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4日 星期日

1020804南港-栳寮古道、土庫岳、更寮古道、豐臺煤礦

南港為台灣包種茶製法的發源地,由王水錦與魏靜時所創。舊莊街的栳寮古道與更寮古道,早期為茶商往返深坑、南港的交通要道,古道上的最高峰土庫岳,舊稱為望高寮,亦是兩地的界山。豐台煤礦位於土庫岳西側的山豬窟,因垃圾掩埋場興建而深埋於地底。

前往更寮古道可搭乘212路公車至終點舊莊站下車,沿舊莊街步行至122巷的登山口。栳寮古道可搭乘小5路公車,於大坑站下車,舊莊街232巷為其登山口。兩條路線皆通往土庫岳,至山頂後亦可接土庫岳古道通往深坑,此行取栳寮古道登土庫岳,再下更寮古道,回到舊莊街之路線,全程約需2個小時。
栳寮古道登山口舊莊街232巷
最近天氣似火爐,動不動就是37度以上的酷熱,登郊山太晚出門,不是一種享受,反倒像是折磨。來到栳寮古道時,上午10點多的陽光十分熾熱,直曬在皮膚上感覺發燙,登山口一開始便是花崗岩鋪設的階梯,直上彷彿看不到盡頭,步道旁的樹蔭不夠濃密,無法遮蔽毒辣的太陽,沒多久斗大的汗珠不停的冒出來。
右往栳寮古道左往錦興煤礦通風口
樟腦早年曾是台灣的主要出口商品,早期先民至此地山區砍伐樟樹,將樹幹削成薄片,利用蒸餾方式製造樟腦及樟腦油,煮樟腦地方的草寮稱為腦寮,通往腦寮的小徑後來因諧音,而被稱為栳寮古道。先民見此地氣候與土壤適合種茶,便由福建安溪引進茶葉栽種,經過研究改良製茶程序,而成為台灣包種茶發源地。
錦興煤礦通風口外觀
日治時期煤礦業興起後,因採礦收入較豐,使得多數茶農轉往礦場謀生,種茶當成副業,茶葉便漸趨沒落。民國71年以後,礦場陸續歇業停採,政府在南港規劃觀光茶園,民國80年再設立南港茶葉製造示範廠,茶產業才又慢慢的恢復生機。在古道中途有一岔路通往錦興煤礦通風口,為少數礦業殘存的遺跡。有關舊莊的煤礦業歷史,可參考1020720南港-南大煤礦、錦興煤礦、錦山煤礦
錦興煤礦通風口
民國四十五年初,南港聞人王列盟君,承祖業於本區成立「錦興煤礦股份有限公司」,始其煤產大業。
本礦區幅員五十公頃,礦脈深約三百公尺,東西走向各約二百五十公尺,日產礦煤三十噸,供焦炭窯提煉焦炭,以應民生所需,迄五十九年中停產,十數年間為本地三十餘戶家庭生計之所繫,朔往追昔徒留餘風,物換星移煤業凋零,今餘通風口一處,但留後人休憩追思。
民國九十一年七月
有應公
台灣早年只生產烏龍茶,而包種茶係改變烏龍茶的製法而來,其名稱由來有數種說法,其一據日人井上房邦調查為福建泉州府安溪縣人王羲程所創,仿武夷岩茶的製法製造安溪茶,以方形毛邊紙兩張內外相襯,裝入四兩茶葉包成長方型之四方包,外包裝蓋上茶名及行號印章,稱為包種。另一說指福建過去稱鐵觀音、本山、佛手、黃金桂、水仙等茶品為色種,青心烏龍種也是色種,有人因字跡潦草,書寫後文字像包種,因而留傳下來。
茶園
