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17日 星期六

1000917七堵-七堵車站、福基煤礦

福基煤礦位於基隆市七堵區泰安里東新街底,距離七堵火車站1.6公里,台灣工礦公司於民國37年開坑,最初稱為復基礦場,民國51年民營化後成立福基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民國77~78年因採礦成本太高而封坑,公司於民國81年11月28日撤銷登記。

七堵火車站位於基隆巿七堵區,在百福車站與八堵車站之間,係台鐵西部幹線對號列車的主要發車站,站區包括七堵調車場。福基煤礦位於七堵火車站南方,在七堵車站下車後,過基隆商工後右轉,循東新街直走到底,即可到達,或是由基隆搭乘403路公車,亦可直達福基煤礦,但是班次非常少。
七堵車站
七堵火車站很早以前便設站,台灣鐵路的興建肇始於劉銘傳,最初於光緒13年(1887),修築基隆到台北間長28.6公里的鐵路,光緒17年(1891)完工通車,初期設有基隆、八堵(七堵)、水返腳(汐止)、南港、錫口(松山)及臺北等6站。日人治台後於明治30年(1897)8月11日,將「八堵火車碼頭」改名為「七堵驛」,站址設在七堵前站原址。
七堵鐵道公園
舊七堵車站木造站體於明治41年(1908)完成啟用。民國59年開始興建七堵調車場,車站部份移至現在的新站,當時稱為後站,而木造站體稱為前站。民國61年3月1日七堵調車場啟用,七堵後站也同時啟用,七堵調車場原為東南亞最大的駝峰式調車場,早年七堵前站肩負運煤的重要任務,車站兩旁都是儲煤場,車站周邊的礦場利用台車、輕便車擔任轉運工具,再集中透過七堵車站對外運輸。
七堵木造車站正面
煤礦業沒落後,七堵調車場也因貨運業務衰退,在臺鐵地下化工程南港專案七堵調車場整建計畫項目中,將前後站進行合併,改建為平面式調車場,並將其角色改以客車調車為主,取代松山車站旁的南港調車場。
舊七堵車站側面
七堵調車場與七堵車站在民國79年8月1日合併,民國95年改建後的七堵調車場正式啟用,隔年1月21日於原後站位置改建的新七堵車站正式啟用,前站則走入歷史停止使用,僅存的木造站房後來保留下來,周邊規劃興建為七堵鐵道公園,該木造建築現為基隆市政府列管之歷史建築。
舊七堵車站背面
舊七堵車站及鐵道
七堵鐵道公園位在光明路與崇禮街口,緊鄰省道台5線,距離八堵車站附近24公里處的里程牌,合起來就是我的生日,這個地方剛好在繁忙的火車和公路的交會口,所以個性老是飄忽不定,而且位置在七堵和八堵之間,也難怪運勢始終受堵,屢遭逢逆境,似乎也和自己的命運若合符節,未來或許越過這些困境後,便會變得暖暖。
生日里程碑
沿著鐵路邊來到南方的東新街底,此處為福基煤礦所在,有一小片圓形的空地,像是給公車用來迴車的場地,有3條主要的狹小的柏油道路在此交會,一條往七堵車站,一條通向礦場,另一條則是通往山坡上的工寮,這是後來摸索一番後,才得出的結論。
東新街底-福基煤礦
右往礦場,左下往儲煤場,後方往礦工工寮
當時一到此地時,環顧四周,只見到一些菜園,找不到可以問的人,不知礦場從何找起。正好一班403路公車停在中央,司機正在進行發車前的準備工作,向司機詢問後,證實此處確為福基煤礦站,雖然他不清楚礦場的位置,倒是給了一條線索,下方的那一片空地上還留下一些礦場建築。
福基煤礦儲煤場
依著公車司機的指示,來到那片空地的入口,大門深鎖,內部堆放許多的水管,還有一台大型的挖土機,以及幾部貨車,再遠一點的地方,還有兩棟鋼筋水泥柱的磚造建築,工地尚未開工,沒有人在裡頭工作,被鐵欄杆阻擋在外,只能遠遠看著乾瞪眼。
儲煤櫃
由於不好意思明目張膽爬牆,只好從旁邊的邊坡,找個比較好鑽的地方,進到這一片空地,然後圍繞著這兩棟建築物仔細打量一番,四周圍沒任何窗戶,只有建物上方有開口,而下方皆為漏斗狀,推測應該是儲煤櫃,礦場所開採出之煤礦,先傾入儲煤櫃,再利用卡車向外運輸至七堵車站。
礦場建築
儲煤櫃底部距離地面應該沒這麼低,似乎被一些泥土覆蓋墊高,幾乎快抵住漏斗孔。離開儲煤場之後,接近中午時分,入口的鐵門被開啟,開始陸續有一些卡車進出,然後將棄土傾倒在此地,估計再過不久,棄土愈堆愈高,這些儲煤櫃恐怕就會被塵封在地底了。
儲煤櫃
