神時,突然在山壁旁,發現一處小小的坑口,靠近一瞧,約為普通成年人正面的寬度,高度約一公尺餘,坑口已用磚砌牆,僅留一道小縫,鑽進內部有相當的難度。

坑內

見到此坑精神為之一振,能夠砌磚的坑口,裡頭一定有些什麼,禁不住好奇心的趨使,想方設法鑽到內部查看,費了一番工夫,才將略為發福的身軀塞進坑內,好不容易清洗乾淨的襯衫,免不了又再度沾滿泥巴,一進坑內眼睛還沒適應周遭的亮度,腳下已踩進一灘水中。

岔路口

幸好積水不深,而且水質清澈,但略帶涼意,開啟手電筒,久未充電,亮度不足,顯得有些昏暗,增添些許恐怖的氣氛,彎腰並略為側著身子,以避免碰到上方堅硬的岩石,涉水而過的聲音迴蕩在坑道內,隨著愈走愈深入,愈發覺得陰森起來。

巷道盡頭

陰暗的坑道內,感覺時間幾乎靜止,完全與外界隔絕,分不清是白晝或是黑夜,不久來到一處岔路口,猶豫著該往左或往右,右邊的坑道放著一罐空的酒瓶,先取右側,地面有些軟爛的泥土,僅約十多公尺便抵達坑道盡頭,裡面相當的潮溼,水不斷從岩石間滲出。

第2條岔路

此處的岩壁顏色較深,是黃鐵鑛還是含黃金的鑛石,實在是分不清楚,如果是黃金的話,應該會繼續挖下去,不會半途而廢才是。循著原路往後退至岔路口,再轉左側繼續前行,沒過多久再遇第2次的岔路,這次很明顯的右側為主坑道,左側的坑道較小。

塌陷

左側要鑽進去有些困難,顯然彎腰已經行不通,得採用狗爬式,地面又有積水,掙扎許久,還是鑽了進去,但很快便遇到阻礙,一些細碎的岩石橫阻在前,不能太夠鑽得過去,手電筒照不到更遠的坑道景象,不過看起來洞似乎是愈來愈小。

鐘乳石

再次循原路退回岔路口,稍微休息一下,坑內除了流水聲之外,只剩下喘息聲,如果還有其他的聲音,可能會嚇死。取右側繼續直行,僅管坑道內的空氣還不到令人窒息的地步,但剩餘不多的贍量隨著坑道的深入而漸漸變小,終於來到一處不斷滴水的地點。

坑口

岩石被滴水染成瑰麗的色澤,水珠經年累月的滴落,也變成長條型的鬚狀,有點像是榕樹的氣根,不過這些鬚狀的東西摸起來可是硬的,是發育中的小鐘乳石,穿過這些小鐘乳石後方坑道仍繼續延伸,給自己找了一個避免破壞鐘乳石的下台階,不想再繼續往前闖。

山神廟

出坑後感覺重獲新生,雖然未經精確計算,不過大概至少步行約2百公尺左右,如果有人陪同的話,說不定可以走的更深一些。回到公路後,不久來到一處山神廟,廟址位於公路的上方,沿著陡峭的岩壁修建階梯步道,一路向上至一處水泥平台,水泥磚砌的廟宇貼著山壁而建。

十一股源公興公司

廟內供奉著山神在內的8尊神像,根據入口處的解說牌標示,該廟是由臺陽公司於日治時期籌資興建,以讓採礦的工人安心工作,不過廟宇旁卻有個石碑,上刻「歲次戊子年 十一股源公興公司」等字樣,戊子為民國37年,十一股指共有11個股東,即刻在背面包括簡利文、張金土等11人。