清同治12年(1873)起,台灣外銷之烏龍茶因受世界茶業不景氣影響,當時台北專製烏龍茶出口之五家洋行認為茶價昂貴而停止收購,造成大量烏龍茶滯銷,所以有人便將烏龍茶運往福州,改製為包種茶,此種新口味的茶葉當時通稱為花香茶。清光緒7年(1881)時,福建泉州同安茶商吳福源認為這種加工方式運輸成本高,獲利不多,於是他請製茶技師來台,在台北開設源隆號專門加工生產包種茶,開啟包種茶外銷的先聲。
石厝
另外安溪茶商王安定及張古魁兩人也合夥設立建成號,經營烏龍茶薰花加工包種茶,後來茶戶也爭相仿製,外銷產量漸增。包種茶一直等到王水錦與魏靜時兩人精研包種茶製法,並傳授給茶戶,才聯手打造出南港包種茶的黃金時代。
王水錦與魏靜時畫像(南港區志)
王水錦為福建安溪人,生於道光24年(1844),光緒11年(1885)攜帶安溪茶種來台,發現南港樟腦寮附近(今舊莊一帶)氣溫、雨量、土質等相當適合茶樹的生長,於是引進茶樹種植。
靜時亭
王水錦的茶苗據說由深坑區土庫引進十餘株茶苗開始種植,製茶技術則向當時來台的廖洞坑先生學習傳統武夷製法鳥龍茶及薰花的處理,研發改良茶葉不加香花炒製,仍充滿自然花清香味的包種茶製法,特色是水紅甘而熟香。魏靜時生於咸豐3年(1853),青年時期原本在南港從事樟腦加工,27歲時見樟腦利潤微薄,於是改從事茶葉栽培與製造,經過多年的嘗試與烘培,魏氏南港包種茶製法於光緒11年(1885)問世。
魏靜時故居1
明治42年(1909)魏靜時的南港包種茶參加參加日本博覽會,獲頒特等獎的殊榮。隔年日本平鎮茶業試驗所(今茶葉改良場前身)在技手山田秀雄、井上房邦、谷村愛之助,以及台灣總督府技師田邊一郎與臺北州農會技員張迺妙、陳為禎等協助翻譯下,完成全台茶葉普查及技術調查,王、魏皆接受調查,結果公佈魏靜時的南港包種製造法,係全台最佳製法。
魏靜時故居2
魏靜時故居位於栳寮古道的中段,石階步道接上柏油路面,兩側有數戶民宅,茶農大多姓魏,可能是魏靜時的後代子孫,道路左側有座木造涼亭,可遠眺欣賞南港茶園風光,右側的石砌古厝便是魏靜時故居,已廢棄許久,雜草叢生屋頂塌陷,一代製茶宗師故居任其荒廢,真是可惜。
再接回步道
大正5年(1916)完成台灣製茶方式的調查,官方推崇魏靜時之「南港式製造法」及王水錦之「文山式製造法」為當時最佳的製茶法。官方為改進台茶的生產製造技術,特聘請王、魏二人擔任教師,將其研究心得傳授給茶農學習南港包種茶製法,不過兩人因年邁而拒絕,幸得時任內湖庄庄長郭華讓及地方大老極力邀請下,當時雙目全盲的王水錦乃力薦魏靜時接下象徵台灣茶業宗師的「茶製造講師」。
電塔正下方為北宜高隧道
官方擇定魏靜時居住的南港大坑栳寮為「包種茶產製研究中心」,並自大正9年(1920)起,招集全省茶業界子弟,於每年春秋2次舉行包種茶講習會,王、魏二人對包種茶產製技術之改進與傳承的貢獻,居功厥偉。大正13年(1924)王水錦在春茶採收後不幸往生,享年80歲,昭和4年(1929)魏靜時亦相繼辭世,王水錦的文山包種茶製造法日後漸漸失傳,而魏靜時的南港式製造法成為今天台灣茶農製茶技術的母法。
木橋
栳寮古道因產業道路的開闢而柔腸寸斷,過靜時亭後接上階梯步道,坡度陡峭,小徑旁農園內的柚子樹已結實累累,看起來香甜可口,此時口乾舌燥,真想摘一顆來大塊朵頤。不一會兒又接回柏油路,取左側步行約數分鐘後繼接階梯步道,又是一連串的上坡,汗如雨下,經過一座電塔,約百公尺的正下方便是車水馬龍的北宜高石碇隧道。