公車停車場旁的坡地上有一戶民宅,最前面這一片磚牆的建築時間,似乎跟整體樑柱興建的年代不是很契合,推測很有可能是天車間,大概是礦場歇業,機具拆除後,才改建成民宅。天車間是用來放置拉動礦車捲揚機的場所,一般多設置在高處,找到天車間後,沿著開口方向直線對過去,很容易便可找到坑口的位置。
疑似天車間
公車候車亭的後方是一大片加上圍籬的菜園,左側有條沿著山徑修築的水泥階梯步道,往左通過一處小凹壑,可以前往礦場,往右則通往礦工工寮。這像是一種人車分道的設計,下方平坦的地面走礦車,而礦工往返礦場和工寮間走山邊小徑,比較不容易發生危險。
候車亭後方的菜園
通往礦工工寮的小徑
階梯步道下方其實還有一條小徑,但路跡不是很明顯,沿著菜園的邊緣進入,大部分已遭崩落的土石掩埋,盡頭處是棟一層樓的建築物,屋瓦均已塌陷,藍色的木門和窗戶皆腐朽,樑柱和磚牆看起來搖搖欲墜,裡頭有3個房間,其中一間寫著候診室,應該是一間診所,位在礦場和工寮之間,擔負起照顧所有礦工健康的重責大任。
礦工診所
串心花
階梯上堆積著厚厚的落葉和泥土,也佈滿網網相連的蜘蛛絲,已經許久無人通行。或許是接近中午,走在這條有蔭但無風的小徑上,感覺有些悶熱,斗大的汗珠不停的冒出來,但腳步不敢稍微停歇,因為一停下,便被許多小黑蚊叮上。
磚造工寮
工寮依山而建,較底層的房屋,大多是一層樓的建築,牆面為紅磚砌成,屋頂已經見不到瓦片,全改成鐵皮,裡頭很多空屋,已有部分居民遷離,住家也跟著荒廢。山坡最上層的地方,有一棟3層樓的樓房,一個窗戶就是一戶,一層樓正面有12戶,背面也有12戶,共24戶,3層樓總共72戶。
3層樓的工寮
福基煤礦開採時期,員工坑內共有715人,坑外為97人,合計812人。工寮如此狹小的空間,要容納礦工全家生活起居,包括吃飯、睡覺、小孩讀書等相當擁擠,所以像是浴室或廁所等設施,早期都是公共使用,皆置於屋外,從老舊斑駁建築物的外觀,可想見礦工生活環境的艱難,但目前尚有好幾戶居民仍未搬離。
福基煤礦聚落
其實到工寮前,已在山下繞好幾圈,但始終未找到坑口所在,因此很想找個在地人來指點迷津,雖然有些房屋仍有住人,但幾乎沒什麼人在外頭走動,好不容易敲門問了2家,一戶是礦場歇業後才搬進來的,另一間則是個年輕人,他們都不清楚舊礦坑在什麼地方,最後終於遇到一位大嬸,總算得到比較明確的方位。
礦場建築
繞過停車場,靠近儲煤場上方的另外一側山谷,才是礦場的所在。此處保存許多礦場遺留下來的屋舍,這些建築屋頂同樣塌陷,內部雜亂,無法判斷作何用途,其中一棟可明顯判定為礦工浴室,中央有水泥砌的蓄水池,牆壁上貼滿白色的磁磚,屋脊的部分又再特別向上凸起,猜測可能是用來保持浴室的空氣對流的通風窗。
礦工浴室
浴室內水槽
浴室的內部空間相當寬廣,應可容納數十多人同時洗浴。浴室旁邊的房間,有座小灶台,而浴室外頭,另外有兩個灶台,中間夾著一根磚造煙囪,大概是用來燒熱水洗澡用的。這些磚造的房屋和灶台,也都因為年久失修,漸漸遭到植物根部入侵,當植物日益茁壯,這些建築毀壞的情形就更嚴重。
浴室鍋鑪煙囪
福基煤礦整體礦區面積約393公頃,所在位置的地名稱為小坑,因分布在山谷中,山谷不大故稱小坑。由浴室前的小徑再往山坡上續行,有一座水池,路徑很窄,盡頭處則是一棟民宅,當時判斷礦坑應該不是在這個位置,便又折回到出口處。
礦場建築
礦場建築改建成民宅
進入到礦場區域內,靠山的地方便可見到鐵製的大門和圍籬,坑口即位在圍籬的正後方約十公尺處的山壁,只不過裡頭是非常密的芒草,進入走沒幾步便知難而退。後來從隔壁的菜園進入,此處似乎已被人另闢蹊徑,可以繞過芒草堆,直達後方的山壁。
通往坑口的路
金針花
撥開厚重的芒草和姑婆芋的大綠葉,在山壁旁終於發現福基煤礦的主坑口,距離方才撤退的芒草堆僅數公尺而已。紅磚砌成的拱形坑口已封閉,上方的牌匾書寫「復基礦場」4個字,直行字體為「中華民國四十二年」,至於落款的部分,字跡模糊難辨。
復基礦場(坑口)
礦場在日據時期因交通關係而休眠,直到戰後由台灣工礦公司接管,並著手於民國37年8月開坑,成為台灣工礦公司所屬基隆煤礦復基坑。初期在深400公尺上傾斜較急發展困難,直到中深處以後,隨著採煤方法之改變,產能提高而成為後起之重要礦場。
復基礦場牌匾