廟後方金鑛坑

至於「源公興公司」應該是指當初承包大粗坑礦區的公司,但找不到相關的資料,可能因石刻文字斑駁,另有其他文字。然而瑞芳鑛山日治時期為租營制度,由申請者中選擇適當承租人數人,組成小公司,分區劃界,各自經營,戰後承租鑛區經營者共有8家,其中大粗坑地區為振山公司代表人劉明所承租,猜測「源公興公司」可能是振山公司的下包。

三岔路口

雖然礦區屬於臺陽公司,但並非其直營的硐口,推測應是由源公興公司的11個人所共同出資興建。山神廟的後方也有一座鑛坑,不過其入口更小,進入得採跪姿狗爬式,不到十公尺距離即遇三岔路口,前方共有上下兩個洞,但太過狹窄,僅左側的小洞尚可鑽。

岔路口

下去後很快便後悔了,地上雖無積水,但卻是厚厚的一層爛泥,勉強繼續往前推進一小段路,這裡的坑道比先前的複雜許多,不久再遇岔路,分不清主支線,只好走一步算一步,遇到第3次岔路時,已經有點昏頭轉向,而且坑內空氣也變差。

坑內

決定在此打住,不想再繼續探險,但遇到尷尬的狀況,狹窄的坑內根本無法以跪趴姿迴轉,除非後退至前一個岔路口,不然就得前進至下一個岔路口,才有較大的空間,最後不得已只好用驢打滾的方式,來個非常不漂亮的轉身,褲子全部沾滿泥巴。

出坑

出坑又花了一些時間,當見到坑口的光線時,緊繃的心情才獲得釋放。採金的坑道狹窄,工作環境簡陋,歷經這兩次的探勘,深覺採金過程相當的辛苦,尤其是如何在暗黑的坑道內鑿洞開路搜尋富鑛脈,並將其運出坑外,製鍊成金,得耗費不少時間和精力,若開鑿方向有誤,未遇任何富鑛,很可能白忙一場。

金母鑛鑛場

最後一站來到金母鑛鑛場,礦場的大門敞開,裡頭一片荒蕪,坑口比路面高出十幾公尺,海拔位置約與山神坑同高,坑口前方是峭壁,坑口左側還有一間鐵皮屋,原先通往坑口的道路已長滿濃密的雜草,勉強在草堆內找到一條水泥斜坡道,可以通往鐵皮屋。

捲揚機房

鐵皮屋內有一凹陷的長方型空間,推測應是鑛場的捲揚機座,從捲揚機房往坑口原本有一通道,但因長滿雜草而難以分辨,故一開始以直切的方式,由坑口正下方攀岩,耗費一番力氣後才爬上坑口前的小平台,想拍攝坑口正面照是不可能的任務,前方懸崖距離太短,僅能勉強拍攝側面照。

金母鑛坑口

金母鑛坑口為混凝土所構建,上方牌匾係花崗岩陰刻「中華民國八十四年歲次乙亥仲冬吉旦 金母鑛 董事長尤耀東題」,仲冬指冬季的第2個月,即陰曆11月,乙亥年仲冬即陽曆民國84年12月22日以後至12月31日這段期間所設。

牌匾

根據唐羽的「臺灣採金七百年」(錦綿助學基金會,1985)一書指出,牡丹坑鑛山雖在60年間廢採,但鑛權仍屬臺灣金屬公司所有,因而69年間,金價維持6百美元之高峰時,金瓜石鑛山復將之下包與游耀東、朱秀璋等組成之復山金鑛。承包鑛方自開工後,即由金瓜石新山山谷,以巨資購得一廢採煤礦之舊坑道,積極取捷徑欲打通至牡丹鑛床,再檢修瑞三鑛業時代由於不敷採算標準而棄置之貧鑛體。至今,雖已費去巨額之資金,而仍未找出有利之鑛體。

坑內

該書所指的坑口,係金瓜石復山金礦武丹五坑位於新北市瑞芳區九分往金瓜石的金光路上,復山鑛業股份有限公司資本額500萬元,民國69年4月1日核准設立,所營事業包括金礦、煤礦、石礦之採礦及買賣業務;前項有關產品之代理買賣及進出口貿易業務;前各項有關之經營及投資。該公司現已解散,最後之經理人何天生,民國76年5月5日到職,監察人為楊金枝。