三岔路口左上登頂土庫岳右往深坑或接更寮古道
沿途未遇到半個人,大概沒有什麼人會這麼有興緻,正中午還來爬山,久未下雨,地面全是乾枯的樹葉和泥土,一些草本植物也被烈日烤成軟趴趴,奄奄一息的樣子,所携帶的一小瓶水早已喝光,身上的衣服已經可以擰出水,就連內褲都溼透,感覺自己快要中暑,最後這一小段百餘公尺的攻頂路,走走停停數次才終於抵達。
土庫岳望高寮
接近山頂最後的岔路口遇到3位登山客,兩位女仕撐著遮陽傘也是一臉疲態,不過他們並未登頂,而是直接下山,他們的抉擇無疑是正確的,登上土庫岳已接近正午,幾乎都快看不到自己的影子,雖然山頂的視野極佳,然而被周邊的樹木所遮蔽,欲通視大台北盆地或基隆港略顯困難。
土庫岳三角點
土庫岳舊稱望高寮,又稱為大坪山,海拔389.07公尺,位處深坑及南港的分界稜上,由於居高臨下,傳說清代便設有瞭望台,由義勇駐守以防禦番匪,日治時期則派日警駐守,軍事戰略地位不言可喻,山頂設有一等三角點、衛星點、重力點及一等天文點基石一座。
汐止南港方向
涼亭內小憩,四周圍完全無風,熱氣由四面八方飄過來,汗水止不住的狂飆,這個季節酷熱的天氣真不適合爬山,應改成清晨或是傍晚上山,才比較有閒情雅緻踏著輕鬆的步伐,靜心欣賞沿途優美的山景,蹲坐凝視斑斕的蝴蝶翩翻起舞。
蝴蝶
下山取道更寮古道返回舊莊街,左線經過椿萱休閒農場,右線則是支線,兩者會合後,變成石階步道與水泥坡道結合的道路,階梯旁設置紅色的欄杆,水泥坡道應是給當地居民以機車代步通行之用,猜想下方必有聯外道路。
右上往土庫岳左下更寮古道至舊莊街
果不其然沒多久便看到柏油路,還有幾部車停在路旁,此處正好為道路的盡頭,該路係通往山豬窟。前方有一座非常顯目的廟宇-護國九天宮,其下方是間具百餘年歷史的「潘氏祖厝」,古厝外觀還遺有當年駐守防禦的槍孔痕跡,可惜當時只想著下山,未留意到有此古蹟。
九天宮
護國九天宮根據其官方網站指出,內部恭奉九天玄姆娘娘,俗稱九天娘娘或九天玄女,玄女乃先天一炁所化,為太古陰陽未判時代之先天真仙,黃帝與蚩尤戰於涿鹿之時,玄女曾下降,並授黃帝兵符印劍等物,協助黃帝平定蚩尤,因此受封為開國仙師(黃帝之師)。玄女金身係由山西太原恭迎來台,迄今百餘年。
荷花
更寮古道在早期交通不發達的年代,為先民挑擔茶葉往返深坑、南港的必經之路,清代時曾作為更夫巡視用的道路,故名。後因南深路的闢建,大大縮短來往兩地的時間,深坑亦可透過公路前往台北,兩地交通的重要性降低,使得風光一時的古道走向沒落,後來經過重新整修,將古道的交通功能轉為觀光遊憩的路線。
北宜高
登土庫岳比較偷懶的做法,可以開車停在九天宮,不到三十分鐘即可登頂。自九天宮下山先走一小段平路,之後便是連續的階梯步道,然而樹蔭少,路徑亦不算短,幸好已是下坡路,體力負荷不大,途中還可以見到北宜高南港隧道與石碇隧道之間的明隧道,至舊莊街122巷的更寮古道登山口時,感覺快變成人乾。
更寮古道登山口舊莊街122巷