礦場民國38年9月開始產煤,民國44年11月台灣工礦公司改組編入七堵礦場,民國47年11月再與民股合資,改組合辦礦場,名稱變更福基煤礦,民國51年民股承受台灣工礦公司全部股份礦權資產,成立福基煤礦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吳萬盛,礦業權人吳阿樹。
副坑道
福基煤礦開採煤層為石底層,位於八堵向斜之東南翼,煤層為中部系統,礦場有主斜坑一坑,又斜坑二坑,斜昇一坑,主要開採本層厚度0.6公尺,本層上17公尺處有中層,但變化大,中層平均厚度0.3公尺,在局部的可開採,屬普通燃料煤。
坑道內部
採煤以長壁法並用人力採煤,掘進則使用風鑽機與人力裝碴,支撐坑道用坑木、鋼樑及鋼拱,煤面用坑木,排水用電氣水泵,湧水量僅8立方公尺/每小時,通風採用中央式,總排風量1200立方公尺/每分。運搬在煤面有拖籠,坑道用礦車,斜坑利用捲揚機運搬,礦場外則以卡車運送至1.6公里外的七堵車站。
樹牆
礦場的生產機具,包括捲揚機250~20馬力共14台,抽水機100~7.5馬力共16台,扇風機100~15馬力共10台,壓風機100~20馬力共7台,合計2767.5馬力。該礦一直開採至民國77~78年間,才因採礦成本太高而封坑,公司在81年11月28日撤銷登記,開採48年期間,共生產2,328,804噸。
風坑
礦場的主坑道、副坑道以及風坑的位置都在同一個區域,周遭的環境長滿樹木和雜草,也堆積不少垃圾,更別提那惱人的小黑蚊,始終環繞在身邊。位在山坡上的風坑,有個超大圓形的通風孔,裡面有個虛掩的小鐵門,當進入拍照時,被突然飛出的蝙蝠嚇一跳,這麼小的縫隙還能鑽的進去,實在很利害。
風坑內部
礦場曾在民國72年8月26日上午9時40分,在福基煤礦新坑三斜坑本層西二巷,發生5名礦工因加強密閉在8月23日發生之自然發火封閉區域,吸入微量一氧化碳氣體而中毒,當時的礦長葉福田先生曾參與搶救,經送醫急救後均無生命危險。
礦場建築(可能是電氣室)
同年8月26日下午1時35分,福基煤礦新坑坑內斜坑,200匹馬力捲揚機自斜坑底複線捲揚12台煤車,途中發生重車逸走,押車工緊急跳車,所幸僅受輕傷,並無大礙,此次災變經查係推車工將礦車三環鏈於2台礦車連結時,錯放於拖板上,以致插針跳脫造成礦車逸走。另外在民國77年坑內發生2次自然發火,所幸無人傷亡。
礦場建築內部
礦場建築除自然風化外,多數尚未遭到破壞,但儲煤場則快被棄土給掩埋,十分堪慮,今年3月時,曾有基隆市議員張耿輝、蘇財發等人希望爭取指定為古蹟或文化地景,保留昔日礦場文化,可能速度需要再加快,否則可能就像台中巿瑞成堂古蹟一樣,不久將慘遭怪手的破壞。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00917七堵-七堵車站、福基煤礦

8 則留言:

悠游生態海的草履蟲 提到...

太棒了! 謝謝您詳實的紀錄每一個煤礦的發現與探索,我對煤礦也很有興趣,以前也常四處找尋煤礦遺跡. ^^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希望有機會也能跟您一起交換心得!

Saten Lynn 提到...

你好,今天下午走了一趟福基煤礦,但找不到你說的風口和風坑內部。
最近在整理葉福田先生的口述歷史,但因沒有煤礦的專業知識所以很難下筆,不知道郎先生願不願意為基隆黑金文化盡點心力?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福基煤礦風坑位在本礦坑口的右上方山坡,當初去礦場時也很想去訪問葉福田先生,但苦無門道,如果有可以幫上忙的地方,很樂意盡些棉薄之力,點進右側的簡介裡頭有我聯絡方式email。

Chun-Yueh Yu 提到...

我是那裏的住戶, 從小在那裏長大, 以前常常在礦區玩耍!!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想必您的童年充滿歡樂的回憶。

匿名 提到...

我也是在那長大的

匿名 提到...

9月24日七堵福基煤礦老礦長講古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734010926662000&id=173996702663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