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6日 星期五

1041106瑞芳-瑞芳金鑛九份五號坑

瑞芳金鑛九份五號坑位於新北市瑞芳區九份與金瓜石交界,九份溪中上游的溪畔,坑口地處於海拔較高的山腰處,礦石以架空索道方式運至山下的儲礦場,兩座坑口及山下儲礦櫃和事務所尚存,坑口牌匾為九份五號坑民國44年11月冬立,屬臺陽公司所有。

上午探勘七番坑時,將手機和GPS放在褲子的前方口袋內,接近七番坑坑口過程中,得先經過三座很深的蓄水池,由於心情太過激動,完全忘記手機這回事,直到下水後才發現已經太遲,手機泡水來不及救,最初是按鍵失效,後來則是觸控螢幕沒反應,儘管螢幕還能正常顯示,但完全無法操作,成為廢機。

左基隆山右金瓜石

沒時間替手機默哀,繼續尋找金鑛的旅程。根據臺陽公司所繪瑞芳金鑛的地圖,九份六號硐(六番坑)正好位在九份溪的上游,上一回從土地公坪的福山宮停車場開始,沿九份溪左岸向下搜索,但一無所獲,此行決定再次來到金石橋附近,改由九份溪的右岸往上探察。

大肚美人山

一陣大雨剛下過,轉眼立即放晴,山巒經過雨水的洗禮,顯得更加的翠綠,然而這樣的天氣對於搜山來說是相當的不利,全溼的褲子走起來已經相當不舒服,立即又要再度鑽進溼漉漉的樹林內,感覺就好像是拖了幾百斤的重擔,行動變得不靈活,還不時要停下來,倒掉雨鞋內的積水。

礦場事務所

雖然坑口在山上,但礦場的作業區域則是在山下,事務所為磚造建築,屋頂已塌,僅餘四面牆,外觀看起來頗氣派,但四周圍均長滿雜草,變電所在事務所的左側,一部卡車直接停在間口,兩棟建築中間似還有一些建築物,但已滅失無法辨識。

變電所

靠近東側的山壁,構築一層樓高的水泥牆,上方則是一整排相連的紅磚建築,其下方均有一個方型的小洞,此為礦場的儲礦櫃,其後方是依山勢而建的斜坡,金礦石由山上運下來後,先在此處短暫堆放,再由卡車運往製鍊場提煉黃金。

下部儲礦槽

瑞芳金礦九份系礦床甲脈主要分布在九份溪沿岸,主要礦脈延長1000公尺,北部走向北30度東,南部則北60度西,向西60度傾斜,在上部幅80公分,但向深部分岐變為多數細脈,由石英、粘土、方解石構成,自然金以外,尚有黃鐵礦、閃鋅礦、辰砂及黃銅礦等礦物。

上部儲礦槽

瑞山金鑛鑛脈走向,大部份為南北方向,並向西傾斜約60~80度,由海拔510公尺至海拔21公尺間,開坑挖掘,包括六號硐海拔299.91公尺、八號硐海拔236.57公尺、九號硐海拔103.81公尺、十號硐海拔21.45公尺,均是水平坑道,筆直通往九份溪下方的甲脈。

儲礦槽下方的坑道

主坑道內部開鑿大小平巷,橫切地層,探勘鑛脈情形,再決定開採方向。而這些探鑛所用的平巷,後來則被用來作為交通、通風、運搬之主要坑巷。每條平巷之間,垂直高度距離30~80公尺,然後視實際需要,再從各條平巷內,橫切鑛脈,探查鑛況,這種硐巷的數量極多,縱橫交錯複雜如蛛蛛網。

儲礦槽下方的坑道內部

採鑛則是從主要大平巷發現鑛脈的地點,然後分岔循鑛脈平巷推進一定距離,再將此平巷的上部及下部鑛體保留5公尺當成為保安柱,接著以長壁式階段法,將鑛體全部採掘,鑛體採掘後所餘的空間,便以廢棄的石塊填充堵塞。

疑似六番坑的坑口

掘進大部份以人力在岩石上鑽孔打眼,而後裝上炸藥爆破鑛脈和母岩。鑛石採掘完全以人工徒手挖掘,對於富礦體的採取,尤其特別小心謹慎,避免富鑛石遺落。富鑛採取後,其邊緣鑛石為中並鑛石,中並鑛石採取後,再邊緣部份便是貧鑛石,故金鑛採鑛工人,需富有經驗,並有鑛石鑑別能力。

內部已塌

鑛石分為富鑛、中並鑛、貧鑛等3個等級,富鑛石所含自然金點,粒頭粗大,肉眼可辨,含金成分有高達百分之25,平均含金量則是在百分之0.59~1之間,此類自然金多呈塊狀、薄片狀、或針狀與海綿狀,生產高峰時期曾經挖出超過10公斤以上的自然金塊。

坑口狹窄

因此在處理富鑛石的採掘運搬,均十分小心謹慎,必須將所採的富鑛石,都放在麻布袋內,當場加上封條,再由人力背負到各鑛場倉庫儲存,定期製煉。以往礦工採掘到顆粒粗大的自然金塊,往往想私藏並運出,因此坑口皆有嚴格的檢身機制,所以也有礦工將金塊吞到肚內,隔幾天再排放取出。

降礦高空索道機房

富鑛石處理多利用人工,先用小型顎狀破碎機將鑛石破碎成小顆粒狀,然後於置在鑛槽內,再用人力磨成粉狀,然後採比重及混汞法將粗金集收,粗金經過精煉後,便可鑄成純金條塊。至於此種混汞法雖屬陳舊,但因本鑛所含自然金,金粒粗大,適合此法,其收回率可達百分之98。

九份五號坑坑口及牌匾

至於中貧鑛石的處理,由於含金量較低,重量大,便將鑛石裝入鑛車內以人力推送,或電動機車牽引方式,送至各硐口就近之搗鑛廠處理,在斜坡坑道則以捲揚機吊送,坑內廢石,除充填採掘後之空間外,大多運出至硐外的捨石場傾置。

坑道

從事務所旁沿著九份溪畔緩步上溯,由於樹林太密,寸步難行,一度想要先下到溪底再溯溪上行,然而溪床的芒草更密,再加上落差太大,只好再回到樹林內,小心翼翼的爬上陡坡,不久之後攀上一處較為平坦的台地後,路況才漸漸轉佳。

坑內望向坑外

再往上走一小段路,已經可以從樹稍間的空隙望見上方公路的遊覽車駛過,原以為大概沒什麼指望的時候,發覺山壁有一段駁坎,不久後便發現礦坑所在,原以為這便是六番坑,然而後來在替坑口附近除草時,坑口左側的草叢內竟發現一塊牌匾,刻有九份五號坑的字樣,落款日期為民國44年11月冬立。

礦石

從坑口觀看坑內落石狀況嚴重,大小落石堆疊使得地面崎嶇難行,加上滴水變得更加溼滑,勉強進入坑內探察,約莫數十公尺後,遇到岔路,往前的小路僅餘一個小洞,左側則是落石阻塞嚴重,且有大量滴水,坑道的狀況不是很穩固,隨時有再崩塌的可能。

坑內情景

坑外經過一番搜尋找不到其他的建築,山頂台地的邊緣處有一間磚造的小房間,為礦場高空索道的起站,下山的途中另外發現一座坑道,裡頭同樣塌陷無法推進,從GPS所在位置和瑞芳鑛山的地圖相對照,極有可能是六番坑的坑口,但並未找到類似五號坑的牌匾。此次探勘六番坑共找到兩個坑口,收獲不可不謂豐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