豐台煤礦位於土庫岳西側的山豬窟,指南客運679路由金龍寺往動物園的公車在此設站,經向站牌旁的茶農林國忠先生請教,得知該礦已深埋在山豬窟垃圾掩埋場的地底下,未留任何殘跡。林先生相當健談,為人熱心和善,我們從礦場一直聊到包種茶,之後順道至其茶園參觀。林先生的茶園由福音山莊進入,遇岔路右轉直行至道路盡頭,在一處向陽的山坡上。
林國忠先生製茶廠(豐台煤礦站牌旁)
茶園外觀看起來約有4-5分地,不過因為是斜坡,所以實際面積小很多。茶園採有機方式栽種,故長出許多雜草,加上近日高溫少雨,土壤變乾,茶葉生長情形不佳。林先生指出種茶只是他的副業,由於種茶採茶製茶需耗費大量人工,扣除一些相關成本後,這畝地一年僅有數萬元的淨收入,根本無法維持生計,除非茶葉參賽能獲獎,才有可能賣得好價錢多賺一點,因此平時還得靠開貨車來養家活口。
林國忠先生和茶園
包種茶每年春、冬兩季採收,以早上11時至下午3時手工採集一心二葉品質最佳,若以機器採茶較容易損傷茶葉。夏、秋兩季因氣溫高,茶樹生長快,苦澀味重,口感不佳,採收的茶葉僅能用來做紅茶,紅茶在製作過程中,多了一道醱酵的過程,使茶葉中的茶多酚和單寧酸減少,少了苦澀味,多了香甜、醇厚的口感。
茶樹
包種茶的製作過程,茶葉在採摘後,先經過萎凋,利用日光曝晒以蒸散茶葉中的水份,滅低葉菁活性,茶葉軟化後再移進室內攪拌促進醱酵,接著進行炒菁,以高溫破壞酵素活性停止醱酵,保留茶葉香氣,再來揉捻將茶葉捲曲塑型,最後用熱風將茶葉烘乾,使其乾燥以利儲存運銷。
山豬窟山水綠生態公園
包種茶與烏龍茶的茶樹均以青心烏龍品種為主,兩者之間的差別在於製茶過程中醱酵輕重,輕萎凋醱酵為包種茶,特別著重香氣,俗稱清茶。重醱酵為烏龍茶,俗稱青茶。包種茶最後成品多為條索型,而烏龍茶則是半球團形。包種具有諧音包中之意,因此包種茶成為用來致贈親朋好友,祈求考試、求職、選舉帶來好運的絕佳拌手禮,希望求得包準考中的好采頭。
山豬窟掩埋場
山豬窟位在基隆河南岸支流東勢坑西源上游土庫岳西側的谷地,昔為山豬群棲之谷地,豐台煤礦曾於此地開採,許多礦工搬至谷地間居住,之後為處理台北市的龐大垃圾量,環保局興建內湖、木柵、北投三座焚化廠,焚化後之灰燼、不可燃垃圾與溝泥需要最終的掩埋場,於是台北市政府徵收山豬窟土地,民國82年5月闢建山豬窟垃圾衛生掩埋場,以銜接福德坑垃圾掩埋場。
仰望山豬窟
豐台煤礦位於徵收範圍內,坑口及相關礦場建築,很早便被掩埋在垃圾灰燼之下,消失的無影無蹤。掩埋場區面積65公頃,掩埋面積30公頃,原預定93年底關閉,因垃圾減量有成,掩埋容積尚有剩餘,預定延用至民國109年底。已完成掩埋區域進行復育,闢建為山水綠生態公園,栽種大量的喬木進行綠美化,已於今年年中開放,園內活動空間廣闊,沒有任何的垃圾臭味,園內下方有一間歷史悠久的福聖宮,內供奉福德正神,特將其興建緣由摘錄如下。
福聖宮
南港山豬窟福聖宮興建誌