坑內岔路

據當時報載,復山金礦位在瑞芳金光路316巷38號,民國69年12月開採,員工70餘人,礦場董事長陳周春辛是基隆市前市長,後擔任省府委員陳正雄的太太,開採4年多,並沒有挖掘到金礦礦脈,據稱虧損數千萬元。復山金鑛的水平坑道沿用過去瓜山一坑的水平坑道,入口的平水坑長460公尺,然後再往下打300公尺,全長為760公尺。

坑道

復山金鑛武丹五坑內北斜坑道有一處廢棄的煤礦坑道,是下二中北向,當復山金鑛69年開採時,這條煤礦坑道已經成為大水櫃。民國74年3月14日上午10時,當時坑內共有26名礦工正在作業,工人在北斜坑附近使用炸藥掘進,可能炸藥引爆後,打通這條煤礦坑道,大量積水湧入低漥的三半北、三半南。

坑內

游耀東雖未出現在當時的報紙報導,卻在事件過後近十年,在此繼續開坑探尋金鑛。兩坑口雖然距離相去甚遠,但如從地圖上來看,其所開挖的方向卻是一致往武丹坑的礦床。武丹坑型礦床主要分佈於武丹坑石英安山岩塊與其接觸的部分,或是岩塊北方的水成岩中。

坑道盡頭

此種鑛床為淺熱水性之裂罅填充鑛床,鑛脈有粘土脈、石英脈、高嶺土脈、方解石脈等,但由各種鑛質所混合而成者居多,尤其粘土脈與石英脈特別明顯。每線鑛脈與石英安山岩間無鮮明界線,雙方逐漸移化。此乃因母岩受鑛液作用發生粘土化作用,而將圍岩化為含金粘土之故。惟方解石脈與圍岩間,稍有明顯界限。

另一側岔路已蹋

武丹坑型的礦床橫跨瑞芳、金瓜石兩個礦區,可分為西半部的大粗坑系礦床與東半部的武丹坑系礦床。大粗坑系礦床有接觸脈、龜脈、鶴脈、福己脈、寶、大黑脈、夷脈等之主要鑛脈,武丹坑系礦床有武丹脈鑛床群之寶萊脈、山神脈、久盛脈與金西坑鑛床群。

右下坑口左上風坑

在各個礦脈中,只有少數厚達一公尺左右,其餘皆為20公分以下的小脈。不過大都金粒細小、金分平均分佈於各脈,平均品位含有1百萬分之6至10左右,很少有像瑞芳型九份系礦床那樣的富礦體。副鑛物除黃鐵鑛及重晶石外,種類不多。大粗坑系鑛床之蘊藏量,海面以上者16萬5千公噸,武丹坑系鑛床之蘊藏量大約有大粗坑系鑛床之1倍半。

河馬

此處所發現的山神廟下方及後方鑛坑、金母鑛與尚未探勘的大粗坑九號硐,雖然其海拔高度不同,坑口位置不同,似乎都是開採同一礦脈,即接觸脈、大黑脈和夷脈,由於較低海拔的同一礦脈已有開採,故金母鑛在牡丹金鑛廢礦多年後繼續開採,係想從上部未開採部分著力,但似乎成績不甚理想,僅短暫時間開採便收坑,或許是富鑛已被山神鑛坑挖去,亦或者僅差最後一哩路,則不得而知。

2 則留言:

殺人不用第二刀 提到...

狼哥~~
今天才看到這篇, 去年七月我也有去找金母礦, 鐵皮屋近在眼前, 但是不得其路而入, 你一次就找到了, 厲害~

Willy Chang 提到...

帶把鐮刀去砍一砍,路就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