福聖宮恭奉山豬窟福德正神之宮殿也,緣起明末清初之期大陸渡台先民逐漸來此落戶開發,因四季如春土壤肥沃,引水開稻田磊坪開茶圃,至清康熙年間已聚集農戶達數十之家,某日,有一老者,仙風道骨鶴髮童顏路經此地由高處向北望之讚曰,此真雙龍搶珠之吉地也,居民何不建一土地廟供人膜拜,必然香鼎盛庇佑萬民也,村民聞之正議論間猛然回首已不見行?因而集工興建就地取材石板為廟並彫一石碑內書福德正神安座正中央供人膜拜,此為南港首座土地公廟也,而此石碑仍保存至今為本宮鎮山之寶歷經百餘年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香火日盛信士日眾,而居民勤耕奮讀安居樂業已形成風光秀麗鳥言花香之村落,而南港包種茶之特產亦揚名海內外,民國癸巳年秋村民提議遷移北方建一磚造廟宇,初具規模爾後管理委員會成立並共推林飛雄為首任主任委員,初期有委員十數位增加至今達六十位,民國八十三年台北市政府征收為公共設施用地,而政府為保留民間信仰宗教順應地方民意以廟易地取得此吉地並擇定八十六年三月十九日動土興工進行順利並幸得十方大德共襄盛舉熱誠捐獻工程得如期完成,並由主神聖筊選定正名福聖宮擇定一九九九年春二月十六日入火安座,並加入台北市道教會成正式會員,欣逢落成之期謹恭書以為誌焉。
委員林明國恭撰書
委員會主任委員林飛雄暨全体委員恭立
歲次己卯年臘月吉旦
沼氣排放
豐台煤礦礦區號碼台濟採字第3089號、礦業字第2001號,礦區面積56公頃69公畝31公厘,其前身為裕豐煤礦,民國57年1月成立豐臺煤礦股份有限公司,核准設立日期為57年5月21日,資本額600萬,公司所在地台北市南港區興中路34號3樓,營業項目為煤礦之開採及其產品之製煉加工及買賣、煤礦業同業間之互相保證業務、有關前各項附帶業務之經營及投資。經營團隊董事長唐添秀,常務董事黃望高、曹許茫,董事唐鐘林、唐英隆,監察人黃賴絨紫。
前方兩根電線杆下方為豐台煤礦的坑口
唐添秀,台北人,生於大正4年(1915)10月19日,畢業於商業專科學校,從事商業數十年,曾經營牡丹煤礦、新坡煤礦及豐台煤礦等礦場,個人生活簡樸,熱心公益活動與捐款協助地方建設,樂善好施,常借錢給別人,對於有困難者,經常主動伸出援手助人,民國75年往生,享壽71歲。唐先生共有2位夫人,育有5男5女,五子依序為唐鐘雄、唐英吉、唐鐘林、唐鐘亮、唐英隆,五女依序為唐美玉、唐美惠、唐美芳、唐美蘭、唐美姬。
豐台煤礦的坑口被掩埋在垃圾土方之下
民國58年6月開鑿斜坑,並建設坑外設備至民國59年11月著煤開始生產。煤質原料煤,煤層下部系統,頗有變化,走向約在北60度東,傾斜25度,厚度平均本層0.5公尺。有主斜坑一坑,又卸一坑。降煤自礦場以卡車5公里運到南港車站,產量民國66年14,106公噸、民國67年15,790公噸、民國68年14,072公噸,總計自裕豐時期民國38年開採,中休18年,至民國68年收坑,12年期間總產量132,465公噸,年平均11,038公噸。
山豬窟眺望汐止
此行最大的收獲,便是經由古道的探索,而對於茶的歷史有更深入的認識,也才知道原來包種茶與烏龍茶竟是孿生兄弟,只因製茶過程中醱酵的差異而形成不同的茶種,就如同考試過程中不努力,稍有差池,也可能會從包種變烏龍。

在較大的地圖上查看1020804南港-栳寮古道、土庫岳、更寮古道、豐臺煤礦

2 則留言:

李靜雯 提到...

我來了 好吸引我的行程 快快來組一團 秋天看芒花呀! 阿雯

Wolf the shepherd 提到...

這個行程不適合貴婦團,怕妳們走不動,我有賞芒的私房景點。